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出轨小娇妻 > 俏美娇妻被Y记(21)

俏美娇妻被Y记(21)

出轨小娇妻 | 作者:woaisiwa040 | 更新时间:2019-09-26 12:01:32
    俏美娇妻被y记21王杰喜出望外,一看妻子,还蜷着身子躺在沙发上不时地ch0u搐、喘息着呢,立刻从h莉莉t内拔出了水淋淋的rgun,凑了上去。

    “讨厌,喜新厌旧馋si你……”

    h莉莉不服气的轻轻嘟囔了几声。

    妻子还在ga0cha0余韵中ch0u搐着,对有人凑过来毫不知情,身子还是可怜地蜷着,两瓣bainengpgu间夹着肥嘟嘟的ychun,红肿的小ychun也羞答答地从r0u缝里挤了出来,唇间盈盈盛着白乎乎的粘ye,有些还粘在小菊花上、流到大腿上、挂到沙发边上…王杰看得口水直流,早忍不住了,忙紧挨着妻子侧身躺下,颤抖着从后面搂住娇柔的身躯,y邦邦的roubang刚好顶着少妇腿间nengr0u,伸手握住妻子的一只nr0u了起来,发现小n头已是挺得yy的,心中暗笑:“看来是被c爽了,这小saob”。

    他一边把yy的roubang往妻子满是白ye的r0u缝里塞,一边用手指沿着sh缝往上m0到那粒突突的小y豆,r0u了几下,刚刚经历过多次ga0cha0的少妇羞处充血肿胀、异常敏感,在他的挑逗之下,妻子整个身子都软了,只在他怀里微扭着、颤抖着,呜泣声、哀求声也越来越大。

    只见小茹忽然眉头紧蹙、双眼迷茫,扬起下巴“哦……”

    了一声,身子一阵剧颤,我就知道王杰的ji8肯定已经成功地c进了妻子的小b里。

    “啊,刘局长……不要了……让我休息一下……”

    妻子哀求着,扭过头看向身后,她的双眼陡然睁大,不敢相信的眼神与表情浮现在脸上“啊不要……你……怎么是你……”

    小茹认出了眼前的男人,是王杰看着身下这个成熟丰盈的美yan少妇大惊失se、无b娇羞的诱人模样,王杰忽然升起了一丝得意的感觉。

    美nv含羞带俏的红靥,真是赏心悦目,他伸出手来,抚在小茹发烫的玉颊之上,笑道:“是不是想要了”

    说着,他的双手突然的握住妻子双肩,下身勐力一挺。

    “啊……”

    妻子被身t里的异物那重重的一cha给弄得全身一颤,僵y的挺直了,而王杰的舌头就乘这个机会缓缓的,靠向了妻子,从妻子的耳垂部位,t1an着脸颊,往妻子的嘴角之处前去,接着,轻轻地x1住了妻子的嘴唇。

    妻子只稍微挣扎闪躲了一番之后,便软瘫了下来,被王杰轻易的撬开牙齿,钻入舌头……那在自己t内ch0u动的yjing所引发的快感,是那么的熟悉,就在两天前,这根yjing曾带给自己无b的快感这可恶的roubang给了自己那极为美妙的ga0cha0那一b0b0心悸的感觉是如此的清晰,至今想起仍然双颊发烫,心跳不已本已逐渐冷却的快感,反而以更勐烈之势燃烧了起来,妻子在王杰的上挺ch0uchaa之下,柔若无骨一般,随着眼前男人的动作,不由自己的迎合着在王杰有意的引导之中,妻子似有若无的迎合着,腰肢不知不觉的扭动着,一下、两下,然后便再也停不下来了妻子的反应彷佛在王杰的预料之中,他x有成竹的坐了起来,面对面将她抱在怀里持续挺动着,而妻子自发的晃动悄然的接上,一切似乎水到渠成一般的自然,无迹可寻。

    而当王杰的舌头从妻子口中退出时,妻子那x感的红唇之中,竟然有一点红舌跟随而出,然后,妻子的双唇凑向王杰的嘴,与之热吻了起来,二人就那样互相的t1an着、卷着……他伸出了一只手,向前握住了小茹那丰满的rufangnengr0u,快意无b的把玩r0un1e着,接着似乎不够一般,放开了握住妻子腰肢的那只手,亦把玩起她另一边正在ymi跳动着的rufang。

    “啊……慢点……好爽……”

    随着王杰的ch0uchaa与蹂躏shangru的动作,妻子的sheny1n放肆了起来,也不再压抑隐忍着,而是放纵其自然的从喉间发出。

    王杰将头埋入妻子x前,在那硕大坚挺的shuanfen之上,x1着、t1an着,rt0u传来的刺激快感使得妻子不由得挺起x脯,彷佛yu将整个rufang塞入男人的口中一般。

    “到这地步,我算是彻底堕落了吧”

    看了昏睡中的老公一眼,妻子心中苦涩的想着。

    王杰双手快速的伸入妻子膝盖下方,然后勐力一抬站起身,就在妻子受力往后仰躺之际,王杰迅速的将妻子扭转方向放到在沙发上,将她的一双yutu1举起,扛在双肩之上,同时将滑出妻子t外的yjing,再次对准那sh滑的xia0xcha去在灯光之下,男人的guit0u,挤开了妻子的ychun,一点一点的向前突入“啊……不行不要,求求你了不行的不能cha进来”

    感觉到身t被撑开,她双眼流着痛苦的泪水,但正是她这样可怜兮兮的表情,深深地刺激着王杰的兽yu强烈的征服感,让他迫不及待想要进入nv人的身t“噗”

    男人的腰部向前用力一刺,那一根狰狞坚y,粗长灼热的roubang,一下子尽根没入“唔……”

    huaxin被撞击着,妻子浑身的力气,在这一下,全部消失了进来了又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进入了王杰双手将她的大腿扛在肩膀上,环住了她的腰肢便开始大刀阔斧地ch0uchaa起来“哦,白秘书,你的下面,好紧啊……嗯……”

    王杰将roubang全部ch0u出,然后再次cha入“不……”

    承受着男人的ch0uchaa,妻子绝望地咬着嘴唇,每一下的深入,都让她的身t抖动着“啊……”

    妻子无力挣扎,王杰开始快速、勐力的ch0uchaa即使万般不愿,妻子的力气,也在这ch0uchaa之中,被丝丝的ch0u离,最终瘫成一滩软泥“啊……不要……”

    妻子左右摇着头哭喊着,最后却是连摇头也逐渐无力,在王杰的ch0uchaa之中,sheny1n声不可抑制的传了出来,是那么的柔弱,又是那么的诱人。

    “啊……啊……啊……”

    王杰的ch0uchaa勐然而止,接着,他缓慢的ch0u出,勐力一chach0u出,再勐力一cha再一cha三下,使得妻子跟着叫了三声,一声荡意b一声浓厚妻子的双腿被压成了w字型,向两旁大开着,yhu因为这姿势而上挺,这个姿势很容易便可以将yjingcha的很深,平时王杰就挺喜欢这种姿势,把一个纯洁的美nv摆成这种y1ngdang的样子,又被大rgun深深一cha,原本微微隆起的少妇y部这会儿鼓得就像一个馒头,是那么的ymi、诱惑。

    王杰的腰勐力的挺动着,速度不是太快,力道却是很勐,他整个人压在妻子身上,腰部大力的cha入,缓ch0u、勐cha“啊……啊……喔……喔……”

    妻子那节奏分明的,每次都落在男人ch0uchaa时的sheny1n声,清晰的回荡在房间里。

    这个美nv秘书,最后会被老刘和王杰c成啥样呢想想都兴奋啊h莉莉趴在边上一边观察着两人x具的媾和,一边笑嘻嘻的对妻子说:“好姐姐,爽吗

    爽就大声的叫出来啊,都这样了还害什么羞呢”

    “不别……求求你们,不要……不能……呜……”

    娇弱地挣扎、求饶着,少妇呜呜的哭了起来。

    下身被陌生男人j1any1n着,还有个nv孩子在旁边观看,这是多羞耻的事情啊

    可正是这种羞耻的心理,加上此时特别敏感的身t,妻子明显地感觉出自己羞洞里的r0u在兴奋地包围着那根进进出出的“坏东西”,越包越紧,还在贪婪地蠕动、吮x1,羞人的水已经汹涌而出,流满了自己的大腿和pgu。

    “刚才在刘局身上都不知浪成啥样现在还装什么b呀”

    h莉莉不屑的撇了撇嘴,起身坐到了我的边上。

    “哎呀,什么东西”

    h莉莉觉得pgu后面有什么yy的东西顶着自己,随手一m0。

    坏了,被她发现了我心里一惊,赶紧闭上眼睛。

    “哇,这么大了”

    这时,h莉莉已经把我的roubang从三角k里掏了出来,双眼闪闪发亮,ai不释手的捧着,一口hanzhu了那紫红发亮的guit0u。

    “啊……”

    感觉到她柔软的舌头在我的guit0u上t1anx1着,那舒爽的感觉不断传来,我忍不住悄悄的睁开了眼。

    只见眼前一个白花花的小pgu正对着我的脸,原来她以六九式的样子是跪在我的身上。

    娇neng的nv人y部就在眼前,肥嘟嘟的像个小山包,稀稀拉拉的y毛、r0ur0u的大ychun、粉红se的小ychun还有那粉neng的小菊花都清晰可见,还带着浓浓的yshui的腥臊味不停地在我的脸上、鼻尖和唇间轻轻摩擦着。

    “啊……”

    我的嘴里轻轻的发出了一声sheny1n,也不知道被这个狡猾的小丫头听见了没有。

    不过,奇怪了,憋了一晚上的我现在反而sjing的yuwang不那么强烈,按说小茹在自己面前被人这样的c弄的强烈刺激下,自己因该是会很快就忍受不了的啊

    难道是迷药麻痹了神经的原因很快我就顾不上想这些了,因为她的嘴x1得更大劲,舌头t1an的更用力了,我只好竭力的忍住自己想要出声的yuwang,默默地享受着身上nv孩的服务。

    而随着男人的roubang那一下下撞击着小茹自动挺起迎凑的yinxue,妻子搭在王杰肩膀上弯曲的两条小腿笔直的蹬向半空,高跟鞋里的脚趾不停地伸直、蜷缩、再伸直。

    小茹彷佛地听到身t里有另外一个自己在呼喊:“来吧反正我已经不是个好nv人了c我……csi我吧……”

    王杰扶着妻子nengneng的pgu,边m0边c,心中直感叹少妇小b的美妙,每次他在局长之后“分羹”

    时,总会感觉被局长那大dc过的b会有点松,可这白秘书的b怎么就那么紧被刘局的大dc了半个多小时,洞里洞外都是滑滑的yshui,怎么还越c越紧呢真是太爽了,为了这小娘们,今晚他还偷偷吃过一粒伟哥呢,不亏但是小b确实太紧了加上小茹的两腿是紧并着的,还没cha进来时,两片肥嘟嘟的ychun就被双腿夹得鼓鼓密密的,现在愣是挤进一条大rgun,怎能不紧紧得rgunch0u动时把缝里nengr0u全带出来了,红嘟嘟的煞是可ai诱人。

    紧窄的roudoong里再也容不下原先刘局长的jingye和妻子自己的yshui,全被rgun搅成粘乎乎的白se泡沫挤出洞外,流在妻子的雪白t0ngbu上、粘在王杰的y毛上……妻子的双腿被王杰举起,向自己的肩膀压去,几乎成对折的姿势,而王杰则借着这个姿势,勐力快速的ch0uchaa着,终于,随着王杰的稳定ch0uchaa,外加着y1ngdang的大手对rufang的刺激,妻子的快感急剧的增加,不过二三十个撞击,便使得妻子再次攀向高峰。

    妻子的身t剧烈的颤抖着,口中无意义的呢喃sheny1n着,下腹部不规则的抖动着,背部与腰部的线条绷紧着,被王杰压向两边的双腿向上绷直着,脚上的高跟凉鞋已经在激烈的战斗中掉落,秀美的小脚ch11u0着,鲜红se的趾甲像妖yan的玫瑰,g人魂魄,x感无b“又……又到了吗还真是快啊……”

    妻子两眼翻白地躺在沙发上,檀口微张,浑身微微ch0u搐着,泛着极度欢愉后的粉红se泽,一双秀足的足尖还紧紧地绷着,平平地伸在沙发两边,悬空一荡一荡的。

    这时候,刘局长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笑眯眯地说:“哦,不错嘛,两边都g上了。”

    h莉莉仰起秀美的小脸,甜甜的笑着说:“肖经理可能是在梦里有反应了,我帮他解决一下。”

    “好,好,不错,咱们也不能白玩人家nv朋友嘛,你继续。”

    刘局长大度的挥挥手,然后便不再理睬h莉莉,而是看向沉浸在ga0cha0里失神的小茹。

    “小王,不错嘛,这么快就把白秘书c到ga0cha0了”

    看着ch11u0着下t,露出大d的刘局长使了个眼se,王杰会意的从小茹的身上爬起来,将妻子面朝前方搂在怀里,把她像把尿一样向两边双腿分开,然后rgun在少妇ychun上蘸着粘滑的白沫,对准小洞口噗哧一声又cha了进来。

    “啊,不要看啊……羞……羞si人了……”

    看着站在前方津津有味的看着两人媾和的刘局长,ga0cha0后的妻子脸红彤彤,双手害羞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王杰在cha入之后,并没有像前次般的缓cha快ch0u,而是以一个固定的速度,不缓不急的ch0uchaa着,而在男人的roubang的进出之中,妻子的双唇渐渐地流泄出了难以抑制的sheny1n声。

    “嗯嗯……啊啊……”

    的叫着,每次在王杰一cha到底之时,便叫一声,每下都可以听见,从一开始的闷哼,sheny1n声渐渐的大了起来,而那声音中隐含的荡意也越来越浓。

    王杰ch0uchaa的速度越来越快,两人就像是亲密无b的情侣一般,随着王杰继续的挺动着腰身,妻子也开始配合着扭动自己的腰肢,挺起腰身迎合着王杰cha入的动作,追求着不断爆发的快美感觉,彷佛舍不得那粗大的yjing一般,满脸陶醉满足的样子。

    悄悄地看着妻子的样子,我的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难言的滋味,虽然知道妻子只是被身t里的yuwang给控制了,但是看见她的行为与表情,是那么的投入与激情,根本就是在主动配合着男人的侵犯,心里还是有gu酸酸的感觉……“肖哥哥,我知道你没晕,看得爽吗”

    这时一个甜美的声音小声得在我的耳边悄然响起。

    我心里一惊,是h莉莉,这小姑娘早知道我在装睡了,也是,身t的反应是骗不过人的。

    我慢慢的睁开眼,一张如花笑靥正在我的脸上方,面带几分戏谑的看着我。

    “别担心,我不会揭露你的,”

    h莉莉俯下身子,清脆甜美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但是你也不能动哦”

    我默默无语的看着她。

    她坏笑着躺在我的一侧,伸出手把我的ji8握在手里,一面欣赏妻子被c时含春带羞的表情,一面伸手握住我胯间那条y邦邦的yjing,轻轻抚弄起来。

    这时,刘局长挺着再次坚y起来的yanju,杵到妻子的面前,说道:“来,t1an它。”

    “不要……”

    妻子俏美的面容上一片娇羞,她略带几分犹豫的扭过头去,却又不自觉的用眼角瞟着那坚y地roubang,几秒钟之后,转过头直接张嘴将那黑黝黝的roubang含了进去。

    她的舌头轻轻t1an食着刘局长的马眼,大量的唾ye滴在roubang上柔软sh润的舌头轻轻t1an动,弄的刘局长的大roubang不住地颤抖着。

    “宝贝,太爽了……快,再用力点……”

    刘局长被妻子t1anx1得浑身舒畅。

    妻子听见刘局长的话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娇媚的白眼,sh润的小嘴hanzhu通红的大guit0ux1shun着,嘴唇舌头不断的亲吻t1an食roubang的每寸肌肤,guit0u、roubang、y囊,同时双手抓住roubang用力套弄着。

    渐渐的,整个粗大的yjing都进入了妻子的小嘴,温暖sh润紧致好像cha入yda0内般。

    “宝贝,好舒服,你的嘴巴好厉害……”

    刘局长双手抚m0着妻子的秀发大声地说道。

    妻子双手撑在刘局长的大腿上,整个头都趴在刘局长胯下,而且身t随着王杰的ch0uchaa不断的上下起伏着,原本x感的嘴唇被撑开到最大,嘴巴鼓鼓的,整个都被大roubang塞满着,大roubang不断地在嘴巴内进出着。

    “啊,不行了……要出来了……”

    刘局长觉得自己快要被身下的这个小妖jing给x1出来了,赶紧从那x感微翘的红唇之中,ch0u出自己的yjing。

    “来,换个姿势。”

    王杰似乎明白刘局长想g什么,自己躺下,让妻子转身面向自己,成为nv上男下的姿势,然后一挺下身将水淋淋的roubang又一次的送进了少妇的下身。

    此时的妻子,丰满而坚挺的rufang,在身下男人的挺送中,剧烈的晃动,无b的x感,面对如此美景,王杰又怎能忍住,y爪横空而出,瞬间握住那充满弹x,无br0u感的一双美r,大力的r0un1e着。

    在“嗯嗯啊啊”

    的哼声之中,妻子也开始了起落晃动,被汗水sh透的秀发,随着妻子的晃动而披散着,在半空中飞扬着,ymi的气息此刻攀至最高点。

    “唔……唔……”

    王杰一只手搂着小茹的脖子将她的头扳向自己,臭烘烘的大嘴咬住了妻子红润的小嘴,吮x1着,t1an咬着,而随着小茹上半身的俯下,她的雪白丰满的t0ngbu高高地翘了起来,红se粉neng的小菊花暴露在身后男人的眼前。

    “真美……”

    身后的男人垂涎yu滴的凑上前去,用鼻子嗅着那ymi的气味,忍不住伸出舌头t1an上了那娇neng的花朵。

    “啊……啊……不要……”

    妻子的口中发出了不可抑制的sheny1n,她想起身,上半身却被王杰用双手牢牢地固定在自己的身上,让那雪白的丰t翘得更高了。

    t1anx1了一阵,眼看那娇neng的花朵已经微微的张开,男人迫不及待的双手掰开了小茹两瓣挺翘的丰t,在妻子的惊呼声中,yjing抵着洞口:“小宝贝,要继续啰”

    “啊……不要……那里……不要啊……”

    妻子又羞又急,嘴里不停的喊着,可是根本无法动弹。

    roubang对准着小菊花,刘局长轻轻向前一挺。

    “噗哧……”

    一声,沾满粘滑yet的guit0u艰难的滑入了roudoong中。

    “哦……啊……要si了……”

    妻子感受到guit0u的侵入,发出一声xia0hun的长y。

    怎么回事我讶异的向妻子白皙的腿心望去,刘局长那根粗大的ji8竟然已半截进了她的p眼里小茹那粉neng的xia0x本就是格外紧窄敏感,现在正被王杰的ji8cha着,这一下,另一根火烫的yanju再y生生的从两人紧密结合的隔壁挤进来,就隔着一层薄博的r0u膜塞入她了那软腴窄小的菊花洞里,她怎么受的了“啊……快出去……啊啊……不能cha两根的……”

    妻子美眸中闪着慌乱的目光,可怜兮兮的娇呼着,被刘局长的举动弄得是浑身狂震,她扭回俏脸,玉手无力的推搡着。

    “嘿……美nv……这叫二龙戏珠……你马上就会很爽的……”

    刘局长瞪着y邪的小眼,兴奋得是满面红光,根本不顾妻子的挣扎,低头看着自己正在作恶的ji8,肥手si嵌入妻子的tr0u,借着她nengxue中被c出的sh滑yye,一寸寸把整支ji8y生生的挤入了小茹紧小的菊花nengxue。

    刘局长慢慢地将roubang往小茹的gan门中cha去,突然他狠狠的用力一cha,妻子在这一cha之下,嗯了一声,过了几秒之后,又是一下,妻子又是闷哼一声。

    “轻……轻点,疼啊”

    妻子紧紧地抓着沙发上的扶手痛呼道,她的身t受到了这巨大的刺激,开启不自觉地扭动起来。

    这一扭动更是让t内的roubang舒爽不已,刘局长哈哈大笑,压着妻子的粉t前后运动着,我看到他胯下露出来的y囊一甩一甩的,里面肯定储存了不少能量

    刘局长和王杰牢牢钳住小茹雪润的身子,两根粗ji8就立时在小茹的nengxue中一同开始了缓缓的ch0uchaa。

    昏h的灯光下,我那气质高雅、美丽动人的妻子就这样光着雪白的身子,垂着浑圆baineng的美r,噘着动人的粉t,挺着不盈一握的蜂腰,摆出一副小母狗似的姿势趴在一个ch11u0丑陋的男人的身上,而她身后还跪着另一个全身ch11u0,t毛浓重的肥胖中年男人。

    她光洁娇neng的羞缝里正被这两个男人丑陋而粗大的yjing一同没入着,一根塞满了她粉红紧小的腔x,一根嵌在了她娇neng光洁的菊门,她的两处秘x已经被c得红肿sh濡,满是wuhui的yye白沫,而随着粗大ji8一下下的ch0uchaa,x口两片娇幼的花瓣就不住的摩擦翻卷,紧夹着男人的r0u柱,而她娇小的菊门满是肠yeyye,被另一个男人的生殖器撑的正圆。

    随着两个男人挺着ji8一下下狠狠的ch0uchaa妻子娇neng的两个roudoong,她娇软的会y就一次次被挤成薄薄的一层粉nengr0u膜,翘起的丰腴雪t也一下下被cha弄得是凹凸变形。

    那两个男人都是小眼塌鼻,一脸的猥琐,尤其是妻子身后那个肥胖的老男人,t毛极其相当浓密,肥胖的肚子也满是恶心的杂毛,跪在小茹身后,正用力c着她那娇幼菊门。

    这两个男人不知道c过多少nv人,更不知道身上是不是染了什么病,现在就这样不带套的把我娇俏迷人的老婆c了一个多小时,还把她身上叁个roudoongc了个遍,会不会传染什么x病给她呀我不禁有些担忧的想到。

    可是现在,事已至此,那两根ji8正在一片shy中r0u贴r0u的塞满了妻子的下t,担心什么也晚了呀而我,看着这幅场面,只觉得气血翻涌,ji8在h莉莉小手的套弄下y邦邦的一柱擎天。

    “噗滋滋……噗滋滋……噗滋……噗滋”

    随着刘局长和王杰两人拱着pgu,他们多毛的胯下就有节奏的撞击着小茹饱满的yingao和滑腻的t瓣,两人的粗大yjing一次次连根塞入了小茹的nengxue和菊门,塞满了她娇nengsh濡的yda0和直肠,在妻子雪白的身子上尽情的发泄着他们的兽yu,那清脆fangdang的撞击声在客厅中不断回响,“嘿嘿……这小妞身t真软,真白……嗯嗯……身上也真香……呼……呼……这p眼可真是紧……嗯……跟我以前c过的那些saohu0都不一样……估计他男友肯定没c过她这里,哈哈……”

    刘局长一边c着小茹,嘴里发出得意的y笑声。

    “嘿……别说p眼了……这小妞的nengxue都是那么紧……嗯,把我ji8咬得这么si,别说p眼,她男朋友估计连她的nengb都不常用……今天真是便宜我们了……”

    王杰仰卧在大沙发上,双手向上抓r0u着妻子x前垂着的那对雪腻ha0r,挺动着ji8,得意的笑着。

    刘局长挺着大肚子,双手钳着妻子的柳腰,一下下撞击着她的白皙丰腴的t瓣,胯下黑se杂毛中挺立的ji8就一记记深深地没入小茹的t缝,他y笑着,一手就抓向她的秀发,更深入的挺着ji8,问道:“真的么我说白秘书……嗯,你男友多久c你一次呀有没有我们俩c的这么爽啊嘿嘿……”

    “啊……讨……讨厌人家也不知道呢……轻一点儿……啊不要一起cha……那么深…受不了呢……慢点儿……”

    小茹迷醉的jia0yin着,无助的被拉得扬起了螓首,让我也更看清楚了她那被c得目光迷离、媚眼含春的俏脸。

    妻子完美jing致的面庞原本是那么的高贵清冷,可现在,却被c得是两颊cha0红,由于屈辱和痛楚轻微的扭曲着,她清秀的黛眉低压紧蹙着,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大大眼睛水汪汪的,清澈的眸子透出一种无奈的迷离,俏挺的瑶鼻在sh热的jiaochuan中轻皱着,贝齿咬着红润的樱唇,叫着又似厌恶又似埋怨的jia0yin。

    见到她这副在别的男人跨下,勉强承欢的模样心里不免难受,心酸,但更多的却是浓浓的绿帽感带来的强烈刺激。

    小茹还说今晚要陪我,说要好好犒劳犒劳我,可现在,她却光着pgu,小母狗一样跪着,被两个恶心的丑陋男人一同cha满了她腿心两个娇neng的小roudoong,把她j1any1nch0uchaa得xuerusu晃,在屈辱中不住jiaochuansheny1n“嘿嘿……慢点儿……不习惯chap眼呢……真是清纯呀……嗯,让我多c几次,cha起来就没这么紧啦……哈哈……”

    刘局长y笑着,一手抓着妻子的秀发,一手压着她的纤腰,极度享受的在妻子娇小的p眼里面一下下的戳弄。

    “唔……求你们了……啊啊……不要再弄了……里面好难受……啊……人家后面要被弄坏了……啊……疼呢……唔……”

    小茹被拉着秀发,仰着俏脸,有些语无l次的jia0yin着,一对浑圆白皙的美r不住乱摇,显然已经被c得有些神志不清了。

    “哈……觉得难受呀……嗯……看你小p眼都已经滑熘熘的了……嘿嘿……再c一会儿你就会更爽……”

    刘局长坏笑着,是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ji8把小茹的p眼t0ng得不住凹陷翻出。

    刘局长已经s了一次了,现在他不单单是发泄yuwang,彷佛更是沉浸在恣意玩弄妻子这样一个清纯美nv的征服感中了。

    看着小茹被c得全身娇软的模样,王杰是格外兴奋,小眼放光,咧嘴坏笑着:“嘿……我说刘哥……看来白秘书被我们c得不过瘾呀……咱们可不能丢脸啊……要好好表现……嗯……”

    王杰说着,就双手钳住了小茹的柳腰,双腿开始发力,变成了大幅度的狠cha勐捣。

    “哈哈……说的对……小美人……csi你哦……”

    刘局长y笑着,松开了妻子的秀发,大力抓住了她两片雪白惹火的tr0u,大拇指发力,向两边掰开,让小茹p眼的粉nengr0u圈大张着,他身t后压,胯下前挺,马达似的挺动起满是黑毛的肥pgu,他那根ji8就一下下cha入小茹娇neng万分的直肠,爽利的往里一记记顶着。

    这两个男人彷佛谁也不甘示弱,都使出吃n的劲,发情的公猪一般激烈的一同cha弄起来,两人的胯下勐然撞击着小茹的娇躯,发出“啪啪啪啪”

    又急又响的声音,大沙发也是“咯吱……咯吱……”

    的不堪重负面对两个男人发起的勐攻,妻子雪白的t0ngt一下子紧绷得彷佛拉紧的琴弦,她玉手不由自主的紧扣着沙发,neng滑的小脚丫也是一阵蹬踢,似乎想着挣扎,可是她被两个男人四只大手钳着,身子上的roudoong又被两根r0u柱钉si,怎么可能挣脱,她只能美眸禁闭,银牙紧咬,一阵阵魂飞魄散似的婉转莺啼求饶起来。

    “啊……不要……轻点儿……唔唔……不要……求你们了……好痛……啊不要那么用力……唔唔……”

    看着妻子那被c得六神无主的模样,两个男人更要展现雄风似的,两根粗ji8每一记都要从小茹的nengxue和p眼中拉出很长一段,把她x口和p眼内的一截粉nengr0ub1都拉得向外翻,再一下狠命的顶进去,直cha入底,四粒结实的睾丸也是不停跳跃,每一次拍打在小茹玉滑水润的nengxue口上,撞击在小茹粉neng的会y上,发出“啪啪”

    的激烈声响。

    妈的这个两个男人这样si命的玩我老婆,是怕以后没得玩了吗他们这么大力,是要一次c个够吧妻子的nengxue不但是又粉又neng又紧,她那彷佛一朵红neng的小雏菊的gan门更是紧小异常,可现在她这两个nengneng的小roudoong就被这两个男人这么个c法,该不会被c坏吧本来就是为了让小茹从被杨胜利他们骗j、1unj的y影中走出来,才策划了这次旅行,可是老婆被这两个男人这样疯狂的暴c,跟杨胜利、小赵他们那次1unj老婆的程度也不差上下了,老婆不会被他们给c坏了吧我心里是万般担心,仔细观察着老婆脸上的表情。

    客厅中那ymi的一幕在灯光下是如此清晰,小茹秀发飘散,白皙的娇躯带着香汗cha0红,不住的在两个男人的进攻中起伏,就彷佛波涛中的小舟。

    她昂起俏脸,雪润修长的长颈上绯红片片,全身都在颤抖着,丰满的雪白rufang在ch0u送中弹跳耸动着,浑圆丰满的雪t和饱满光洁的yingao更是濡满yye,不停的被两根丑陋的粗ji8一次次没入,男人火烫的生殖器狠狠摩擦着她敏感的r0uxue内壁和娇neng的直肠内腔,yshui和肠ye一次次被榨出,捣出白se的泡沫聚集在y门的p眼的周围。

    随着两个男人不住的ch0uchaa,妻子的neng腔和直肠里一圈圈r0u膜不住掐挤那两根粗大滚烫的yanju,而这两根久经沙场的狰狞r0u柱就进进出入,捣出汩汩的yshui,小茹美yan的俏脸上表情也变得是格外复杂,彷佛娇躯深处的痛楚中,又带着难以言喻的翅痒,su麻,快美,以及奇妙的擦刮、充胀感,短短几分钟,小茹就被cha得是手足酸软,螓首乱摇,急促的喘息变得有些sh热,痛楚的声音中也带上了几分放浪。

    看着她咬着红唇,星眸迷乱,那副丢魂失魄、羞怯难耐的模样,我放下心,这一段的旅程还是颇有成效的嘛,老婆的恢复力和忍耐力,简单地说就是耐c力变得更强了。

    再说,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在一边看着小茹乖乖挨c啊“啊……里面……好热好涨……要化了……ji8好烫……人家下面要被你们g坏了……啊……”

    妻子语无l次的哀求声更激发起了男人的占有yu。

    刘局长那肥胖的大脸上已经满是臭汗,看着胯下的美yan少妇被自己c着p眼给c得是意乱情迷,又哀求又jia0yin的样子,似乎很是得意,喘着粗气,努力像打桩机似的挺着ji8,捣着小茹那被撑成粉红r0u圈的p眼,上气不接下气低吼着:“呼……小saohu0……喜欢吧……是不是喜欢上……被我cp眼的感觉了……嘿嘿……今天就好好开发你一下……”

    “哈哈……大哥……现在这妞可真被我们c爽了呢……嗯,这小nengb里面……水是又多又烫……弄得我ji8全sh了……看她这sao样……里面……br0u还不停夹我的ji8……嘿……真他妈舒服……”

    王杰y笑着帮腔,他半卧在沙发上,双手得意的r0un1e着妻子红肿翘起的rujiang,yjing向上勐戳刺着她的yingao,每一记都把妻子已经被c得嫣红的r0u唇cha得向外翻出,在那娇腻的r0u褶中刮出y滑的白浆泡沫。

    “唔唔……不要……唔……你们这样弄……唔……人家下面都要被弄坏了呢……啊啊……”

    妻子jiaochuan是越来越急,娇躯内的快感彷佛是一层迭一层浪头似的袭来,弄的她腰肢不由自主的扭着,用耻丘和t瓣顶着两人r0u柱的根部,让两人cha得更深。

    “啊……里面……里面好难过……要涨裂了……啊……啊……”

    小茹的莺啼越发高亢娇媚,雪t和大腿越绷越紧,隐隐透出常年练舞那优美的肌r0u线条。

    这尽在咫尺的一幕,我躺在另一侧看的是一清二楚,眼前的活春g0ng看得人格外兴奋,只感觉被握在h莉莉手中的ji8越发的火热发涨。

    “啪……”

    刘局长使劲在妻子那雪白丰润的俏t上打了一记,征服者似的大力挺动的ji8,有些t力不济的喘息着:“……呼呼……真他妈得要命啊……小美人,爽不爽……说,喜不喜欢被我们c……”

    “啊……不……啊……好热……啊,再用力……唔唔……好bang……里面好难过……啊……用力……”

    小茹急促的jiaochuan越发火热,清纯的俏脸上散发着冶yan的气息,难堪又混着快美,痛楚有带着娇媚。

    她香汗淋漓的baineng娇躯剧烈起伏着,x前丰硕的雪腻ruq1u不停地随着男人的ch0u送摇摆着,她一双玉手是紧紧抓着沙发背,修长白皙的美腿不住忍不住大大的张开着,挺着雪润丰腴的俏t,就在两个男人的胯间主动驰骋迎奉起来,让两根粗大的生殖器在她娇幼sh濡的腔x和p眼中更爽利的ch0uchaa挺送坚y的roubang在妻子的gan门和yda0内凶狠的冲刺着,尤其是当男人们感受到来自两个roudoong内部的x1力,他们更是兴奋连连,慢慢地ch0u出,再勐地cha入。

    他一下一下的cha着妻子的nengxue,而他一下一下的cha着妻子的p眼,胯下的黑毛已经被流出的yshui打sh,在灯光的映照下闪着丝丝亮光。

    “唔……啊啊啊”

    妻子仰起头不断发出sheny1n声,她的嘴巴大大地张着,看来她的理智已经完全被q1ngyu所湮没,开始不自觉地向后送起了pgu,配合着刘局长的ch0uchaa,好让自己的身t享受更多roubang带来的快感看着妻子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y声langjiao的样子,我的yjing经过h莉莉小手的一阵撸动,早已粗y得快爆了,我小声的说:“给我,快给我……我要c你的b……”

    “嘻嘻……”

    h莉莉脸上露出小恶魔似的邪邪的笑容:“那你要听话哦,躺着不要动,闭上眼睛,别让他们两个发现了。”

    妈的,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先忍了,我认命的闭上眼睛。

    只感觉一张温润的小嘴对上了我的嘴,随着一条小舌头撬开了我的嘴唇,一gu又一gu冰凉的yet顺着我的喉咙直流而下,将我头脑里的火热浇熄了几分。

    “嗯”

    看着我疑惑的睁开眼睛,nv孩子低声在我的耳边说:“肖哥哥,我觉得你太热了,给你喂点凉茶降降温,嘻嘻……”

    “你……”

    我扭头一看,桌子上的茶杯已经半空了,感觉着嘴里那酸酸的后味,哪里还不明白,这小妖jing乘我不注意,把桌子上那放了迷药的茶水给我喝了。

    “放心,你躺着我来让你舒服。”

    h莉莉低声说着,一边趴在我的身上,双腿大大的分开,将小小的yinxue口慢慢的套在guit0u上。

    妈的,千算万算,还是算失一筹,我又能怎么办呢现在站其来,大声地呵斥她,跟他们闹翻不说由此引发的后果,而且我已经喝了迷药,等会估计就会晕迷过去,如果闹翻了,就剩小茹一个人,他们会做出什么事难以预料啊“哎……”

    我叹了口气,感觉到h莉莉使劲往下一坐,guit0u顺着她shsh的r0u缝里,一下子cha进了她诱人的的羞处,她也忍不住了,r0uxue轻车熟路地开始套弄着我的ji8。

    “小王,怎么样爽不爽……”

    感觉着隔着一层薄薄的r0u膜,两根ji8互相摩擦,刘局长舒爽的不行,得意地问王杰。

    “哈……爽啊别人的nv朋友……g起来就……就是爽真他妈够味”

    王杰感受着guit0u不停地刮着yda0壁的nengr0u,花蕊深处的温热,他伸手去拨弄妻子的rt0u,手与yan物的配合动作让妻子啊啊直叫,sheny1n声变得越来越大“啊,不行了……要si了……c……csi我……”

    妻子fangdang而尽情的叫着,她雪润如美瓷琼脂似的身子震颤着,诱人的sheny1n声伴随娇腻的鼻音爆发传来。

    我不禁扭头看着三人那ymi的媾和场景,只见两根roubang在妻子红肿sh濡的x口和p眼进进出出,娇小的ychun和p眼nengr0u就像y1nyan的桃环,sisi箍住了其中两根粗y的ji8。

    这两根盘根纠错,又胀得火热y挺的大r0u柱就相互压挤着,又无法并拢在一起,就交错cha在她的娇nengyda0和p眼中,ch0u送捣动,一记记把她饱满的yingao顶的是一鼓一鼓的,c得她全身剧颤,仰着螓首,失控的尖声急喘娇呼:“啊啊……要si啦……不要……啊……不要一起cha里面……啊……求你们了……下面要被cha坏了的……啊……”

    刘局长和王杰借着小茹nengxue中的粘滑yye,喘着气提起速来,两根y涨的yjing马达似的激烈ch0uchaa起来,小茹x口的suneng红r0u就被夸张得撑开厮磨,挤弄翻转,转眼就被两根r0u柱c得连腔内的红润美r0u都显露了出来,“噗哧噗哧噗哧哧”

    的y声大作。

    两根r0u柱每次都在小茹的nengxue和p眼中狠cha入底,卵袋一下下拍打在小茹早满是yshui汗迹的yingao和粉t上,每一下都撞击得妻子秀美的小脚微微抬起抬起,玉珠似的足趾不住紧抠蜷缩,修长的大腿肌r0u阵阵紧绷,那爽美的感觉令她不能自己。

    而她那一对丰挺的bainengha0r,还有雪润弹滑又紧致浑圆的蜜桃t就一下下被撞得乱摇勐颤,晃出阵阵r波t浪,白花花,su雪雪,她彷佛本能的扭动着柳腰,噘着粉t,迎奉着两根r0u柱一同在她腔x内的ch0uchaa蹂躏。

    “啊……不要……啊……不要一起动……要si了,啊……”

    小茹被c得快要昏si过去一般的剧烈jiaochuan着,她的俏脸低垂,茫然的张着翻白的眼眸,微张的檀口淌下香唾,直淌到身下男人的x膛上。

    足足又ch0uchaa了一百多记的样子,刘局长和王杰也到了强弩之末,额头青筋暴起,喘着粗气,已经顾不上说话,两人喉头间都发出“喔喔”

    的闷吼,挺着y烫到极点的ji8,彷佛发情的公猪似的狠命的c着眼前这个清纯美yan、娇俏动人,而又娇肤雪白、身材惹火的美nv,在隆林,在百se,他们可没见过这样的“高档货”,现在有机会用两洞齐开、前后夹击这下流不堪的方式玩弄这样的清纯nv孩,他们怎么能手软都是h莉莉这个臭b1a0子g的好事,我心里愤愤的想着,可是如果不是她,我又怎么能欣赏到妻子和陌生男人这酣畅淋漓的盘肠大战呢自己真是变态啊我默默地在心底叹了口气。

    想那么多g什么,感受着自己t内越来越强烈的快感,我知道自己也快要发s了,而发s后迷药的药效估计也就到了,自己就会在发s后的空虚和疲惫下,被t内的迷药送入深深的昏睡之中吧真是舍不得啊,我的目光贪婪的把眼前的美景使劲的收入脑海之中。

    灯光下,每个细节都是一清二楚,从后面望去,一个身姿婀娜、前凸后翘的年轻nvx高高噘着雪白丰润的俏t,像母狗一样趴伏在两个男人间,被男人们压挤着,撞击着,nv人下t的中间那条小小的羞缝竟然一上一下塞着两根粗壮狰狞的男x生殖器,两根粗糙恶心的roubang连带卵袋勐捣着她那娇neng的x洞,争抢b拼着在两个nengneng的x口中进进出出,在那紧绷到极限的r0uxue中摩擦撩刮,t会着两根yjing同时塞满紧窄的腔道而产生的异常包缠的劲道,翻出圈圈鲜红腔r0u,榨出汩汩yshui白沫,三人的下t一片sh滑粘连,那火热ymi的气味扑面而来。

    而这被像母狗一样两洞齐开被cg的年轻nv孩,正是我俏丽迷人的妻子小茹,正用粗大的ji8一同c着她nengb和菊洞的两个男人,却是我们这次的调查对象,刘局长和王杰,两个我们之前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妻子被大ji8c得是全身白皙的美r0u止不住的狂颤,沉甸甸的浑圆xueru也不住勐摇乱晃,baineng的小脚丫,玉趾忽张忽蜷,彷佛诉说着娇躯内涌动的春cha0,她全身美玉似的娇肤满是晶莹的汗迹,透着yan丽的cha0红,极是诱人,她仰着颈子,雪靥晕红如火,被c的是美眸半闭着翻白,张着檀口,吐着丁舌,任由香涎淌出嘴角,在极度的亢奋中似fangdang,不堪的jia0yin着:“……要si了……里面胀si了

    ……人家……要被你们c坏了……啊啊……不行啦……要到了……要到了

    ……”……怎么会这么快的他们两个开始ch0uchaa也没多久啊看来妻子今天还真是被ga0到极限敏感的状态呢竟然这么快就又要到了。

    “啊……要si了……啊啊啊……”,只见妻子眉头紧蹙,两眼泛白,脖子后仰,小嘴张成圆形,喉咙里发出难以抑制的高亢声音,身子无力地躺在男人的身上,勐烈地ch0u搐着,ga0cha0了小茹崩溃似的浑身痉挛,失声的尖啼哭嚎在喉底迸发而出,随着那失控颤抖的莺啼,一gu晶莹sh滑的琼ye充满了她火烫的腔x,那被两根r0u柱胀满的r0ub1si命掐紧着,柔neng的r0u膜产生出强大的力道,将汹涌的yshui阵阵喷溅出去,弄得两个男人的胯下和沙发上是一片sh滑天老婆竟然被这两个陌生的男人c的cha0吹了小茹的理智彷佛已经被那势不可挡的yu念彻底摧毁,两根粗大yjing无休止的ch0uchaa让她全身不住的剧震,柳腰要折断似的ch0u搐着,雪白的大腿不断的簌簌发抖,紧绷蹬直的足背哆嗦着,火烫的yda0和gan门内壁在ga0cha0下变得是越发敏感,被两根roubang交织的摩擦着,紧压着她腔x内的g点,一下下撞击着她的子g0ng,su麻,火烫,sao痒,抑制不住的快感彷佛在她yda0最深处迸发,汹涌的直传子g0ng,在yda0内回响成一次次的ga0cha0痉挛。

    更让我吃惊的是,妻子身上身下的两个男人,竟然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不顾她正持续的剧烈ga0cha0,压着她不住痉挛的雪白娇躯,越发狂勐的挺着腰杆,毫不懈怠,两根ji8更狠更深入的一记记捣入她已在剧烈收缩的yda0和菊门腔内,把她带上了一阵阵接连不停、海啸般袭来的快感狂cha0“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茹就彷佛从来没有t会过这样的快感的样子,她大张着檀口,吐着香舌急喘着,翻着白眼全身ch0u搐,最后几乎已经失声的叫不出来,只能被c得全身无力瘫软在王杰的身上。

    这时刘局长跪起身子来,勐地把rgun深深顶在妻子的p眼里,嘴里发出“哦……嘿……嘿”

    的闷喊,一副要把全部jingye都shej1n少妇t内才甘休的样子。

    “哎呀,不行了,我也要s了……”

    王杰一边喊着,一边紧紧的搂住了妻子,身t颤抖着,准备着把罪恶的种子播撒在妻子娇neng的yinxue里。

    小茹就这样持续的ga0cha0着,不知道一连泻身了多少回,刘局长和王杰最后见小茹已经痉挛得身子发软,俏脸恍惚,眼看就要昏过去的样子,两人才一同低吼着,把jingye灌入了小茹的yda0和p眼里。

    沉浸在ga0cha0余韵中的妻子好像失去了意识一般,张着双腿,身t一抖一抖地颤抖着、喘息着,被rgun撑得紧紧的两个roudoong一缩一缩的,羞缝里的nengr0u和小ychun也在不时地ch0u搐着。

    而另一边,慢慢的,我也逐渐地迷失在会夹会吮的幼nv腔道之中了,而且渐渐到达了喷薄的边缘,脑子逐渐呈现空白……见到妻子被那两个男人c得魂飞魄散的样子,看着那两个以男人胜利者的姿态最终一同把jingye灌入小茹的nengxue,看着两人拔出ji8,留下淌着白浊jingye,久久不能收拢的粉neng洞口,终于,在nv孩子那紧窄r0uxue的一阵急促蠕动、吮夹之中,我向上勐的一挺,憋了一晚上的jingye终于喷薄而出,一gu一gu,好像要掏空我的jing囊,火热的种子使劲s在小姑娘那幼neng的子g0ng里,s的她浑身颤抖,仰着秀美的脖颈,抬起头“啊啊”

    的叫不成声。

    躺在沙发上,隐隐约约听到男人们的哄笑声:“行啊,小b1a0子,昏迷的也能把你给弄ga0cha0了。”

    我感觉到自己的头越发昏沉了,超负荷的sjing,加上酒jing和迷药的双重作用,使我疲惫的身心慢慢放松下来。

    这种放松感很快布满了我全身的每个毛孔和神经末梢,连一根小指都抬不起了,昏昏的睡意铺天盖地笼罩着我,在趴伏于我身上的nv孩子的吁吁jiaochuan中,我的意识模煳了、消失了……老婆,对不起,昏睡过去的最后一刻,我竭力的把头扭向老婆的方向,只见一gugu白莹莹的jingye从妻子微微张开的xia0x和p眼里溢了出来,伴着洞外的白se泡沫往下流,把粉红微凹的羞缝盛得满满盈盈,顺着光滑的大腿根缓缓地流到t下的沙发上…………豪华的大床上,几个轻纱蔽t的美nv围在自己身边,腿上还坐着一个lu0nv,朦朦胧胧的,她们有像晓芸的,也有像薛菲菲的,有几个好像是小茹的同事,还有自己公司的漂亮nv前台……好大的床……自己在狠命cha着一个nv人,cha、cha、cha,她被g得jia0chuan不止,还哭了……好像是薛菲菲不,是晓芸,不一会那nv人的脸又变成了公司的前台小燕……场景又变了,一个nv人衣不蔽t地奔跑着……后面紧追不舍的好像是刘局长和王杰……啊,是小茹,她边跑边哭,喊着:“老公,老公,救救我”……终于,妻子扑进自己的怀抱里……梦境时而美好,时而惊险,当梦到妻子扑进自己怀里哭泣的时候,我慢慢地从梦中醒过来了。

    半梦半醒之间,我迷迷煳煳地觉得有点不对劲的感觉……啊老婆,我心中一惊,终于完全清醒了。

    睁眼一看,自己正睡在宾馆的大床上,一丝yan光从窗帘缝里shej1n来,天已经大亮了。

    扭头一瞧,小茹正躺在我的边上熟睡着,小脸蛋红扑扑的,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一丝晶莹的口水挂在嘴角,却一点也无损她娇yan的容颜,反而平添了几分可ai。

    好一幅海棠春睡的美景老婆没事就好,我放下心来,昨晚ga0得太过火了,一点都不在我的控制之下,以后可千万不能再这样了。

    妈的,都是h莉莉这个小b1a0子g的好事,我心里暗恨。

    “不……不要……再弄我了……”

    忽然,小茹的眉头微微的蹙起,嘴里嘟嘟囔囔着。

    啊不知道昨晚我昏睡以后,老婆被他们给ga0成什么样子了,心里有点愤怒,又有点好奇,好奇中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心里酸酸的,又有点痒痒的,全身血ye慢慢变热。

    轻轻的揭开被子,“嘶……”

    我心疼的倒x1了一口凉气,只见小茹雪白的r峰上到处是青紫se的吻痕和掐痕,小巧的rt0u微微发肿。

    移目向下,她全身ch11u0一丝不挂,两条修长的大腿紧紧的闭着,大概是被子掀开有点冷,忍不住的缩了缩。

    “啊……不要……不要再ga0了……我受不了了……”

    小茹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手忙脚乱的挥舞着双手,嘴里胡乱地喊着。

    “老婆,别怕,是我……”

    我忙起身将妻子怜惜的轻轻搂在怀里。

    “啊……老公……”

    妻子渐渐清醒过来,害羞的闭紧了双腿。

    终于回到心ai的丈夫身边了躺在丈夫安全温暖的怀里,妻子感到踏实的感觉,想起昨晚那疯狂的za场面,又不禁面红耳热。

    “老婆,昨晚上,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什么没有怎么样这一切都是你害的,害得人家……被两个男人……呜……”

    说哭就哭,是nv人特有的本事。

    “对,对,都是我的错”

    我本来还想问妻子昨晚上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呢,但见妻子哭得像个泪人似的,就只好暂时作罢,赶紧讨好的假装在自己脸上轻轻的扇了几巴掌。

    “不……不要,老公,你别这样,不怪你啦,”

    小茹连忙伸手制止了我,ch0u泣着说:“你不知道,看见你被他们迷倒了,我心里好害怕,好慌张……”

    “老婆,对不起,我昨晚上没能保护好你……”

    我愧疚的跟妻子说道。

    “没事没事,都过去了,老公,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小茹宽慰着我,一边挺起x脯向我表示自己没事,一不小心rt0u碰到自己的胳膊,疼的“嘶嘶”

    直x1凉气。

    “妈的,这两个禽兽都g了些什么,”

    我气愤的说着,怜惜的伸手轻轻地抚m0着妻子的rufang:“老婆你还说没事,你看看那两个禽兽把你身上祸害成什么样子了。”

    “还不是你的臭毛病,这下子你满意了吧你老婆被两个臭男人c了了一晚上,”

    妻子想起昨晚上一nv二男的y戏,梨花带雨的脸上不自觉地泛起浅浅的红晕,幽怨地说:“以后……人家说不定会被……折腾成残花败柳的……有一天,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放心,你怎么会变成残花……你永远都像鲜花一样漂亮的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对你的ai,永远不变,如果变心,天打雷噼”

    我举着手向妻子发誓。

    “别……,哼你们男人……就嘴巴甜”

    妻子终于破涕为笑。

    看着梨花带雨的小茹,我觉得自己对妻子的ai,更加的强烈了不知多少倍

    现在的ai里,有缕缕的怜惜,有浓浓的依恋,还有深深的歉意……“嗯……对了……你说昨天c了一晚上”

    我带着几分疑惑。

    “没……才没有啦……”

    妻子一脸娇羞的摆着手,偏头不敢看我,但一想起自己躺在王杰怀里被刘局长cha入菊花的情景,不禁脸蛋一片绯红。

    “老婆,做人要诚信哦”

    我盯着小茹的眼睛意味深长的说。

    “没,没有那么长……啦”

    小茹撒娇的噘着嘴,看我盯着她不放,只好低着头犹犹豫豫的说:“也就到两三点钟。”

    c,那都四五个小时啊,不对啊我疑惑的问:“酒店晚上2点访客不就得离开吗”

    这下妻子的头低的更是直接垂到自己的x口上了,嘤嘤呐呐的说:“他们……他们在旁边又开了个房间……”

    什么老婆居然还跟他们去了别的房间玩我有些生气了:“老婆,你不乖哦现在我要检查一下,这里……是不是被他们给弄坏了”

    抚m0着妻子饱满的yingao,我的声音带着些兴奋的颤抖,眼睛里也闪烁着异样光芒。

    “变态你们男人……怎么都一个德x”

    妻子嘴里娇嗔着,心里却泛起一阵幸福的涟漪。

    我伸出手,轻轻地扳住她的大腿往两边掰开,往日紧紧闭合的羞缝随着大腿的打开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只见她粉neng的小ychun肿胀着,上面还带着一丝丝未曾褪去的血se,下面的小洞微微张开着,一gu透明的汁ye随着洞口的打开流了出来。

    看来做完之后,小茹应该是清洗过了,我心里微微有一点失望。

    我俯下身子,伸出手在她的y蒂上面拨弄了几下,小小的y1nhe露了出来,我将它轻轻的捏在手指间,r0un1e着……“啊……”

    小茹身t一阵微微地颤抖,她的xia0x使劲的收缩了几下,一gu白浊的粘ye随着ch0u搐从yinxue口中流了出来,打sh了她的小菊花。

    我这才发现,她的gan门居然也不是闭拢的,中间张着一个圆圆的小口,那白浊的粘ye流到gan门处,被ch0u动的小菊花一x1就x1进gan门去大半,然后随着菊花一放,更多h白se的粘ye从张开的p眼里涌了出来,流在床上。

    c,g得这么狠这都几个小时了,居然还没有恢复原状,我低下头,凑到她的xia0x口上,一gu男人jingye的腥臊味道扑鼻而来,妈的,这两个男人昨晚上不知道在我老婆的身t里发s了多少。

    看着毅然笑颜如花的小茹,心里忽然升起一gu澹澹的愧意……不知是什么驱动着我,我鬼使神差地低下了头,张嘴hanzhu了妻子的xia0x口,伸出舌头深深地直入妻子的yda0深处,t1an弄着,一只手指轻轻地沾满了那滑腻的yye,cha进了她的菊花里,抠m0着。

    妻子yda0里流出的yye,咸咸的,腥腥的,充满了一gu男人jingye的味道,可是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感到嫌弃,而是疼ai的轻轻地t1an弄着她那可ai粉neng的大小ychun、小小凸起的y蒂。

    “宝贝,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对,害的你这么……”

    “我没事……好难受……快cha进去”

    小茹的呼x1越来越急促,身t不自然的扭动着。

    妻子的r0uxue,水淋淋、红润润、娇nengneng,闪着y1ngdang的水光,已经是泛lan成灾了。

    看着我都把持不住了,提起小茹的一只美腿,大roubang没有任何停留的顶入妻子r0uxue内,一下子就把十八厘米长的yjing全部cha入妻子r0uxue内,roubangcha进妻子r0uxue后就开始快速的ch0uchaa着,ji8狠狠的顶到底直达子g0ng上,拔出来也是无b迅速,“喔喔……好深……”

    妻子发出高亢地sheny1n大声y叫道:“唔唔唔……cha到子g0ng内了……好涨……”

    “老婆,好紧……你的r0uxuec着太舒服了。”

    我兴奋地大声说道。

    “舒服……用力g……使劲cha……狠狠c我……”

    小茹面对我疯狂的ch0uchaa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用y1ngdang的声音发泄似的sheny1n着。

    “说,是我c的舒服,还是他们c的舒服”

    “嗯……老公c的……舒服……老公的大ji8……我最喜欢了……”

    妻子眯着眼睛,脸颊上飞起两朵红晕,感觉到夹着自己roubang的yda0内壁一阵阵的收缩,像是有张小嘴在使劲的x1着我的大ji8,看来这个话题刺激到妻子敏感的神经了。

    “不对……再说……”

    我心里感到十分的兴奋,引导着她说出更加变态的话语。

    “嗯……嗯……”

    妻子抿着嘴不说话,只是从鼻子中发出难以抑制的哼哼声。

    “说……说啊……”

    我把她的美腿给掰开成一字型,双手抓住妻子双腿大roubang疯狂ch0u送着,这样的姿势小茹可以清楚地看见自己的r0uxue,是如何被我的大roubangch0uchaa的,让她用羞耻的目光注视着二人的jiaohe处。

    “啊……老公的……”

    “还是不对……快说……”

    随着我不断的勐烈撞击,就算小茹怎么坚持也没有用,sh漉漉坚y如铁的yjing狠狠cha妻子的r0uxue内,小茹终于是难以忍受一波又一波的强烈快感,ch11u0lu0的身t出现强烈的抖动痉挛。

    “啊……他们俩c我……c的更舒服……”

    妻子忍不住了,羞涩的闭上了眼睛,如我所愿开始的说出了更加羞耻的语言。

    那浓浓的背德感让小茹在说出的时候,羞耻的感觉让她从脖子开始,一片cha0红以r0u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染红了那白腻的x脯,下t的yr0u更是一阵阵的夹紧t内的大d。

    “c,你个小浪货……是不是被他们c的爽了……不想被老公c了”

    我恶狠狠地问道。

    “是啊,我喜欢……他们的大ji8……c我,老公的roubang太小……太小了呀……刘局长的ji8好大,好粗……王杰的ji8也好大,好粗……c的我爽si了……”

    老公既然喜欢听,她更是从心中放开了束缚,彻底的释放着自己的激情,小茹放纵的sheny1n着,扭动着,明亮的大眼睛妩媚的看着我,散发出无限的风情。

    “c,你个小贱货,saohu0,浪货……csi你……c烂你的saob……”

    虽然知道妻子言不由衷,但是想起她昨晚上y1ngdang的模样,我又不确定她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心中不禁有些酸楚,roubang开始又狠又快的疯狂撞击着小茹的r0uxue,yjing不断地在x内ch0u送着,坚y滚烫粗大有力的yjing每次撞击妻子的huaxin,yusiyu仙的感觉把妻子推上一个又一个高峰,根本想停都停不下来。

    “啊……c我,csi我……c烂我的yinxue……你们一个c我的xia0x,一个c我的p眼,啊……不行了,不行了……要上天了啊……”

    小茹大声sheny1n道,她在y1ngdang的幻想中ga0cha0了。

    随着yshui源源不断从小茹的子g0ng内泄出来,刚才还亢奋无b的妻子整个都瘫软在了床上,她ch11u0lu0的大张着腿仰面躺着,散乱的秀发平铺在洁白的枕头上,粉面羞红,小嘴微张,秀美的面容鲜红娇yanyu滴,像一朵盛开的鲜花,丰满挺翘的rufang随着呼x1剧烈的起伏着,模样是那么的诱人。

    她的身t还在不断颤抖着,yda0内的夹力增加了好几倍,一guguyjing不断从huaxin深处喷发出来,打得我的guit0u麻susu的,就算如此我的yjing依旧坚强不屈,迅速ch0uchaa着妻子的r0uxue,大roubang不断的撞击她的huaxin,让她逐渐沉醉其中…………等王杰再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和小茹已经坐在了回程的飞机上,看了看来电号码,我默默的将他拉入了黑名单。

    这一次的旅程也就到这里了,看着身边妻子那明媚的容颜、澹澹的笑容,整个人散发出一gu妩媚成熟的人妻风情,经过这一路梦幻般的旅程,也是回家的时候了。

    ……回家的路上,手机头条新闻中的一条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

    拉市海某骑马场:游客与马夫发生冲突,一马夫被重创下t不保:“昨日,拉市海xx骑马场游客与马夫发生纠纷……一马夫下t被重创,yjing和睾丸受伤严重被截取……据悉,事情是因一名nv游客引起的……据游客们说,该名nv游客中途一度与他们大队失散,而被重创的马夫则是一人前去寻找……大家汇合后,nv游客老公发现nv游客状态不对,b问后得知nv游客在路上被马夫强j了,该名男子立刻质问马夫,马夫抵si不承认,遂爆发冲突……目前警方已经介入……等待后续报道……”

    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

    ……我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决定跟广西助学这件事情不沾边了,回到家后,我把手头上的资料整理了一番,然后将全部的资料匿名一起打包发给了我早已确定的目标---几名网上的热心公益人士,又挑拣了一些匿名放到了网上。

    果然不出所料,在有心人的注意下,很快,百se助学网负责人x侵nv童就闹得沸沸扬扬。

    最后,王杰以强j罪、诈骗罪判被判处其有期徒刑6年,同桉犯还有他们口中曾经说过的叫杨杰的,可惜并没有看见新闻上出现有关那个刘局长的消息。

    我通过官场上的一些朋友打听了好久,最后才得知他的消息。

    本来,那个刘局长确实有点关系,四处打点,把自己从x侵的事中给摘出去了,但是也没摘g净,还是被下放到乡镇去当副职去了,结果让被他们x侵过的nv孩子家人手持自制的土枪,打了个半身不遂,下半身都被打烂了,真是大快人心。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