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山野乡村 > 渔妇 完结 > 章节目录 第54章

章节目录 第54章

渔妇 完结 | 作者:冬夜歇凉 | 更新时间:2019-09-03 10:20:47
    柳月从后门走后,寻了马车,告诉了车夫要去的地方。马车一路到了望城城郊。自城郊再往前几里,有一道绿水河畔,杨柳依在河边,还有几间零散看着破旧荒废的木屋。

    到了此处马车停了下来,车夫说已经到了刘家塘。柳月下了马车,车夫驾着马车离去。柳月一个人站在河边,打量着四周,此处荒凉,有几间房子,也是破旧不堪,早已积满灰悬满了蛛,也定是许久没人住了。

    再看了看周围并没有人,柳月便四周走了走,走了两步后发现不远前有个座石拱桥,倒是修的宽大壮丽,横垮着整个河面。

    柳月缓步走上石桥,看着绿水河面想起了过往的生活,清风拂面,她却回忆往事眼角含泪,走这一段路,仿若过了几个春秋。待她到了石桥中段,站在桥上可以看见对面的一切时,她顿下了脚步。

    再次现在眼前的景象,是一片青青草地,草地宽广延至目所能及的尽头,草地间零散立着许多大树,而不过百米之处,草地两边立满了统一衣装的侍卫。那些侍卫之间,一抹高大修长的背影正对她而立。

    柳月放慢脚步走了过去,朝着那人走去。他一身靛青色长袍,双手负于背后,身姿如松。

    那个背影……

    柳月原本就湿润的眼角在渐渐走近之后,看着那个背影,眼眶竟热了起来。直至他身后一丈开外,柳月顿下了脚步,已经红了的双眼里盛满了泪水。

    这一刻眼前的人转过了身,一张熟悉的俊脸落入柳月眼中,柳月瞬间泪如决堤。

    他怎么会到这里来……

    柳月心中一万个想不到。

    男人脸上有着疲惫的沧桑,看着柳月的眼眸里有着明显的伤心。

    柳月看着那样的他,对上那双眼眸,心里抽痛,泪如雨下,有千万言语却就是一字也说不出来。

    世诚上前,走到她身前两步的地方,从袖子了掏出了一张折叠好的纸,打开给了她看。

    柳月见了,只更哭的厉害,渐渐抽泣起来。只因自己的狠心伤了他的心,但若不这样,会伤他很多。柳月不敢看他,只愿就这样断了也好,既然如此,便叫他在这里绝了心,从此再不牵连,他便会好生过活。

    柳月心中如此想着,忍了伤心,抬眼看了他了他一眼,正欲要说绝情的话,他却在这时开了口,“我知道你想家乡,宫里的生活让你委屈了。你就这样画了一条河和一座桥,就要走了?”

    他拿着柳月留给他的那张画,还打开在柳月面前给柳月看着。

    柳月眼里夹泪,忍着抽泣,看着那副画。哪里是一条河和一座桥,分明就是一条河一把刀……

    虽然那张画画的不甚很好,但也有刀的模型,他怎么就看成了是一座桥呢?

    世诚看着她盯着纸张的红红眼眶,和那伤心的小脸,心中不比她好受。他在外面已经得到了消息,是关于邵青最近的一些事。世诚心中估摸着,就想回去看看柳月,同她说说话。这一回来就看到这样一幅画,他自然是看懂了那画的意思。几乎也就是在同时,他安排在柳月身份的暗卫来报,说柳月已经出了城

    他顿时一路赶了出宫,早就得知了邵青今日在此处安排了人手,又听闻那日晚宴柳月被人叫出了登云殿,这会儿柳月又出了城,不需要跟着的人来报,他便直奔此处。

    到了此处的第一件事,便是将此处的人全部都处理掉了。不管敌友,只要是想将她从他身边带走的人,那就都会是他的敌人……

    柳月看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挺像刀的,她目光从纸上移开,抬眼望向他,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当下就心软了,但一想到日后的事,柳月心中一狠,直接说道:“我不会跟你再回宫中了,你也不用来拦我。”

    世诚只看着她,眼里有痛,听了柳月这话他虽心中虽然不好受,但知道那也并非她本意。

    他只道:“不回宫中。”

    柳月看着他,没想到他的回答会是这样的。以为他会生气,但看他脸上并未有何变化。

    他又接着道:“我们不回宫中,你不想回去就不回去。宫里也没得什么好住的,到处都是规矩。”

    他看着她,满眼怜惜与不舍,柔声地说道:“我们住外面。”

    ……

    柳月没想到他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因此而伤心绝望,反而再他的强行下将她带到了一个地方。

    望城城外一个山水密林的地方,穿过那片密林,就到了一片竹林之间,竹林西边往外紧挨着绿水河面,临河边上有几间竹林房舍,筑的别致优雅,竹林房舍外还围了小院。

    柳月站在院门口,看着那楠竹大门,看着门口边上竖立着的人高的大石块,石块上刻了几个字。柳月见了不识,便望向身边的人。

    世诚接到她投来的疑问的目光,向她念道:“无忧居。”

    “你什么时候筑了个这样的房子。”柳月望着里面还是葱绿竹色的房子,问着他。

    “你来望城的那一天就开始筑了。”

    他在旁轻轻答道。柳月却心地涌出一股暖流,眼眶也顿时觉得热了起来。

    他牵了她的手,带她走了进去。二人踏上了竹台阶,竹屋外是回廊环绕,可以通向各自不同的房间。

    二人从正面走进了屋内。入屋是正堂,入眼所见全部都是竹子而筑,里面有桌子,有凳子,还有桌,这一切均是竹子所筑。屋内两边开着窗,窗前有茶几和靠椅,窗帘挂的是米白淡月色的纱帘。

    再走进里面,是房,房内挂了几幅山水画名画,桌上纸墨笔砚俱全,屋中的小几上还点着一壶熏香,一扇窗开在进门正对面,有风袭来,屋内一阵清爽淡香。

    这香能舒缓人心,消除疲劳。柳月自这房走一遭,整个人倒是感觉清新了许多,心情也舒畅了些,全然没了先前那般抑郁。

    二人出了正厅,自回廊绕去,从另一侧进入屋见。便见有几尺宽的竹床在内,床上早已铺了毛毯,底下是几层厚厚的棉,盖得是金丝软被,还有两个鸳鸯红绣枕头。再一侧摆着梳妆台,台前有着小凳子,台上胭脂水粉应有尽有。

    正面墙的中间开着一扇窗,在床与梳妆台之间,照亮了整个房间。窗前挂着一串风铃,在微风摇摆下细细作响。窗外是一片竹林,透过竹林隐约可见那一片绿莹莹的河面。站在窗前,不仅能听见风铃声,还能听见那河流的声音。整个屋子里充斥着楠竹清新的味道。

    一切,仿若回到了云河村。这里比云河村还有更好,走进了这里,彷如就忘却了一切烦忧,当真如他所说,无忧居。

    “喜欢吗?”他问。

    看着窗前的柳月,他目光如痴如醉。她靠在窗前,背着光,美到发亮,微风下,她耳边发丝飞扬着,像天降的仙子那般飘然清美。

    柳月看着他点了点头,眼里夹着感动的泪水,半晌,只哽咽着声音回道:“喜欢。”

    他往前走了两步,那双深情的眸子更加清晰明显,“那以后就住在这里好不好?”他问的时候声音里透着一丝哀求与期望。

    柳月几欲崩塌痛哭,她红着眼睛,喉间哽咽,望着他只点着头。

    ……

    他带她走向河边,一路牵着她的手,说道:“不会有过多的人,就留一个老婆子在这里,你看可好?”

    柳月点着头。

    “我会叫向连波来陪你,你也就不无聊了。若是有不舒服,也可以跟他说。这样我会放心一些,你觉着如何?”

    柳月依旧点着头,这会儿他说的什么都好。

    看着她的模样,世诚嘴角勾起了微笑,这是今天他第一次笑着。他将她的手握的更紧。

    二人到了河边。

    暖阳高照,绿水河面,空山鸟语,清风拂面。一切美好的令人窒息。柳月望着他,扬着一张笑脸。这一刻二人仿佛与世隔绝,无任何世间的羁绊与烦恼,心身投入这世外竹园,只想牵着彼此的手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看。”

    世诚突然对着她道。柳月向他目光所看的那边望去。只见绿水河面的上游渐渐出现一艘船的影子。

    还太远,并不能看清什么,只大概看的出那船很大。但看着那渐渐行来的船只,柳月目光凝聚,只见那船只后面好像还有船。

    果然不一会儿,随着那船只的前行,其后面接二连三跟着出现着更多船只,延源不绝,像一条河面的巨龙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短短的一刻钟,整个河面入眼所见都是船只,船只渐渐靠近,可见这些船上均是张灯结彩,挂满红布,船上还贴满了大红喜字。最前的那艘船已然有一座房子大,浮在河面上彷如巨兽那般。

    这是柳月见过最大的船,小的时候她做梦梦里会有,但也只是梦,因从未见过,梦里不真实,只是朦胧一片。如今真的房子那大的一艘船呈现在眼前,柳月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船上站着许多妇人和丫鬟,均是大红衣装。船只停在了二人面前,其中两个婆子站在船只最前,大红衣绸,带着戴红花,唇红脸粉的,画的像个妖精似的,只是看着倒是喜庆。

    一条木阶自船上摆下,落在河边。船上的人都对着她笑着,两个婆子站在船头,笑着说道:“新姑娘请。”

    柳月已经热泪盈眶,世诚从身后将她环抱在怀中,低头在她耳边温声说道:“你说要一条河的大船,我都记着。”

    温热的气息洒在耳旁,柳月瞬间控制不住情绪,一连串热泪滑落脸颊。

    “嫁妆都收了,我新夫人可不能跑了。”他将柳月紧紧抱着,生怕丢了。柳月只在他怀里落着泪,感动到说不出话来。

    他将她横抱起,向着船只走去。

    路上他低头轻声说着,“十里长河许你一生。”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