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女警传说(五部曲完结全文) > 怀璧其罪 第六章

怀璧其罪 第六章

女警传说(五部曲完结全文) | 作者:rking | 更新时间:2019-09-29 09:49:41
    怀璧其罪 第六章

    [scene6]

    年轻而美丽的女警察,穿着睡衣被自己的手拷拷在自家的床上.她一脸悲愤,仇恨地瞪着眼前的男人,不时吸着流着鼻涕的鼻子.可是她的身体,她的每一寸肌肤,随着男人的触碰,敏感地搐动着.

    男人拿着明晃晃的水果刀,轻轻挑开女警察睡衣上的扣子.一粒、二粒、三粒,等到所有的钮扣都掉了下来,刀尖才挑着睡衣,向两旁掀开.

    「你真白.」男人说.呈现在眼前的,是扭动着的美丽女体.平滑健美的小腹,高高隆起的胸前,两只已然坚硬立起的小樱桃,在雪白的乳肉上颤动.男人俯下头去,一鼓处女的乳香扑鼻入肺,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男人丢下水果刀,双手摸上了那对他朝思暮想了多年的乳房.

    好软、好滑、好饱满男人粗大的手掌环绕着柔嫩的乳肉,上下滑行着,从温柔地爱抚,渐渐转为大力地揉搓.

    「你你放手不要喔不要」女警察羞耻地躲避着,尽管她根本躲避不了.她心里感到无比的厌恶,可是她的肉体,却暖暖的好不舒服

    是的,在乳房被玩弄之前,她很难受.现在,的确舒服多了.

    「别说不要,你明明很想要的」男人握着乳房用力地揉着,好有弹性,好象真的还没被别人玩过

    「你你无耻你给我下药不要」女警察粉脸潮红,无力地呻吟着.她笔挺的鼻梁下流下的鼻水,流入她微张着的小嘴里,好不狼狈,可是,她却没有办法阻止.

    男人好象没听到,他只知道,他长久以来想得到的东西,正在他的手里:他最想享用的女人,正在等待他的摆布.这对美丽的乳房,他曾经隔着衣服抚摸过,但当他企图伸进衣服里的时候,被乳房的主人无情地拒绝了.现在,没人能够阻止他,只要他喜欢,他想干任何事都可以

    「你知道吗,今天早上,我抓着一对四十多岁的成熟奶子的时候,心里一直在想,她年轻貌美的警察女儿,奶子有没有她那么大玩起来会不会过瘾要是母女俩可以同时一起玩,那就太好了可惜啊」男人突然说起别的话题.

    「你王八蛋你会天打雷劈的」女警察悲愤地哭叫着.一想到她那慈爱的母亲,昨天刚刚被这对淫爪折磨羞侮,凌辱至死,满腔的悲愤泉喷而出,不由放声大哭.

    「想你妈了吗」男人笑着,「说真的,你妈那对奶子,是我玩过的女人中最大的.到了那个年龄,还能保养得那么好,难怪老头子当年对她那么痴迷姓孙那贱人那对奶子虽然形状最漂亮,可还没你妈大呢」一边说着,手掌一边从她的乳房根部一路搓到乳尖,好象在量她乳房大小一样.

    「放开我呜你没人性的畜生」女警察哭着挣扎,可是体内的燥热,却使她的身体在对方的爱抚之下,时不时地颤抖着.

    男人依旧不理她,只管说着令她羞辱万分又悲怆不已的话:「可是你这对东西,虽然也算不错了,但玩过你妈的豪乳,你这两团肉相差得还真不少喔说实在的,让我有些失望,我还以为女儿就算不如母亲,也不至于相差这么远吧谁知道,连你妹妹慧慧都不如」

    女警察气得根本说不出话来,她的愤怒、羞耻,加上滚热流窜着的血液,已经令她的头脑热气腾腾,无法完整地思索.男人肌肤的接触,令她开始不间断地发出自己都不愿听到的呻吟声.

    「不不要」她心中痛苦地哀叫着.可男人还在提醒她,她的妹妹,唯一的妹妹,也这样悲惨地被他凌辱过,也这样悲惨地死在他的手里

    「慧慧还是个处女呢我本来还以为她的胸罩里面一定垫了东西,谁知道原来没有耶

    对啦,你应该也是处女吧」男人说,「慧慧那对乳房,真的给我好大的惊喜.害我差点下不了手杀她」

    「呀嗯喔你混蛋你混蛋啊坏蛋」女警察哭着呻吟.这个王八蛋,已经污辱杀害了妹妹和妈妈,现在又轮到我

    我我他真的会强奸我之后,杀死我吗我不

    女警察眼里露出恐惧的神色.她紧夹着双腿,腰不停地扭着,骚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不想这样,可是,她阻止不了.

    男人的手指轻抚着她的乳头,突然轻轻一弹.女警察屁股猛的一挺,发出一声尖叫,一股湿热的感觉窜上裤裆,她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

    「很爽是不是」男人坏笑着,「好了不糗你了.其实不管别人的乳房有多好,我最想要的,还是这一对你知道吗我想要它们已经想了好久好久了,因为它们本来就应该属于我的说真其实你也不差嘛,又白又嫩,也不算小了」爱不释手地揉搓着女警的双乳,甚至把脸埋进乳沟,尽情地厮磨着.突然,张嘴在娇嫩的乳肉上咬了一口.

    「呀」女警察又是一声尖叫,口水和着鼻水喷出.不止是因为疼痛,是因为这种骤发的刺激.

    「这种极乐的享受,你没试过吧喜不喜欢」男人的手离开了她的乳房,在她全身摸索着,然后伸入她的裤里,「湿成这样,你真是个骚货呀」

    「不要不要碰我」女警察眼泪缓缓流下,「不是你的不是」

    「你的毛毛也不少耶跟你老妈差不多呵呵,总说你奶子没你老妈的大,现在终于有样东西跟她差不多啦」男人说着,剥下她的裤子.

    女警察的双腿徒劳地蹬踢着,直到她已经完全赤裸,直到男人的手掌已经摸上她的阴阜,她仍然徒劳地蹬踢着.

    「颜色好漂亮喔」男人强行分开她的双腿,注视着她的阴唇,「上次操慧慧时太暗了,这次终于可以看清楚一个处女的下面是什么样的」

    「不要看喔你走开走开嗯不要」女警察的台词,现在只能如此,没法变得出新花样.只是她的身体,好象已经越来越敏感.

    「对了,还没确定你是不是处女妈的,别先让那姓张的警察给偷吃了」男人手指拨开她的阴唇,慢慢探入幽深而湿暖的阴道.

    女警察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她的喉咙发出尖悦的呻吟,一鼓仿佛要直上云霄的快感灌进她的脑膜,可她的脑子里想的却是:「早知道,下午在车里,我就给了他我为什么不给他」

    但是,后悔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当她看到男人亮出他粗壮的肉棒时,她疯狂地乱扭着,挺着屁股蹦着,象一条活鱼上了砧板.

    不要不是你的绝对不是女警察心中急叫着.她知道,一根手指就能让她有那么大的反应,这根东西

    男人得意地笑着,她这个样子似曾相识.对了,她老娘在反抗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好一对漂亮的母女花我真是艳福不浅

    女警察的腿被扳着分开,一切的挣扎扭动都无济于事,她湿漉漉的下体给了对方莫大的方便.

    男人突然间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或者说的兴奋.还差一点,他就要占有这个自己苦恋多年的美女了.她的属于他的,永远都是

    肉棒顶上了阴唇,男人兴奋得脖子涨红,女人紧张得面色涨红.男人的扶着肉棒的手微微颤抖着,可女人的全身,都是剧烈地搐动.

    插入了,一寸、二寸女警察失声痛哭着,可她的哭声,被她自己的无可抑止的呻吟一次次打断.

    肉棒猛的一戳,没根插入.男人舒服地一声轻哼,女人却是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

    没有疼痛.没有

    女警察只觉自己的身体里面有一股股温暖的气流上下窜动着,仿佛把她的身体轻飘飘地托起.那种感觉,奇特无比,说不出的舒服又说不出的难受,让她好象发疯一样,身体不停地乱摇,口里不停地乱叫.

    男人的肉棒缓慢地抽插,当肉棒抽出时,底端沾上的鲜红液体让男人喜在心头.可女警察根本没意识到这个,她只知道,只要男人的肉棒停止运动,那种奇痒入脑的感觉,她绝对无法忍受.

    她痒的不仅仅是敏感是性器官,而是全身.她全身的肌肤,此刻都好象是最敏感的阴核,随时随刻会把她带上性欲的高潮.

    「我说过,我要让你在和我做爱时发出最动听的叫床声」男人悠游地奸淫着女警察,肉棒的每一点轻微的摩擦,都使女警察发生不可思议的反应.他的愿意达成了,他一辈子也没听过这么激烈的叫床声.

    没有比这个激发男人的性欲了,他很快就觉得自己要射了,他不应该一上来就太尽兴.

    糟糕他马上发现了问题,立即把肉棒抽了回来.他还没有戴套.

    夺走她处女的一枪,无论如何绝不戴套,但现在可不行他迅速摸出安全套戴上.

    可是,这短短的瞬间停顿,已经让女警察苦不堪言.她现在的呻吟,只能用嚎叫来形容:她现在蹦动着的身体,已经不是砧板上的活鱼,而是热锅里的活虾.

    「嗷啊啊救命呀」用文字,已经不能表述她的叫声.

    但男人并不重新插入,他只是轻抚着她的身体,揉着她两只发涨的雪白乳房.

    「是不是很想要呢鼻涕妞」他坏笑着问.

    「啊杀了我呀呀我要死了」女警察泪水和鼻涕横飞,她仅剩的神智,苦苦支撑着不要让自己崩溃.

    男人的肉棒顶上了她的阴户,女警察不由自主地挺动着下身,努力用自己迷人的肉洞去迎合对方的侵入.虽然口里否认,但身体是诚实的.

    肉棒轻轻地插入少许,然后停止了.男人说:「叫我操你」

    「不」女警察声嘶力竭地叫着,她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音调,可是她的下身,却主动地向下挺着,向肉棒的方向顶去.

    「不说,就算了」男人使出最无赖的一招,肉棒只在肉洞里磨来磨去,并不插入,挑逗着女警察行将崩溃的神经.

    「不要」女警察扭着屁股,失声哀叫着,她也不知道这个「不要」,指的是什么意思.

    男人的肉棒又顶入少许,说:「叫我操你,我就插进去」

    「不」女警察的残存意识仍然顽抗着,可是声音已经小了很多.极度的饥渴,令她的身体仿佛就要崩坏了.她知道此刻她的身体,是多么需要一根肉棒的插入,来舒缓她的难受和痛苦.

    她知道自己就快支持不住了.

    「说:操我」男人引导着,进入肉洞里的肉棒前端轻磨着,让女警察的呼吸一次次进入急促的高峰.

    女警察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神采,她的阴户传来的一浪浪怪痒,已经折磨得她不能忍受,终于,她一声大哭之后,疯狂尖叫起来.

    「操我哇操我哇呜」她的眼泪在不停地流着,混杂着鼻涕、混杂着口水.

    「要说请祥哥操妍妍」男人得寸进尺.

    「呜呜请请祥哥操妍妍」缴械之后,女警察已经没什么抗拒的能力了.

    她除了继续痛苦地扭动之外,很难保持住自己的意识了.

    男人的肉棒慢慢地捅入,十分慢,但已经令女警察又是发疯般地浪叫起来了.即使,这仍然远远不足地舒缓她的难受和痛苦.

    男人觉得很过瘾,十分的过瘾.当初她抛弃他的时候,可曾想到有这么一天而他,日思夜想就为了这一天

    他不会让她舒舒服服地享受,想浪叫可以,但必须在他的指挥下.

    男人的抽插变得越来越慢,停停顿顿,激奋的女孩那初经人事的阴道里不仅紧密柔嫩,而且还一直强烈地搐动着.要不是男人刚刚早有预见地吞下一颗壮阳药,现在恐怕早已经泄到十万八千里了.

    好难得的一次机会,怎么可以不尽量久地享用何况,他还要好好享用下这个梦中人的后庭花呢自从食髓知味之后,他深深地为放弃前面那几个女人的后庭而遗憾,对于她,他不想再留下任何遗憾.

    女警察依然痛苦地哀号着,对于自己的身体竟然变成这样,她感觉就象做着一场噩梦.

    就算时而袭人的快感令她飘飘然而上云霄,可是,这不是原本的她,她不要丢掉自我的自己.

    何况,每一点快感,都来得如此难受,她感受到的,多的是折磨、折磨

    为什么不给我来个痛快她心中哭叫着,此刻的少女,早已经丢弃了矜持、丢弃了尊严.

    她知道自己此刻,只是一只在欲海中挣扎着的淫兽.

    男人的手指沾满了她满溢的爱液,慢慢挖进她的肛门.但是,她好象没有感觉到.

    她的脑部神经,已经完全被滚滚涌来的性感占据,别的感官仿佛已经失去了功能.

    女警察哀号着扭动不停,那根现在令她爱恨交织着的肉棒,仍然浅尝到辄止,仍然禁锢着她汹涌澎湃的欲望.

    「杀了我我要死了杀了我」女警察口里含糊不清地叫着.她扭动着的雪白胴体,明明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淫妇,她那扭动着的屁股,不停地向下蹬着、蹬着,努力地去套合那根浅浅磨动着的肉棒,她要它深深地进入,深、深

    可是,男人并不愿意满足她,他愿意戏弄她.看着她发情的样子,他满意极了.他的手指深深地扣进她的肛门里,那个强烈收缩着、仿佛要将他手指夹断的菊花洞,令他充满着期待.

    他另一只手握紧她的乳房,下身扭一扭,浅插在淫水泛滥肉洞里的肉棒转了一转,猛的一下没根而入.

    这是他戴上安全套之后,第一次深插.

    「啊」女警察迸发出一声尖叫,一声仿佛要把所有压抑瞬间释放的尖叫.她的双腿同时猛的一夹,盘在男人的腰上.假如此刻她的双手能够活动的话,她一定会把男人整个抱住.

    可是,快乐只是一瞬间.男人一插之后,竟把肉棒抽了出来.

    「呜」女孩的叫声充满着哀怨,她的泪水,又一次流下.

    「不要」女警察含糊地哭着,她的双腿失魂落魄般地乱踢着,然后她说,「给给我」

    「你说什么」男人被她的主动小小吓了一跳.

    「求你给我啊哇我受不了呀给给」女警察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她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就快熔化了.

    「说你是个贱货,要大鸡巴」男人顺势而上.

    「呜你你是个贱货,要要大鸡巴快啊」女警察涨红着脸哭.她确实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你妈的,你才是贱货」男人低估了对方的迷乱程度,一不小心变成了贱货,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伸手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用力一拍,把她屁股推高,肉棒顶在她的屁眼上,调整着姿势.

    「快呜要大鸡巴」可怜的女警察犹自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她真的很想要大鸡巴,她可怜兮兮地哭着、催着.

    「大鸡巴来了」男人冷笑一声,用力掰开圆滚滚的屁股,肉棒借着力向里捅入.

    「呀」女警察终于感觉到发生什么事了,一声哀叫,那不是她期望发生的.她无力地扭着屁股,从空虚的阴户里汩汩而出的清澈细流,滴到正在努力拓荒的肉棒上.

    但肉棒已经不再需要润滑了,安全套上面早已经满是女警察自己淋漓的爱液.未经人事的肛门急促地一张一合,可是绝不能阻止入侵者的慢慢深入.

    「不要呜呜呜不是的不是的不要」女警察这一次,真的号啕大哭起来.刚才虽然插得不深,插得不够力,可是,毕竟多少让她有一些感觉.现在,什么也没有.

    她的屁股很痛、、很涨、很难受,可是这些都已经被抛诸脑后.她全身被完全挑逗出来的情欲种子,已经在遍体上发芽开花.但,这个时刻,男人却转移了目标

    「不是的呜不是救我」女人浑身战抖着,被铐住的双手四下乱甩,撞得床头哗哗直响,她椒乳上那两只硬得发疼的小樱桃,仿佛风筝一样摇曳不定.她美丽的脸上扭曲着,散乱的长发覆到脸上,说不出的哀怨动人.

    如果她的爱人看到现在她的脸,一定会心疼得要死.可是,面前这个男人不会.

    男人的肉棒已经完全占据了有利位置,已经能够享受到女警察幽深的屁眼给他带来的紧迫快感.他深深地插入,又慢慢地抽出:再深深地插入,又慢慢地抽出

    他知道自己快射了.能够支持到现在,他已经对自己的表现相当满意.

    他双手紧紧抓住女警察的一对乳房,无比用力地捏住,他的下身一下下地挺动,有节奏地挺动.

    他想起了一首歌,一首曾经让他和她相恋的歌.歌,已经成为过去,但节拍,却在此刻重现.

    他感到自己在跳着舞,她哀号的哭声就是伴奏,他勇猛的肉棒就是指挥棒,指挥着他的快乐和她的痛苦.

    他就快升天了.真的这种感觉,就是升天

    他的血液好象都涌入了大脑,而他的丹田好象在这一瞬间失去了束缚.他的肉棒怒张着,好象大了一圈,从体内喷射出的欲望一路畅通无阻.

    「喔喔喔」女警察一顿一抖地叫着,她已经接近疯狂的边缘.空虚的炙热感漫延在体内的每一个角落,那涨痛的肛门里发生了什么事,仿佛事不关己.她知道的,只有当男人插入时,偶尔触碰到她或许也已经变得淫荡的阴毛时,带给她的无尽期待.

    男人射完了,但他的肉棒依然坚挺.

    女孩没有再哀求,她好象已经知道哀求是没有用的,她只剩下哭声.

    男人的肉棒离开了她的屁眼,取下充满胜利象征的安全套小心收好,然后,换上新的一个今天,一炮是不够的.对于这个女孩,他要尽可能地玩到最彻底.

    女警察现在一个人躺着,下身两个肉洞水光闪烁.她的眼睛空洞地不知望向何方,微张的嘴唇里发出没人能够听懂的声音,湿成一片的脸上狼狈不堪,她那美丽的胴体,一丝不挂地搐动着,一下、又一下.

    「还要不要」男人笑着问.

    「呜嗯」女警察从失神中望向男人,看到他仍然朝天怒竖着的肉棒,身体猛的一颤.

    「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女警察红着眼流着泪,她早已彻底放下她的高傲,现在的她,在他面前已经失去高傲的资格了.

    「会让你爽的」男人阴森森地说,「你会达到最高潮你知道,在高潮的时候死去,是不会有痛苦的.」

    「不不要」听到死字,女警察无法掩饰内心的恐惧.

    「不要啊求你不要」她大声地哭着.渐渐回复的神智,使她知道那是不能幸免的,但她真的不要

    除了哭,大声地哭,声嘶力竭地哭之外,她做不出别的反应.

    「该换个姿势了,鼻涕妞.」男人把她的手拷从床头解下,重新拷住她的双手,让她翻了个身,俯趴着翘起屁股.

    女警察没有反抗.不是她不想反抗,是她已经根本无力反抗.她的身体,软绵绵地使不上力,只好任由他摆布.

    「让我痛快地再爽一次,我会让你死得很痛快的鼻涕妞」男人摸着她的屁股,「再过十年,你的屁股也许会象你老妈那么肥那么大,可惜」

    女警察又是号啕大哭着,她的鼻涕好象已经不再流了,可是她的眼泪从来没有停过.

    她还知道,她的哭中,不仅仅带着恐惧,还带着期待.她知道,那根凶恶的家伙,已经来到她的胯下.

    「卟通」清脆的一枪.

    「啊啊啊呀」女人骤然间发出惊天动地的浪叫声,把她的哭泣、她的愤恨、她的恐惧,通通挤得无影无踪.男人凶猛的一枪,不仅捅入她肉洞里的最深处,而且重新撩起她体内澎湃的性欲.

    这一次,没有再挑逗,男人只是尽情地抽送着,在让自己痛快的同时,也把女孩推向一波高似一波的高潮中.

    「要死了啊啊啊啊」女警察放声浪叫着.她就象一艘惊涛骇浪中孤舟,在这个时候,完全身不由己,她的身体、她的所有感觉,都好象就在那只孤舟中,猛烈地升、猛烈地降,她的全身都充满着欲望的感觉,她知道,这一次她会满足.

    但她最后一丝清醒的理智,仍在注视着男人的举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当自己飞上最高峰时,那双罪恶的黑手,会突然扼住自己的呼吸.

    「你的身体真的很淫荡」男人喘着气说,他还不想立刻杀她.他知道自己不会下不了手,他只是要让这个快乐延长得久一点.

    可是,他不得不被迫中断.因为,他听到了外面的门被踹开的声音.

    [scene6over]

    张贵龙一脚踹开门,然后,他马上听到了秦妍的哭声.

    真的来了真的已经来了张贵龙气血上涌.万幸的是,秦妍还没有遭到毒手,她还活着、她还活着.

    张贵龙大踏步进入秦妍的卧室,然后脸上骤然间变成猪肝色,他发出一声怒吼.

    他心爱的女孩,他可以豁出性命去爱的女孩,正一丝不挂地哭叫着,被一个男人奸淫着.

    是钟祥,果然是钟祥这个王八蛋他拿着一把手枪,张贵龙认得那是秦妍的枪,一边指着秦妍的太阳穴,一边用力地奸淫着她

    「把枪放下张警官」钟祥阴笑着说,「想欣赏免费春宫片可以,到那边坐下慢慢看,可是不要刺激我没看到我正忙着呢,我枪握着不是很稳,会走火的」

    「放开她王八蛋,你放开她」张贵龙红着眼,声嘶力竭地怒吼.

    「为什么要放开她你没看到她正爽着吗」钟祥示威般地捏着秦妍的乳房,肉棒又是用力地一插,让秦妍又是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

    「啊不要啊阿龙阿龙救我」秦妍流着泪,失神的眼睛带着泪花看着张贵龙.你终于来了,终于来了

    「你放开她我叫你放开她」张贵龙的声音咽噎着,他握着手枪的手不停地颤抖,他的心就快碎了.

    「是我叫你放开枪放不放」钟祥用枪管敲着秦妍的头,肉棒继续抽插着.他知道,他这次可能真的逃不掉了.可就算死,他也要尽情地享用完秦妍之后才死.

    他不怕死,从来都不怕.只是在几十亿遗产眼看到手的时候死,实在太可惜了

    「小妍」张贵龙衔着泪,叫着秦妍.他的心,一阵一阵地绞痛着.

    「龙噢」就象经典的电影场面一样,男女主角哭着叫对方的名字,距离虽然近但却又遥不可及.只是秦妍的声音中,夹杂着太多不和谐的音符.

    钟祥狠狠一插,秦妍「啊」的一声叫.

    插插.

    「啊啊」

    插插插.

    「啊啊啊」

    就象一个游戏,钟祥为自己完全掌握的指挥权感到十分满意.他感到自己已经操纵了秦妍的一切,他起劲地奸淫着她,在她的爱人面前奸淫着她,让她的感官在跳跃中沸腾着,让她的浪叫声在起伏的浪尖上翻滚.

    「小妍」张贵龙放声大哭,顾不得恶魔就在欣赏.

    「啊啊啊龙啊啊救我」秦妍脸色潮红,她的阴道里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畅快过,她从来没有过象现在这样极乐的快感.可是,她不要.在张贵龙的面前,她不要

    「不要看我呜啊啊别」她的鼻涕,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流了下来,她美丽的面容,散布着凌乱的发丝,哭出得红肿的眼眶里不停地流着泪,看上去凄惨无比.

    「喔喔喔」她的羞耻感觉,从心里的底处蒸发而上,仿佛已经布满肌肤上的每一根毫毛,她的脸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的红,可是她根本不能停止自己的叫床声.

    不能,就算叫着小声一点,也不能.

    「放下枪」钟祥再一次对张贵龙发出警告.要不是怕在寂静的夜晚惊动多的人,要不是怕影响自己现在高涨的兴致,要不是为了享受秦妍丰富的窘态,他早就对他开枪了.

    张贵龙犹豫着,他现在心神不定,根本难以冷静地思考.缴械吗还怎么救小妍他双眼血红,喷出的火焰仿佛要把钟祥燃烧.

    「别那么看着我.」钟祥用力地奸淫着秦妍,他刚刚射过一次,现在状态非常好,还有心情戏弄张贵龙,「看你的小妍吧你看,她叫着多欢,给我操得多爽哇,这奶子还很圆很挺呢,你没摸过吧,很有弹性呢」在他手上的一只雪白乳房,被揉得棱角凸现.

    「呜不要啊喔喔喔喔喔喔呀」秦妍哭着正要说话,马上又被猛力的一连串抽插中断,变成了一串淫荡的浪叫声.

    「不要叫了」张贵龙大声叫着,他实在无法听得下去,他真想捂住耳朵,「小妍别叫了」那是他心爱的女孩,却在别人的奸淫下发出这样淫猥的叫声.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受.

    他好想喘一口气,他就快喘不过气来了.再这么下去,他不知道还能否控制住自己的行为.

    可援兵还是过了好一会儿才赶到.为不懂事的属下生气过之后,警长终究还是带了人跟来.等得太久,张贵龙还没有消息,他只好带着所有的下属,冲了上来.

    没人统计过秦妍的同事们中,有多少人是喜欢秦妍的:没人知道他们中间,谁曾经幻想着秦妍的身体手淫过.在一群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中间,有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同事,这应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而现在,不管是否喜欢秦妍的人,不管是否对秦妍的身体有过幻想的人,他们现在都应该感到满足.十几二十个壮年男人,包括已经不再年轻的警长,对眼前看到的一幕,既愤怒,但多的是心痒.

    有的年轻大男孩,胯下已经起立致敬了.

    一向清纯美丽的女同事,正赤身裸体地被凶徒强奸着,还发出着难以置信的高昂叫床声

    她哭泣的脸庞没人注意,受注意的,是那对不停抖动着的乳房,是那高翘着的屁股,是那雪白完美的胴体

    没人注意到羞愤交加、正气得全身直抖的张贵龙.

    钟祥一看这阵势,知道自己的末日已经到了.他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他的杰作,有了多的观众

    「她的身材是不是很棒很漂亮很性感」钟祥毫无惧色,突然笑着对房间外的一大帮警察问话.

    「是.」不知道是谁答的话.张贵龙愤怒地吼了一声回过头来,却找不到目标.

    秦妍羞惭得要死,她不仅被强奸了,还在这么多天天接触的熟人眼前,一丝不挂地展示着她被强奸中的裸体她真的要昏了过去,她亲爱的同事,这个时候还能够色迷迷地看着她的裸体

    「来,叫得欢快一点,跟你的同事们说,你有多淫贱」钟祥哈哈大笑,抓着秦妍的头发,强迫她的泪脸朝向外面,然后又是一轮凶猛的抽插.

    「喔不啊啊啊啊不要看喔啊喔喔」也许是药力太厉害了,也许是刚才欲望被挑逗得太久了,当身体能够被充分满足时,秦妍的欲望被完全地挥发出来,她的身体充满着性感,冲击着她体内的每一处,冲垮了她禁锢着激情的堤坝.

    她充满愉悦和耻辱的叫着,高扬在每一个人的耳际.她不想这样,可是她没办法控制自己,没有办法,她的体内、她的血液里面,满满的都是淫荡的种子,淫荡的跳跃中的种子.

    秦妍只觉身体滚滚发热,强烈的羞耻感就快冲破脑膜,她真恨不得就此死去.

    「钟祥,你已经被捕了,马上弃械投降」终于,警长醒悟到他的职责,他大声地叫道.

    「是啊,放开人质,马上投降」秦妍那帮可爱的同事们,也开始大声地喝叫,除了张贵龙.他双手狠抓着头发,他就要气疯了.

    「免费欣赏的机会不是很多喔,急什么呢」钟祥早已没把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他心中只想玩得尽兴,「是不是看不清楚不过瘾呢那好吧,我就满足观众要求」他突然抱起秦妍的一条腿,高高抬着,把女孩正被男根插入的最稳私部位,呈现到众人的面前.

    「不要看不要不要哇不要啊喔喔喔」秦妍痛哭着,疯狂地摇着头,她涂满泪水、鼻涕和口水的脸庞污渍一片,她没脸见任何人、任何人.

    但是,她的叫床并不能因此停止.迷蒙的目光中,她看到一双双充满野性的眼神,那一双双多么熟悉的眼神现在,那些眼神,正在看着自己毫无保留暴露出来的裸体,被强奸着的裸体

    她的尊严,在同事中的最后一丝尊严,已经被完全撕成碎片,可她的喉中,还在不停地发出可耻的声音.

    秦妍剧烈地颤抖着,那些眼光,怎么会这样冷漠怎么有人的嘴角,还能露着可怕的笑意怎么所有的眼光,都是这么色迷迷的他们在看我的乳房吗在看我被揉玩着的乳房吗他们在看我的阴户吗在看我被羞耻地插入着的阴户吗

    秦妍的头脑嗡嗡作声,她觉得自己好贱,真的好贱.她的脸皮,好象已经被剥开了一层又一层.她紧紧地闭上眼睛,她不敢接触那些令她无比耻辱的眼光,但这样就能减弱她的耻辱感吗

    不能永远不能

    激奋的快感,继续猛烈地冲击着她的大脑,令她几乎无法呼吸.卷体而来的耻辱感觉,从脚趾尖席卷入大脑.秦妍已经不胜负荷了,在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叫之后,头一垂,昏了过去.

    「小妍小妍」张贵龙发疯般地狂叫着,扑进房间里.

    「站住,不然开枪了」钟祥把枪对着秦妍的头喝道.

    张贵龙刹住脚步,呆了一呆,身体抖了两抖,突然大吼一声:「你这王八蛋」不顾一切,扑了上去.

    小妍已经被他害死了吗死了吗这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

    「砰」

    张贵龙庞大的身躯倒了下去,鲜血从他的小腹中汩汩流出.

    「砰砰砰砰砰」此起彼伏的枪声轰然响起,钟祥刚刚开了一枪的手还没归位,头上已经中了一枪,紧接着,胸口、肩膀、手臂

    失去支撑的秦妍从床上滚落地上,她睁开了眼睛,在耳旁轰鸣的枪声把她吵醒了.

    她第一眼看到的,是血泊中的张贵龙.

    「龙阿龙,阿龙」秦妍哭叫着爬向张贵龙,她吓得面色青白,她吓得把体内那些讨厌又可爱的欲望,挤到黑暗的角落里.

    「你不要死不要死」秦妍抱着他的头痛哭失声.

    「叫救护车救护车听到没有,还看没看够吗」警长不愧是警长,马上清楚现在最迫切要做的事.他用力地拍了一下旁边还在傻看着秦妍裸体的下属,生气地喝骂着.

    「小妍」张贵龙努力地睁开眼睛,含情地看着秦妍,「你你没事了吗」

    「我没事,没事了你要挺住啊」秦妍抱着他的身体,抱得紧紧的.

    「你你没事就好我我就算死也放放心了」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不会的挺住啊,救护车就来了挺住啊」秦妍泣不成声.要是,要是连他也死了,那,我还用不用活下去呢

    「我好爱你小妍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张贵龙的声音颤抖着,可他努力地说着,他怕以后不会再有机会说了.

    「我我知道你会好的,会好的」秦妍哭着,不停地哭着.外面还有很多人,可是她没想到找件衣服穿上,也没有人找件衣服为她披上.

    「要是我能好我我你肯嫁给我吗」张贵龙颤抖着说,他的眼神充满着期待,深情地望着秦妍.

    「你你不嫌弃我吗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清纯的女孩了」说着这话的时候,秦妍的心里滴着血.

    「我不我永远爱你不管发、发生了什么事,我永远爱你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张贵龙用尽力气说着,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我愿意」秦妍大哭着,紧紧抱着他,紧紧地,「我愿意我愿意我也爱你.你要支持住,一定要」

    「我会支持住我会我会的我要娶你」张贵龙心中大声地叫着,「我要支持住,我要娶妍妍我会永远爱护你、保护你、永远给你幸福我会」

    三年,三年过去了.三年前那个梦魇般的夜晚,仍然在秦妍的身体和心灵上,烙上深刻的印记.

    她和他遵循着诺言,他躺了一年医院之后,就在出院的那一天,踏上鲜红的地毯,她为他穿上了等待了一年的婚纱.

    即使,他已经半身不遂.那粒罪恶的子弹,摧毁了他的坐骨神经,他将永远在轮椅上度过下半生.

    她没有介意.他,是为她受伤的,使他受伤的子弹,是从她的手枪里发出的.她知道,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她对他的爱,已经永远没法改变.

    他也没有介意.或者他已经没有资格介意,虽然他的妻子,曾经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被强奸过,曾经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发出那么羞耻的浪叫声.可他已经是一个废人,能够娶一个美丽的亿万富婆为妻,他还能介意什么呢他只有无尽的懊恼:他承诺过要一辈子照顾她、给她幸福,可是现在,为什么事情刚刚相反,被照顾的人变成他自己呢

    每个本来温馨浪漫的夜晚,张贵龙搂抱着自己美丽动人的娇妻,却什么也干不了.还谈什么给她幸福现在连最基本的夫妻生活都不能给她她是如此热情似火,她是如此娇艳动人.张贵龙知道她多么的想要,他的心里充满着愧疚.

    「小妍,你还这么年轻,就算你再另外找个男人,我绝对不会怪你.」张贵龙不止一次对爱妻说过这句话.

    「我不」秦妍的回答从来没有丝毫犹豫,「我是你的,就永远是你的我不会再让别的男人碰我,绝对不会」

    「你很辛苦」张贵龙心中流着泪.

    「我讨厌那种事,我讨厌」秦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而且,我能忍」她说最后三个字时,声音已经变得很小.

    是的,她能忍,可是越来越难忍.她不知道,她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她救助过医生,用过各种办法,可是,折磨她的顽疾,一天比一天严重.医生说,当年你喝的那种药,药性已经植根在你的脑中,已经和你的血液溶为一体.

    没办法移除,没有.

    每当接触到男人的肌肤,每当嗅到男人的味道,尤其要命是,每当置身熙熙攘攘人群,听到纷纷扰扰的惊叹声、接收到注视过来的眼光,她身体内那被植下的淫荡种子,便迅速地生根发芽,不可抑止.

    今天,她将去参加父亲的丧礼.受到致命打击的富豪,身体再也没有康复过来.他临终前,把公司留给他三位同甘同苦多年的好友,而他的亿万身家,留给他现在唯一的亲人.他从前没有好好照顾她的这个女儿,但现在,他把他的心都掏给了她.

    虽然太晚了.

    丧礼的主持人,在倾说着逝者一生的光荣和业绩,但每个人的心里,想到的却是他的不幸.

    为什么这样残忍的事情,会发生在他的身上,让他在突然间,失去了美艳得让人心眩的娇妻、失去了疼爱得如掌上明珠的爱女,还失去了送给他一生中最美回忆的心爱女人.

    是因为他太有钱了是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的璧,就是他的亿万身家:他连累了他最爱的亲人,她们是如此的年轻美丽,却被残忍地杀害.她们也怀着璧,她们的璧,是她们的遗产继承权.

    人们开始叹息他的不幸、开始惋惜他的英年早逝、开始责骂凶徒的冷血暴行,也开始流泪.

    秦妍戴着墨色太阳镜,但她没有流泪.她想哭,可是,此刻她的心,没有给哭留下空间.

    她不愿意来这种公众场合,自从那个可怕的夜晚之后,她害怕来这种公众场合.

    她曾经想继续当她的警察,那是她从小以来一直的梦想.可是,她不敢再做警察.

    她不是怕危险,她是怕那种可怕毒素,不知道会不会在什么关键时刻突然发作.她觉得自己是一个病人,病人是不能当警察的.

    可是今天,她不能不来,即使她知道自己的状况绝对不适合来.

    主持人的声音越来越激昂,台下的叹息声和呜咽声越来越刺耳,她的身体也越来越颤抖.

    她想逃离这里,但不能.她苦苦地支撑着.

    她不敢睁开眼睛,她害怕一睁眼,看到的是一双双淫视着她的欲望眼睛.

    她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谁都以为她是伤心过度,只有她知道不是.

    她仿佛感到那一根火热的肉棒,正在她的肉洞口厮磨着,挑逗着她那行将崩溃的神经.

    她仿佛感到自己已经一丝不挂,正在她最熟悉的那些人面前,被痛快地奸淫着.

    她仿佛听到自己浪叫声,正震天动地地嘶叫着,尖锐地盘旋在漆黑的夜色上空.

    她确切地感到,自己体内那淫荡的血液,已经幻化成一只只淫荡的跳虫,侵蚀着她全身敏感而脆弱的每一条神经.

    她清楚地知道,她的座椅上的淫水,正一滴滴、一滴滴地滴落到地面.

    她粉脸透红、她双唇紧闭、她额头渗汗、她鼻息紊乱、她鲜艳待放的阴唇奇痒难当.

    只有深深的插入、凶猛的抽送,只有让她的乳房在大力的揉搓中变形,只有让她的阴户里不再空虚

    都没有只有夜深人静时,她背着丈夫流着热泪,对自己阴户的玩命摧残.只有不停地捏、不停地扭、不停地用手捅刺,才能舒缓她的痛苦和难受于万一.

    没人知道,在熟睡着的丈夫旁边,赤身裸体地捏着自己乳房、挖着自己阴道的美丽少妇,是怎么样的一番景象.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已经习惯了不作声,因为她怕吵醒她的丈夫,那会令他和她都非常难堪、非常难受.

    是的,不作声,即使多么想哭叫出来,都要忍她做得到.

    她想,我做得到.

    在肃穆而哀伤的殡仪馆里,唯一的孝女在父亲的遗像面前,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裙子.

    「嗯」她沉闷地哼了一声,她的三只手指,深深地挖入自己早已经湿淋淋的肉洞里.

    她的头脑开始闪晃,但她能够保持住最后一丝神明.她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

    可是她的身体不知道.

    主持人流着泪,他已经泣不成声.

    所有的人都垂下头,以表示对死者的敬意.

    只有死者的女儿,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努力蹂躏着自己的阴户,让那涓涓不断的淫水,流满着本着洒满热泪的地面.

    她的动作越来越急促,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她的头脑中突然热血一涌,她知道一股热流正在冲击着她淫秽的手指.

    「啊」她发出一声低鸣,脚心一软,屁股跌坐到湿漉漉的地面.

    所有的人都向她看去,她急速考虑着如何掩饰.

    可是,没有考虑的空间.

    那些关注的眼光,令她想起当天那些好色的眼神.他们他们在看我的裸体吗她开始重新颤抖.

    刚刚稍微平静下来的身体,开始重新颤抖.淫荡的毒素,开始了新一波的冲击.

    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她揪着自己的头发,放声大哭.

    大家善意地安慰着痛不欲生的孝女,没人知道,孝女的一只手,又重新摸进自己的裙子底下.

    飘飘欲仙的快感,一浪紧接一浪,扑到她的身上,吞噬着她每一丝意识,考验着她每一根神经.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止,真的不知道.

    也许永远不会

    [scene6willneverover]

    theend

    写这篇东西,源于突然间的一个念头,在看电视剧时突然弹出的念头.

    那部剧是刑事侦缉档案iv,其中有一个案子,讲一个侄女谋夺伯父遗产,事先色诱一个无关的人,上床后带走他的精液,然后注射到被她扼死的年轻伯母阴道里.

    进一步激发我思路的是一句对白,在警察们调查伯母弟弟时说的:「该不会变态到奸杀自己的亲姐姐吧」

    真是个好主意剧集没有真正的强奸,但我的文章里可以有:剧集没有奸杀亲姐姐,但我的文章里可以有.剧集的情节太简单,可以发挥一下.那一集电视还没有看完,整个故事已经在脑里成型了.于是决定放弃写了一万字的另一篇东西,把这个故事作为今年的征文.

    采取这样一种写法用scene、dialog的方式,是提笔时骤然的灵感,似乎还没有过类似的写法吧如果有,请恕我孤陋寡闻.不过具体效果如何,就请大家评定了.

    其实,这篇东西还是写得太快太粗.原本的意思,是在案件的进行中,尽量利用各种支线来扰乱警方和读者的视线,让凶手是谁这个疑问不要太快暴露.其实文中象孙碧妮的弟弟孙耀辉、钟文贞的男友苏锐、钟肃公司的董事傅海和他儿子、乔国杰等,都也已经设计了一些剧情,让人感到他们很有杀人的可能性.不过最后写成现在这样,是简略了太多啦,除了时间赶之外本文截稿日交稿,差点赶不上今年征文,作者自己也急着直奔主题,主题部分思路较好写作欲望较高,另外也怕太多没肉戏的支线不受喜欢,本来这一篇的肉戏就已经不是太多了.

    dialog20太刻意也许.但总得安排罪犯交待一下犯案过程吧,虽然勉强一点,也只能如此安排了.电影和电视中,罪犯要伏法之前,不是总是长篇累牍地说起自己的作案经过吗反正大家都用得老土了,也不防再老土一次啦.

    嗯,还要说什么呢作者现在最想看到的,是读者对悬疑案件的观感,阁下什么时候才认为钟祥是凶手呢不会等到他暴露时吧那样作者未免太有成就感了.

    还有,这次写了条爱情的支线,效果如何,也很希望看到反馈.</P>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