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综漫之次元(双休迷失征途) > 第 171 节

第 171 节

综漫之次元(双休迷失征途) | 作者:未知 | 更新时间:2019-08-30 09:26:46
    浪起伏般的痉挛,更加紧紧的吸住我的,呼应着我速度更快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啊不行了喔喔爽死了别停,快使劲”

    随着妈妈的尖叫,我感到全身血液骤然加速流动,阴囊开始急速收缩,爆发似的扩胀到了临界点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呲”的一下,一股火热的jing液从我爆涨的中疾射而出,喷射进妈妈的宫颈深处。

    妈妈的身子猛的一阵哆嗦,她的猛的一紧缩--“卟叽”一声,一股粘滑滚烫的液体从妈妈的口喷涌而出这次几乎和我she精同步进行

    我们同时达到了我每射一股jing液,妈妈就喷出一股我和妈妈都显露出原始的本能状态,达到了前所没有的疯狂

    “妈妈呀好痒”

    “抱紧我,别停啊快用劲呀”

    “妈妈妈妈夹紧啊”我喘息着,呼唤着我的妈妈:“爽爽死了”

    “哦哦”妈妈紧咬牙关,不停的倒抽冷气:“我要哦哦喔”

    我全身的重量和力量都汇聚在上,深深的植根于妈妈的深处,一任我旺盛的jing液尽情的发泄。一股接着一股,带着我火热的体温,带着我的爱,毫无保留的射进妈妈的深处

    妈妈象抽筋似的浑身痉挛,喷射着一股股,妈妈周身都处在的震颤之中。绝顶的持续了十几分钟,妈妈痉挛的身子才慢慢的平息下来。我们的肚皮上,浸满了我们粘滑的汗水,。

    she精后,我并没将抽出,我爬在妈妈身上感受她后的余波。停了一会,我抱着妈妈转了身,把她翻到我的身上。我一边抚摸着还在余韵的妈妈的身体,一边把唇靠上妈妈的樱唇。

    此时,还在深深的欢愉里的母亲,微张着迷离的媚眼,虚脱了似的软绵绵的趴在我身上,身体似乎尚有着强烈的余韵的滚热,全身仍然微微颤抖着。

    我抱着她,轻抚她光滑的背,把唇贴在妈妈的耳边。“舒不舒服”我得意的明知顾问。

    “嗯”得到妈妈的肯定后,我感到相当自豪我将妈妈抱得更紧,同时吻着妈妈的唇

    那一夜,我们母子俩不停地交媾。或许是那木头老虎真有奇效,我在妈妈子宫里一直射了五次,希望妈妈能尽快怀上我的孩子。最后,我穿上衣服,将的妈妈抱在怀里,带她到离此不远处的小河去清洗。

    到了河边,我找了一处很隐蔽的地方,把妈妈放在地上,摊开那件大红滚边的凤纹礼服。

    晚上的月色很好,妈妈的皮肤很白,在月光下甚至泛着珍珠似的柔和光泽,看得很清晰。仅管我和妈妈已经结合多次,但这是我第一次仔细欣赏妈妈这名已成为我妻子的女人之美。

    妈妈害羞地闭上眼,让我扶她起来。妈妈的不是很大、很ting拔那种,而是优雅地在xiong前,画出很美的曲线,我感到我很幸运,能有这样的一个女人做我的妈妈。

    我把她抱到水中,让她站在水里,抄水给她清洗下身。之后,我让妈妈在那儿自己洗,我在她周围游了一会儿,渐渐的,看着妈妈曼妙的身段,我又兴奋起来,潜在水里悄悄游到妈妈的身后。

    水刚好浸在妈妈的大腿中段,我捉住她的纤腰,妈妈惊呼一声,随后发觉是我,又安静下来,任我抚弄她的两个雪白臀瓣。

    我玩了一会,双手扣住她的浑圆肉丘,向两边拉开。妈妈捉住我的手,想要阻止我,反而被我捉住双手放在她的翘臀上,四只手掌一起揉弄。

    过了一会,我放开她的手,让她自己拉开臀球,欣赏妈妈的后门。后门紧紧闭合着,像是菊花的花蕾,我伸手去触,妈妈全身紧张起来,我戳了几下,小小菊花紧紧闭合着。

    站起身,我让妈妈跨在我腰上,向水中更深的地方走去,直到水淹没了妈妈的粉臀。我握住妈妈的前臂,让她向后仰身,胯下顺势插了进去,我又开始抽送。因为有水的浮力,因此,我用这个姿势让妈妈达到了,待得回到家,已经是您晨四点钟了。

    此后半年,我俩每一夜都在一起。每次都是妈妈主动要,她现在正处于性需求的高峰,总是有强烈的。每次我脱下她的内裤,下体总是已经的。

    妈妈告诉我说,只要一想起我,就会变得很湿,从来没有人让她这么兴奋。

    有些时候,我们像是疯了,只要有机会在一起,立刻便择地交合。我家的里屋,西厢房,厨房都成了我和妈妈交合的地方,爸爸妈妈的chuang是我和妈妈的主战场。

    每当我想到爸爸就是在这张chuang上和妈妈一起做出了我们兄妹两个,我就觉得格外的兴奋,也就特别的旺盛,往往一晚上要做两三次才觉得过瘾。

    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妈妈很不适应我旺盛的,总劝我不要做的太多,身体会受亏的,但后来就慢慢的习惯了。一个月来,妈妈象换了个人一样,精神好多了,皮肤也白皙细腻了,脸上也泛起了红晕,显得好象年轻了十来岁一样。看着妈妈的变化,我打心眼里感到高兴,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的就愈加强烈。

    有一次,串门的舅舅都还在家,我看见妈妈走进浴室,便悄悄跟上去。妈妈没有锁门,一打开门,当她看见我时还正在小便,我也不管她的抗议,迳自把妈妈抱起,也来不及用卫生纸擦乾,直接把她按在浴池边上,雪白圆臀高高翘起,从后边干她。

    “修一,舅舅会听见的。”妈妈小声说,可我没理会,一直干到母子俩共同达到。

    离开时,我把妈妈的内裤拉上去,不让她擦拭。虽然,我们的偷情没被发现,可是在这天接下来的时间,只要看着妈妈不住按着小腹,皱起眉头的窘迫样子,我就很亢奋,知道自己的jing液正从妈妈的流出来,淌到她的内裤里去。

    6。瞒住爸爸

    爸爸是年底才回来的。为了不使爸爸看出破绽,我和妈妈暂时停了几天,妈妈还是和爸爸住在里屋,我仍然住在西厢房里。

    爸爸回来的前几天,我对妈妈的还不是那强烈,到了第五天,我就觉得难以控制自己的了。躺在chuang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真想闯进里屋把妈妈抱过来恣意的发泄一回。

    我披衣来到里屋的窗下,透过窗棂听到爸爸妈妈轻轻的鼾声,我忽然想起来故意弄出声音,把妈妈引出来的办法。我急忙找出一把盆子,往地上一推,“咣当”一声,在宁静的夜里格外响亮。果然,响声惊动了里屋的爸爸妈妈,随即窗前的灯亮了,接着妈妈披着一件棉衣开门走了出来。

    等妈妈走到我的门前,我轻轻的叫声“妈妈”,就把她抱进屋里,不由分说的狂吻起来。

    妈妈似乎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莫名其妙,待她冷静一下,她轻轻推开我的怀抱,轻声说:“你不要命了你爸爸还醒着呢”

    “我不管,妈妈,这几天想死我了”说着我又把妈妈搂在怀里,此时此刻真有一股宁在石榴裙下死,作鬼也风流的气慨。

    “修一,别这样,听话啊。”妈妈喘息着挣拒开我的搂抱,拢了一把头发,柔声说:“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你爸爸就在里屋,什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的,万一”

    “妈妈,想那九千九百九十九吧,怎光想那万一”我再次把她抱住:“别怕”

    “不修一,妈妈既然许给你了,妈妈怎会不答应你呢。”妈妈看着我说:“我们还是小心点才好,你要想一个万全之策呀。”

    妈妈的话提醒了我,是呀,总不能让妈妈老这样提心吊胆的呀,要有一个长久之计。

    妈妈离开后,我搅进脑汁想办法,想了一个又一个,总是不行。爸爸成了我和妈妈之间的绊脚石,但是也不能把爸爸害死呀。朦胧之中,我忽然想起“如果每天晚上给爸爸吃点安眠药,不就可以了吗对,这个办法好”

    第二天我就跑了好几家诊所,买来两瓶安定片交给了妈妈。妈妈半信半疑的说:“这行吗”

    “没问题,一次不要给爸爸吃的太多,两片就够了。”其实医生说让服一片的,我担心剂量不够,就让妈妈给他两片。妈妈把药紧紧的攒在手里,看得出妈妈非常的紧张。为了坚定妈妈的信心,我劝慰她说:“妈妈,别担心,这药是治疗失眠的,对爸爸有好处的,他可以睡的更好。”

    当天晚上,我早早的就把chuang整理好,等妈妈的到来,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妈妈过来。难道妈妈没有把药给爸爸吃吗

    我坐卧不安等到夜半时分,再也等不及了。我推推里屋的门,门从里边闩着,我到窗下听听,只听到爸爸呼噜呼噜的鼾声,却听不见妈妈的声息。我想喊妈妈,又担心惊醒了爸爸;我想进里屋去,门又闩着。强烈的使我无法再等下去了,我只有撬们进去了,这是我这几天想到的最后一招了。

    为了不使门轴发出声响,我把一碗豆油分开涂抹在门轴上,又用一把小刀插进门缝里,用刀尖拨动门闩,一下二下三下门闩拨开了,我轻轻一推,门无声的启开了。我抑制着紧张激动的心情,侧身挤进了屋内。凭着我熟悉的房间摆设,径直走进了爸妈的房间。

    借着窗外的星光,我看到妈妈睡在爸爸的里边。此时爸爸仰面朝天鼾声正浓,他的一只胳膊搭在妈妈的腰间。看样子爸爸一定是吃了安眠药了,对我的进入没有一点觉察。

    我试探着把他的胳膊从妈妈的身上拿下,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我的心突突的狂跳着,轻轻的推了妈妈一下。

    妈妈似乎已经觉察到了我的到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我稍一用力把妈妈拉了起来,随即把衣服裹在了妈妈的身上。

    妈妈示意我不要说话,我指指爸爸,爸爸象睡死了一样昏睡着,隔着爸爸我把妈妈抱在怀里,轻悄悄的返回到了西厢房。

    “你怎那胆大呀竟敢到爸爸的chuang上把妈妈偷出来。”妈妈把脸贴在我的xiong膛上娇羞的说。

    “我等不及了呀,妈妈。”我吻着妈妈粉白的脖颈,揉搓着妈妈的。

    “妈妈,你为啥不早过来呀”

    “我害怕他醒来呀,万一他没有睡着怎办呢”妈妈的身子还在紧张的发抖。

    “你给他吃了几片药呀”我也担心起来,不知道妈妈给爸爸的药量够不够。

    “三片”妈妈仍然担心着药量不够:“我怕两片不够呀,就多加了一片。”

    “够了,足够他睡到明天晌午了。”我用力抱紧了妈妈凉凉的身子,把被子紧紧的裹起来

    那一夜,真的是小别胜新婚,又是在那样的情景下我把妈妈从爸爸的chuang上偷了出来,心情格外的兴奋,做起来也特别的刺激。

    我把妈妈轻轻的压在身下,低下头去吸吮妈妈如樱桃般的。

    对男人来说不论岁数多大,都是充满怀念和甜美的回忆,此时我就是抱这样的情心吸吮着妈妈的,用舌尖舔妈妈的,用牙轻咬妈妈的,直到我的舌头舔遍妈妈的。另一边的手掌象揉面团似的揉弄妈妈白嫩坚ting的,手指在她的上揉揉捏捏,恣意玩弄。

    我的嘴用力的吸着、含着妈妈的,用舌头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

    我的吸吮和爱抚,使得妈妈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里的嫩肉和子宫又开始流出湿润的来。

    妈妈像是怕我跑掉似的紧抱着我的头,将我的头往她自己的上紧压着,使我的脸埋在妈妈的乳沟里。

    这让我心中的欲火更加上涨,嘴里含着吸吮得更起劲,按住的手,揉捏得更用力。

    这一按一吸的挑逗,使得妈妈觉得浑身酸痒难耐,xiong前那对,似麻非麻,似痒非痒,一阵全身酸痒,深入骨子里的酥麻,她享受着这从来没有过的滋味,陶醉的咬紧牙根,鼻息急喘,让我玩弄她美丽的。

    看着妈妈娇羞的模样,我的象复燃的野火一样,“腾”的一下子就点燃起来。我迫不及得的将手掌顺着妈妈的xiong部向下抚摸,滑过妈妈的上腹部,肋骨,肚脐,摸到了妈妈的小腹。

    妈妈的小腹部不是那平坦,但非常光滑,微微有些隆起,肚皮上有许多橘皮样的褶皱,那是妈妈怀我们的时候被胎撑开的,柔软的皮下脂肪撑满了我的手掌,手心仿佛有一种被吸允的感觉。

    穿过光滑的小腹,伸到妈妈的小腹下,手指在上轻抚着。我的手指分开了妈妈的荫毛,伸进妈妈那两片肥饱的。

    “妈妈啊妈妈”

    “啊嗯修一喔”妈妈的身体一阵颤抖,把我搂抱的更紧。

    听着妈妈yin荡的声音,看着妈妈忘情的举动,我那一根大,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青筋暴露,霍霍抖动涨的到了极限,赤红的如同一只小拳头。我跪在妈妈的两腿之间,我抓住硬直坚ting的去摩擦妈妈那已经的阴di。

    妈妈忍住要喊叫的冲动,闭上双眼,那对丰乳紧紧贴着我的xiong膛磨擦,双腿向两边高高举起,双手主动地伸下来分开荫毛,扒开早已充血肿胀的,启开了粉红透亮的口,迫切的等待着我的顶入。

    妈妈的动作和脸上所透出来的yin荡表情,使我奋胀难忍;再听她的娇呼声,真是让我难以忍受。我猛的扑下身子,饿狼扑羊似的压在妈妈那fengn上,手持大在外面擦弄起来,嘴唇也吻紧她那鲜红的小嘴。

    “喔修一妈妈不行了快”妈妈的声音呜咽不清,身体不安的颤动着。

    我的大,在妈妈边拨弄了几下,大就已整个润湿了。我用手握住,顶在阴di上,臀部猛的用力向下一ting“呲”的一声,巨大的推开柔软的,滑过颤动的阴di,撑开口随着我拧腰纵臀,刹那间灼热的已经深深的顶入了妈妈那充满的中了。

    “啊”妈妈用很大的声音叫出来,连我都感到惊讶。同时妈妈的脸也红了,妈妈的早已充血硬涨着,深深的肉缝里不断的流出来,温温烫烫,湿湿粘粘的。的突然顶入,再度唤起了妈妈强烈的,乍然紧缩起来,紧紧的吸吮住我的。

    “妈妈,想叫就叫出来吧爸爸听不见的。”我为了消除妈妈的害羞心理,悄声的劝她。更加深入的拨弄妈妈的阴核,使她尽量的放浪形骸。

    “妈妈,我会让你更舒服的”我的在滑嫩的中,抽插,旋转不停,逗得妈妈壁的嫩肉不住收缩、痉挛。

    “啊喔好嗯嗯”妈妈果然开始呻吟起来,双眉紧蹙,二目微闭,嘴唇一阵哆嗦。

    随着我的,我的包皮捋到了根子上,与妈妈的粘连再一起。我的荫毛也与妈妈的荫毛粘连着。妈妈的也因为强烈的冲动和剧烈的磨弄更加充血肿胀,一股粘滑浓热的液体喷涌而出。

    “喔喔修一我痒痒死了啊酸死了”

    妈妈因我强劲的撞击,显得更为兴奋。她口里叫着受不了,而臀部却拼命地抬高向上猛ting,渴望着我的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她浑身颤抖。我的给了她阵阵的快感,迅速地将她的理性淹没了,子宫已经如山洪爆发似的,流出更多的。

    此时,妈妈陶醉在亢奋的快感激情中,无论我做出任何动作、花样,她都毫不犹豫的一一接受。因为,在这美妙兴奋的浪潮中,她几乎快要发狂了。

    “喔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喔痒死我了喔”

    我的不停的在打转,一次次的撞击着妈妈的阴芯,那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这使妈妈的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她闭上眼睛、扭曲着身子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

    看到妈妈yin荡的样子,我的欲火更加高涨。我一手搂着妈妈的肩背,一手抓紧了chuang头的横梁,借助chuang头的力量向妈妈的体内施加压力。妈妈反射的夹紧了大腿,下体轻轻的颤抖着,妈妈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我的动作。

    “啊喔修一”妈妈再次发出呻吟。她微微的伸直大腿,妈妈摆动的腰肢已然颤抖不已。妈妈的早已溢满了,滋润得我的更加硬邦邦滑溜溜,每一次顶入都达到的深处。

    “啊插到底了喔”妈妈的又再度的涌起,顺着我的再度溢出,浸湿了我的睾丸,流湿了妈妈的屁股和妈妈身下的chuang单。随着我的抽动,从妈妈身体内不断的涌出更多更热的。

    我更加用力的着妈妈的,磨弄着妈妈的阴di,插进去、抽出来,再插进去、再抽出来,抽插,循环往复,愈来愈快,愈来愈深,愈来愈猛,愈来愈加有力。

    “喔修一妈妈不行了喔”随着妈妈的呻吟声,她的深处又涌出了一股滚烫的。这会妈妈不仅是在颤动,连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她全身都在嗦嗦的哆嗦。

    妈妈的下体再次起了一阵痉挛,不由自主的向上ting,迎接着我的。我的不断地刺激她最敏锐的性感地带,我的小腹早已沾满了妈妈的,妈妈已经完全的坠入贪婪的深渊。

    我的每一次向下顶入,妈妈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每一次向上抽出,妈妈就缩紧双腿期望吸住我的。妈妈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的紧抓我的头发,两脚用力蹬住chuang板,一头乱发左右摆动,整个身躯象一条垂死的蛇一样扭曲缠绕着。

    “喔我不行了修一快痒死我了”

    我完全沈浸在妈妈的快感中,已经顾不得理会妈妈的哀求,一刻也不想停下来。越来越硬,越来越粗大,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力度也越来越重,随着疯狂的来临,我简直无法控制我野马脱缰般的,直到我最后的一滴jing液射进妈妈的宫颈深处

    那一夜我的几乎就没有离开妈妈的身体,连睡觉都插在妈妈的里,分不清什么时间在做,什么时间在休息。

    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红日东升了。我揉开惺忪的睡眼,强烈的光线刺得我睁不开眼,脑子里一片空白。妈妈早已离去,chuang上的被窝凌乱不堪。一夜如痴如狂的发泄,使我的几度萎缩下来,象一只吐了丝的蚕蛹一样绵软无力,软答答的低垂着,粘糊糊的粘满了yin液,浓密的荫毛也被阴液粘的一缕缕的;chuang单上留下几滩糊状的印痕,有的已经凝结了,有的还湿漉漉的,那是我的jing液和妈妈的阴液的混合物。我小心翼翼的检起来,珍藏在字典里。然后我才整理chuang铺,起chuang吃饭。

    妈妈早就做好了饭,看见我起来,羞涩的笑了笑,扭身给我端来洗脸水。

    我拍了一下妈妈的屁股,会意的相视一笑,看得出妈妈满心的喜悦。

    “他呢”我指指堂屋,不知道爸爸醒来没有。

    “还在睡呢。”妈妈看着我微微笑着。“那药还真的管用。”

    “是呀,以后就不要担心什么万一了。”我洗完脸,把水洒在院子里,又拿起扫帚把院子打扫一遍,整个院落更加整洁利落,俨然是一幅夫唱妇随的家庭生活。

    自那以后,妈妈每夜都在服侍爸爸服药的时候加进几片安眠药,爸爸在不知不觉里就浑然睡去,我和妈妈过着无忧无虑的甜蜜生活。妈妈的身子一天天丰润起来,气色也格外的好,皮肤也更加细腻光滑,人也胖了,呈现出熟妇常有的富态来。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母子两人非常的小心,利用每个安全的机会,尽情享受的快感。有时候,我们索性在外头过上两天,在某个山洞里、密林间,像野兽一样地苟合。

    对于我们的频繁外出,爸爸从来没有怀疑,只认为我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事实上,我想他一定很高兴,他的妻子和儿子都不在,他可以放心地大醉一场。

    妈妈为我生孩子

    开学前的一天早上,我忽然发现妈妈呕吐起来,我以为妈妈得了什么病,急得不知所措。正当我要去请医生的时候,妈妈拦住了我,原来妈妈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

    我大吃一惊这半年多来,我和妈妈每一夜都要,而爸爸每一夜都被我们下药迷昏,他根本就没有机会给妈妈下种。显而易见,妈妈肚里的孩子,是我的种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我不住的埋怨她:“怎么办怎么办这一回可要露馅了。”

    “你不是早就想要儿子的吗怎么这时候又害怕了”妈妈却显得非常的平静。

    “妈妈,我不是害怕,我是担心你呀。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劝妈妈。

    妈妈搂住我的头,抚弄着我的短发:“修一,想要这个孩子吗”

    我把头埋在妈妈的怀里,使劲点了几下,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妈妈微微隆起的小腹,肚皮异常滑腻柔软。

    “只要你想要,别的就不要紧了。”妈妈捧起我的脸,看着我的眼睛说:“你真的想要”

    “恩”我坚定的点点头,这是我的血脉我的种,更是我和妈妈爱的结晶,我又怎能不要呢

    妈妈xiong有成竹的说:“好了,修一。这些年来,你爸因好酒而慢性酒精中毒,早已患了近事失忆症。这半年多来,他到底有没有和妈妈做过爱,他早已记不清了。”

    一个月后,妈妈告诉爸爸,她又怀孕了。

    爸爸一直希望母亲能再生一个小孩;而且父亲三代单传,政策上又可以再有一个小孩。因此,妈妈的怀孕,让爸爸对他突破单传的奇迹自豪不已。

    一天晚上,妈妈脸上挂着笑容,带着她的卧具走进我房里,对我说:“我告诉你爸,每晚他都吸烟喝酒。我受不了那种气味,也为了优生,因此要到你屋里来睡。你爸答应了,因此,我以后每天晚上都是你的了。”

    “太好了妈妈,以后我们可以像真正的夫妻一样了。”我捉住她,像雨点一样在妈妈身上落下无数的吻。

    事情果然按照妈妈的设想一步步的进行。妈妈的肚子一天一天地隆起来了。

    看着妈妈腹里带着我的孩子走来走去,脸上挂着怀孕妇女所特有的幸福光芒,我得意不已,暗自欢喜。“妈妈怀着的是我的孩子”对此我感到非常自豪。

    怀孕而显得更加fengn迷人的妈妈让我难以把持。当然,这段日子,我和妈妈的次数减少了,但是我们的喜悦却在不断的增加。

    六月二十,是一个令我难以忘怀的日子。

    那晚,我和妈妈缠绵在一起。妈妈担心我彪悍的身体压住胎,我们采用妈妈在上边的姿势做,但我粗长的还时不时的碰到胎。当然,这段时间作爱大都是象征性的,没有象先前那样的疯狂粗野,我担心妈妈的身体承受不了,也担心会碰坏了妈妈肚子里的孩子。即使这样,妈妈也还是显得非常的虚弱,做完后妈妈很快就会入睡。

    我把妈妈搂在怀里,望着妈妈熟睡的面容,我就忍不住的吻她。

    许久,妈妈的嘴唇哆嗦了一下,似乎还沉浸在疲惫的梦幻里,一只胳膊耷拉在chuang沿上,另一只蜷曲着放在她的腹部;随着胎儿的增长,妈妈的不在那么下垂,已经开始充盈肿胀饱满,象两只胀满的水袋;日益坚ting,乳晕也渐渐变重。

    我的手悄悄的摸了上去,一把握住了妈妈的一只,慢慢的揉搓着。这曾经哺育我的是那柔软,那充盈,现在又要为我哺育后代了。我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整个手掌压在fengn的上旋转抚摸着,心想将来妈妈把孩子生下来后,该如何称呼我们呢。

    妈妈受到这种刺激,消失的再度被唤醒了。妈妈开始忍不住的闭上眼睛、翘起嘴唇,下巴也跟着抬的更高,双手抱住我的脖子热烈的回应我的亲吻,不停的吸着我伸进她嘴里的舌头。此时的我们已忘记我们的身份,现在只是单纯的男女本能而已,我们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的爱。

    什么伦理道德、母子关系、禁忌,早抛在脑后了。我们俩人在chuang上翻滚吻着,直到最后我再次爬在妈妈的身上才停止。我们的嘴唇就像粘住似的粘在一起,俩人的舌头依旧纠缠在一起。当我的嘴离开妈妈的嘴唇时,妈妈的舌头不由自主的伸出来追逐我的嘴。我便开口吸吮着妈妈伸出来的舌头,最后也跟着伸出舌头和妈妈的舌头在空中纠缠着。

    我一边和妈妈热烈的吻着,我的手一刻也不放松的用手指夹住妈妈的,揉搓着妈妈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她闭上眼睛承受这难得的温柔。而现在我火热的手传来温柔的感觉,这感觉从她的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开来,让妈妈的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妈妈的身体轻轻的发出颤抖,妈妈的双腿不由自主的交叉起来。

    我看着妈妈敏锐的反应关切的问:“妈妈,你怎了”

    妈妈不好意思的看了一下chuang下的便盆我们那里习惯把便盆放在卧室里,我知道妈妈一定是要撒尿了。“妈妈,要撒尿吗”妈妈害羞的点点头就要起身下chuang,我急忙站起来,把妈妈拦住说:“妈妈,让我抱你撒尿,好吗”

    妈妈拨开我得手说:“那多难为情啊,让我自己来。”

    “不吗,妈妈不是说什都听我的吗”我想看看妈妈的尿是如何撒出来的,就固执的坚持拥抱着她,妈妈只好顺从了我的要求,乖乖的象个小姑妈妈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妈妈的后背贴在握的xiong前,我双手分开端着妈妈的两条大腿,把妈妈的屁股架在便盆上。我的嘴对着妈妈的耳朵柔声说:“妈妈,尿吧。”

    等了好长时间,妈妈还是尿不出来,妈妈不安的说:“不行呀,修一,这样妈妈尿不出来啊。”

    “别紧张啊,妈妈,等一下就好了。”我坚持要看妈妈的撒尿过程,耐心的等待着。

    妈妈把头靠在我的肩头,脸依偎着我的脖子,她呼出的热气吹拂着我的下巴。

    我顺着妈妈的前xiong望下,妈妈的,已经因刺激而再度ting起。暗淡的乳晕也渐渐的红润起来,向四周扩散,衬托着ting立的,令我垂涎得想咬上一口。雪白的肚皮显得格外的丰腴,隆起的小腹象一只反扣的锅一样滚圆;处那丛深黑的荫毛凌乱的遮护在妈妈的荫部。

    我想象着妈妈的尿液从那里撒出来一定非常的好看,可能是妈妈猛的受到了刺激,“唰”的一下,一股清泉般的尿液疾射而出妈妈尿了,宛如一道激流,划出一条弧线,洒落在便盆里,溅起了一层浪花。

    我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妈妈的,但是由于我是从上向下看,只见尿液冲击着散乱的荫毛,“唰唰”的浇进便盆里,溅起朵朵浪花。

    顿时,我热血沸腾起来,突突的再一次硬起来,勃勃的抖动着顺着妈妈屁股伸出来,硕大的正在妈妈的下边。妈妈那滚烫的尿液迎头浇在我的上,使我的愈加坚硬勃大紫红锃亮。我再也控制不住的迸发,妈妈刚一尿完,我就把她转过身来,我抬起她的腿,我双手伸到她的双腿中,把妈妈抱起来

    “喔修一,你做什么”妈妈看着我,声音沙哑的问。

    “我抱你上chuang”我抱着妈妈站起来,她的双腿卡在我的腰部,我的自下向上插进了妈妈的里,随着走动,我的也随即抽动着。“妈妈,知道这一招叫什吗”

    “喔不知道。”妈妈迷离着眼,双手环抱着我的脖颈,把脸贴在我的肩头。

    “这叫做母猴上树”每一走步,虽然抽动的幅度不够大,但却是实实在在。

    妈妈的身子不住的战抖下坠,而我的也插的更紧更深。

    我把妈妈放在chuang边,使她的腰肢以下悬空,我站在妈妈分开的两腿之中,她的整个身子呈现在我的面前,两个胀满的撑得几乎要破裂开来,洁白丰腴的肚皮折了一道深深的皱。

    由于我的顶入,把她的小腹撑得圆鼓鼓的更加隆起。我把她的双腿架在肩上,使她的整个屁股向上倒折起来,妈妈的一阵紧缩,一下子咬住了我的。

    一瞬间妈妈皱着眉,身体ting直,妈妈的双手猛的松开,当穿过她已经湿润的粘膜进入时,妈妈全身随即流过震颤的快感,隐藏在她体内的yin荡爆发出来了。

    “啊我痒死了喔喔”

    我一听到她妈妈yin荡的叫声和yin荡的表情,使我更加的兴奋。我弓腰缩臀将猛的向上抽到口,然后有猛力向下插,“叽”的一声,大又整根入底。“啊啊痒死了修一喔”妈妈双手搂紧了我那宽厚的熊背。

    听着妈妈yin声浪语的欢叫,我开始了剧烈的抽送。我享受着被妈妈温暖湿热的紧紧吸允住的感觉,我享受着里的嫩肉波浪起伏般吸着的美妙滋味,我忍不住说:“哦哦妈妈你的吸的好紧嗯”

    “喔嗯修一啊要把妈妈弄死了”听到妈妈的,我渐渐的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妈妈也息声闭气,左右摇摆着身子,配合着我的动作。

    由于有了经验,又有妈妈的主动配合,很快就来到了。从我们妈妈俩荫部交接处传来的酥麻爽快感传遍全身,使我们妈妈俩的身体痉挛再痉挛,抽搐再抽搐,我们的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妈妈抱紧我的背有气无力的呻吟叫:“好棒哦妈妈要死了哦太舒服了”

    chuang在响,妈妈在叫,我在喘息,整个房间都沉浸在亢奋的yin欲之中。

    “妈妈我要射了快顶哦屁股快顶上来哦”我的急迫唤醒了妈妈的,我的抖动通过传到了妈妈的体内。

    顿时,妈妈ting起了屁股,妈妈的也随着我的抖动急剧的痉挛起来,内强大的吸允力猛的吸住了我膨胀的,一股更加灼热的喷涌而出,迎头浇在在我的上,一阵滚烫的快感象电流一样传遍我的全身。

    我不由得倒抽一口气,大腿根部一阵抽搐,连续抖动,乍然膨大,开始了最后的冲刺。由于连续两次she精,我的jing液好象藏的更深,聚得更多,一股憋足了劲的jing液,宛如从高压水枪疾射而出的水柱“呲”的一声,从我涨满的里喷射出来,浇进妈妈的深处

    “啊烫死我了啊”妈妈一声凄厉的尖叫,把我们野蛮原始的达到了绝顶的

    “咯咯吱吱”chuang板似乎要断裂一样的响着。

    “呼哧、呼哧”我急剧的喘息着,感到精管更加扩张、灼热,后几股jing液射出时有些涩滞。

    “啊喔”妈妈垂死的呻吟着。

    我清楚的感觉到妈妈的在紧咬我的,在吸允我的,宫颈在吞咽我的jing液;妈妈的屁股在后ting,腰肢在扭曲,双肩在抽搐,两手在发抖,牙chuang在哆嗦;妈妈的浑身都处在极度快感的震颤之中。绝顶的持续了十几分钟,妈妈痉挛的身子才慢慢的平息下来。我们的肚皮上,浸满了我们粘滑的汗水、,还有妈妈的奶水。

    一场灵与肉的搏斗,一场人类最原始也最禁忌的战争,在我疯狂的she精后,慢慢停了下来。妈妈在高度的满足后瘫痪了,我疲乏沉重而又jichu呼吸的声,在妈妈的耳边传送。渐渐的,汗水不再继续的流,呼吸也正常多了,我轻吻着妈妈那已湿的发梢,吻着那享受后的眼神、樱唇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