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追妻风流记全文(书包网) > 尾声

尾声

追妻风流记全文(书包网) | 作者:季缨 | 更新时间:2019-09-22 17:40:32
    一年后

    舒萃在井宁的催促下,弄到了二张星期五餐厅的贵宾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原定计划参与的人是舒萃及井宁,但一年后有了变数。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厉朝和闵篱也分别娶了妻。

    那两人便是喻聘语及单香尘。

    而且在四人混熟之后,井宁在灌了几罐啤酒,得意忘形之下,便说出了这个伟大的计划。

    没想到那两人听到后硬要加入1并且扬言不让她们参加的话,就当个“报马仔”,所以在逼不得巳之下,人数增加了。

    今天是个很好的机会。

    晚上月儿高照,四人的先生都不在,据说是去喝酒聚会了!

    这种情况之下,真的是最好的机会。

    因为——家里没大人嘛!

    “好了没啊……”井宁十分兴奋地说道,她身上穿着一件迷你裙,头上戴了一顶新的长假发。

    “好了、好了!”其他三人从舒萃的房间走了出来。

    为了今晚伟大的计划,舒萃的小孩早交给杨云深请的保姆去带了。因为根本不会有人带孩子去那种地方,多扫兴啊!

    更何况舒萃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才几个月大而巳,便被污染了。

    其他人的孩子也都交给保姆了。

    四位各具风情的女人站在一起,各有各的特色以及魅力。

    搭了电榜,下了楼,她们叫了部计程车,兴奋地朝目的地去了……

    下了车,舒萃掏出贵宾卡与井宁、喻聘语、单香尘走入了餐厅里。

    四位美女马上吸引了店里舞男的注意,一批舞男就这么拥了上来。

    井宁、喻聘语、单香尘都觉得十分的有趣,毕竟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嘛!

    而舒萃在看到她们玩得这么高兴之时,也跟着放开心一起玩。

    “哇……香尘,你真的把钞票塞到他的衣服里啊?”井宁兴奋地说道。

    “有什么关系嘛!我连我老公都敢调戏了,何况只是塞个钞票而已……”单香尘得意洋洋的。

    调戏闵篱?

    三人一想到平常就是死硬派的闵篱被调戏的情景时,马上娇笑出声。

    “你好美丽,怎么会想来这种地方?”有人对着喻聘语说道。

    “寂寞难耐啊……”喻聘语随口编了个谎。“我先生长期不在家,家中就留下我一个人而已……”她装得可怜兮兮的。

    “是吗?那我来安慰你好了!”

    “喔?”喻聘语扬起了眉。

    由于四人实在太抢眼了,而且出手十分大方,(没办法,因为四人的老公都有钱嘛!不花白不花),所以引起了经理的注意。

    “有空要常来找我们啊……”

    “知道了!”舒萃点点头。

    “有没有包厢啊?”井宁问道。

    “有啊!”一名舞男说道。

    “那带我们去包厢好了。”这里是杨云深的店,难保杨云深不会来这里察看!舒萃的心里有些怕怕的。

    “对呀、对呀,去包厢好了,不然怎么玩得痛快呢?”生性大胆的单香尘拍手叫好。

    “那好,就去二一四包厢好了,四位美丽的小姐觉得如何?”坐在喻聘语身旁的舞男说道。

    “好哇、好哇!”经理在大略地看了一眼客人后,脸色有些难看,连忙走到了贵宾室。

    很不巧!杨云深和其他三人也在这。

    敲了门,经理走入贵宾室里。

    “怎么了?”杨云深看着经理十分紧张的脸色,于是微笑地问道。

    “抱歉。”经理在杨云深的耳旁说了几句话,只见杨云深的脸色变得有些灰白,连忙从沙发上起身。

    “怎么了?你老婆跑来这里玩了啊?”樊慕东开着玩笑。

    厉朝和闵篱也是满脸的笑意。

    “我老婆是真的偷跑来了。”杨云深的口气有些不好。

    “什么?哈哈哈……嫂子真是绝啊!”樊慕东调侃着。“有没有叫舞男啊?来这种地方玩,兴致不错吧?·

    “你们三人不要笑,因为据说来的人有四位,而且四位都是美女。”杨云深冷哼了声。

    这一句话令樊慕东的笑容僵住了,而闵篙和厉朝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想剩下的不用我说了吧!”

    他们四人是结拜的兄弟,而四人的老婆更是好得不得了,所以一次四个的话,那不用多说也知道是哪四个了。

    “不可能的,小宁不会来这种地方的!”樊慕东努力地告诉自己,那四个里一定没有自己的老婆。

    而厉朝在听到樊慕东的话后,便坐到沙发上,是呀!聘语是很大胆没错!但是她不可能到这种地方来的。

    “不相信你们的老婆都有份?”杨云深的眸光闪了闪,“我转述经理的话好了,他说其中有一名一进去就塞了钱到舞男的衣服里,还直嚷着连老公都敢调戏了,这点算什么!”

    只看见闵篱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你被香尘调戏?”樊慕东在看到闵篱的脸色有些不自在时,不可思议地看着闵篱,难道那人是闵篱!

    “那是香尘。”闵篱间接承认自己“曾经”被人调戏的事实。

    “哈哈哈……”樊慕东爆笑出声,“你们的老婆会做那种事,我的小宁才不会呢!”他仍是不停地告诉自己,井宁才不会到这种地方呢!他不停地安慰自己,不能相信杨云深的话。

    “四位小姐里头最美丽的一个有头飘逸的长发,而且长得十分艳丽,一进餐厅就受到众人的注目。”杨云深的眼神紧盯着厉朝。

    而厉朝的唇则是抿得死紧,他的拳头握紧了起来。

    “最后一位据说长的很像个洋娃娃——”杨云深嘲讽的眼神直看着樊慕东。“剩下的就不用讲了吧?”

    “够了!你为什么让小宁来这种店?你是不是故意趁我不在时偷偷寄邀请卡给小宁,不然小宁怎么可能到这种地方来?瞧你开这种什么烂店?我要宰了你!”樊慕东揪住了杨云深的衣领,恨恨地说道。

    “放手!我没空和你在这里吵。”

    现在最要紧的是要将各人的老婆拎回家,好好地教训一番。

    这一句话让樊慕东的脸色更加难看。

    “在哪里?”厉朝缓缓地说道。

    “二一四包厢。”杨云深说道。

    在听到杨云深的话后,厉朝率先地走出了贵宾室,而其余三人则是跟在身后。

    “快!你们四个人站在那里,快点跳脱衣舞……”单香尘吆喝着。

    “对呀……快!我们可是花钱的人哦……”井宁叫着,“花钱是大爷耶……”她也玩得很起劲。

    “好哇、好哇……”其他两人则是努力地拍手鼓掌。

    “对!快……还有内裤!”单香尘拍着桌子叫嚷着。

    厉朝四人在走入二一四包厢时,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

    四个舞男被叫到前方去,不停地跳着脱衣舞,只见四个人全身都脱得只剩一条内裤而已。

    “再来、再来……”舒萃也跟着玩得很高兴,她从皮包里掏出了钱,丢到了地上。

    “小萃,你要塞在他们的裤子里嘛!真是的。”井宁摇着头。

    “不然你示范看看。”喻聘语笑道。

    “这……”井宁有些犹豫了起来。

    “看吧!自己都不敢了,还笑我!”舒萃摇着头。

    “我来……”单香尘快乐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捡起了地上的千元大钞,笑嘻嘻地说道。

    开玩笑,她曾经可是个有名的小太妹,这点没什么难度的事又怎么会难得倒小太妹的她呢!

    “香尘,你来真的啊?”喻聘语不可思议地说道。

    “当然……来!大家快拍手鼓励我呀!”

    几个女人笑成一团,开始拍着手。

    很突兀的,一个十分冰冷的声音在她们身后响了起来。

    “要不要我帮你拍?”闵篱脸色难看得像什么一样。这也难怪了,看着自己的老婆拿着钞票要去塞到其他男人的裤子里,谁可以高兴得起来!“你看你,有没有一个少帮主夫人的样子?”

    “篱?”在听到熟悉的声音后,单香尘呆住了,“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完了、完了!被发现了……

    扑入了闵篱的怀里,“不要生气嘛……笑一个……”单香尘巴结地说道,“人家只是来玩玩而已……”

    “回去!”闵篱搂着单香尘的腰,向众人点点头后,离去。

    “拜拜……”单香尘连忙向几个姐妹说道:“有空再一起来玩!”她说得很小声,但在接到闵篱冰冷的目光后,她讪笑了几声。

    “开玩笑的嘛!”单香尘随着闵篱一同离去。

    而喻聘语看到厉朝也忍不住倒吸了口气,“对不起……”她低者头走到厉朝的身旁,很自动地随厉朝离去。

    “慕东,很好玩耶!你要不要客串?”不知死活的井宁仍是拍着手,笑着对樊慕东说道。

    “我要好好地修理你。”樊慕东拎起了井宁,气极败坏地走出了包厢。

    剩下她了……舒萃不停地咽着口水,眼神小心翼翼地看着杨云深。

    “你很生气是不是?”

    “你认为呢?”杨云深反问,看向站在一旁的四个舞男,“你们还愣在这干什么?衣服穿一穿,给我滚出去!”他声音十分冰冷。

    四人也在经理的示意下,连忙离开。

    “为什么来这里?”杨云深坐到了舒萃的身旁,不悦地问道。

    “我……是井宁叫我带她们来的!

    “自己的老公比不上那一群舞男是不是?”

    “这当然不是,不过有道是‘家花哪有野花香’……”她好心地解释,但在看到杨云深不悦的眼神后,便消失了。

    “家花哪有野花香?”杨云深声音有些低沉,他重复了一遍舒萃的话。

    “没有啦……那是开玩笑的。”

    “孩子呢?”

    “保姆那里。”舒萃看着杨云深,“你不气我?”

    杨云深突然笑了,而且他摇着头。

    “为什么?”舒萃怀疑地问道。

    “你会来这种地方,做先生的得负很大的责任,想必我没有‘喂饱’你是吧?”他意有所指地说道。

    舒萃咳了几声。

    “当然不是……”她用力地摇着头。

    “无所谓,我只要让你没有气力再到这种地方来就行了!”杨云深搂着舒萃站起身。

    “我们现在回家,你是要……”

    “让你没有精力再跑来这种地方!”他搂着舒萃走出了包厢。

    人家说有一就有二、无三不成礼。

    这一句话刚好可以用在这四个女人的身上!

    被捉包一次那也就算了,四个大男人训个几句就完事了,也不忍心太过于苛责她们。

    但,很好!一次就算了,念在她们初犯那是可以原谅的。但接着第二次、第三次,这四个大男人简直被气炸了!

    杨云深在面对樊慕东的怒气、厉朝的压力、闵篱的冷眼以及自己老婆的行为后,终于宜布关掉了这家餐厅……

    这家红极一时,为杨云深赚进大把钱的星期五餐厅在结束了营业后,改成了中规中矩没有特别服务的西式餐厅。

    开张后,生意仍是十分兴隆,因为原班人马不变。

    原本的餐厅经理继续地留任,而原本的舞男也只是换了个名称而已,换成了端莱的服务生。

    他们的服务态度不改,仍是把女客人服务得妥妥当当,有时送上餐时,也会顺便奉上几句好听的话。

    但对男客人态度就相反了,连看都懒得看了!

    所以说了,什么样的人开什么样的店、请什么样的人,而杨云深的店会兴隆的原因,就是这吧!

    因为他的店始终以服务女性客人为目标,所以女客人总是源源不断啊,呵呵……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