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绵绵的性福孕事全文(书包网) > 小剧场三:在老婆的娘家吃掉她?(^?^*)(h)

小剧场三:在老婆的娘家吃掉她?(^?^*)(h)

绵绵的性福孕事全文(书包网) | 作者:剡不溪 | 更新时间:2019-08-28 09:13:18
    这天,阮父学校举办校庆,晚上少不得一番热闹,阮洪涛深知自己不胜酒力,於是很明智地拉着柯正东一起去了=  =

    柯正东作为本次校庆活动的主要赞助人,席间,自然受到了多方”关注“,於是关注着关注着,他把所有人都灌醉了=  =

    当然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过扶阮岳父大人回家的力气还是有的。於是,当晚上柯正东和阮洪涛两人东倒西歪的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梁馨和绵绵都吓到了,赶忙将他们扶进了卧室。

    梁馨没能想到这两人去吃了顿饭,还能给自己灌这麽醉,不由的有些埋怨,她去厨房准备醒酒的汤,绵绵拿着湿毛巾,替父亲擦汗。

    “老婆,我呢……”对於老婆只给老丈人擦汗,柯正东有些不满,抱着绵绵就把脸往她身上蹭,绵绵身上特有的甜美气息,让他渐渐安了心。

    “别不正经……”绵绵娇羞的低叫一声,假装生气地拍掉柯正东那不安分的爪子,柯正东没吃到肉,不甘心的继续缠着绵绵,仗着自己喝醉了开始耍流氓,强行扭过绵绵的小脑袋,俯身就是一个热辣辣的吻。

    “唔……”绵绵被堵住了唇,浓厚的酒气扑面而来,她皱皱眉眉,小手直往柯正东那个无赖身上招呼。

    柯正东也不吃疼,任凭绵绵打他,狠狠地吻她,舌头伸进她的口腔中搅动,将满嘴的醉意都渡给她,不一会儿,绵绵就被吻得全身都软了,小脸红彤彤的,似乎也被传染了几分醉意。

    “恩……”这时床上的阮洪涛不适的呻吟了一声,两人这才难舍的分开,绵绵一得到自由,立马像只兔子一样跳得老远,生怕柯正东这只禽兽再对她发疯。

    柯正东无奈的看着自己甜甜的老婆,低声直嚷着:“晕死了,热死了,难受死了……”

    绵绵见他有开始脱衣服的嫌疑,脸红的滴血,连忙小声对他说:“你别叫,会吵着爸爸的,你先去我房间休息。”

    “等会儿你记得过来啊。”得到了绵绵的保证,柯正东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主卧,去了绵绵的房间。

    房间里安静了没几分钟,梁馨端着一碗醒酒汤过来了,看见绵绵还杵在这儿,连忙眼神示意她:“这里我来就好了,你去看看正东,醒酒汤我放在桌子上,等会儿你端过去让他喝了。”

    “恩。”绵绵点点头,正要走出房间,梁馨似乎想到了什麽,又喊住她,“今天太晚了,别回去了,你们都留在这里睡吧。”

    “……”

    自从跟绵绵结婚以後,柯正东曾经好几次表示要留在绵绵房间过一夜的想法,但是绵绵总觉得不好意思,一直不肯松口答应,如今酒醉装个可怜,就赢得了丈母娘的同情,早知如此,他早该这麽干了。

    “你先把这碗汤喝了,等会儿去洗个澡,我去给你找换洗的衣服。”

    柯正东捧着口碗,一边喝汤,一边看自己的小妻子忙忙碌碌的进出着,心里涌现出一种满足感。

    老天爷如今已经赐了他这样的如花美眷,他柯正东还有什麽东西是好奢求的呢?

    过去的回忆就算再美,终究只能是回忆……

    因为家里面没有备柯正东的衣服,绵绵只好找了阮洪涛的旧衣旧裤,让他先将就着穿,柯正东拿了衣服进浴室,但是洗了一半才发现没带毛巾,於是悄悄打开浴室门,见梁馨和阮洪涛都在自己的房间里,便放低了声音喊“绵绵”。

    绵绵拿了崭新的毛巾和牙刷给柯正东,没想到这个男人却连她也一起抓了进去,浴室的门被小声的锁上,绵绵见自己被柯正东来势汹汹地推到花洒下,惊慌的低叫:“你……做什麽……”

    她接下来的话,被柯正东的手一把给捂住,男人“嘘--”了一声,对她骚气的眨眨眼:“你想把爸妈都引过来吗?”

    “可是,你……”

    “乖,别闹……”

    柯正东敷衍了一声,盯着绵绵,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绵绵本来就已经洗了澡,换了睡衣,现在被水一淋,薄薄的丝质布料全部贴在了光滑的身子上,饱满的胸型,俏生生的耸立着,那两颗可爱的小珠子也已经熟透,若隐若现的别提有多可爱。

    柯正东情不自禁地委身去吃她胸前的梅子,隔着衣服不停的舔弄,挑逗,绵绵被束缚在水下,冰凉的冷水激地她全身发抖,雪白细腻的肌肤上,出现了细细的疙瘩,被柯正东含在嘴里的梅子也敏感的一颤一颤的。

    “别在这里,会别听见的。”她慌张的哀叫,可是闷在她乳中的柯正东只低吟了一句“小声些就行。”就来不及顾她了,他将绵绵的小身子都揉进自己赤裸的胸膛内,精壮的身子牢牢覆着她,他的坚硬抵着她的柔软,他的壮硕笼着她的娇小,他一边吃,一边不安分的双手早已将她全身上下都摸了个遍,然後最後停留在她股间的温暖处,隔着湿湿的内裤,不停的摩挲着她的小核。

    “啊……”绵绵难受的呻吟,身体挣扎了起来,想尖叫可是又不能尖叫,只能咬紧牙关在男人的身下默默承欢。

    逐渐涌现的情欲,让她的身体开始潮红,在朦胧的水气下,美得像幅画儿,柯正东着迷的在她的乳中吸了好一会儿,又难挨的开始往下,稍稍掰开她的双腿,半褪下她的内裤,然後看到那条蚌肉般娇嫩的细缝儿露了出来,就猴急的将脸全部贴了上去--

    “别……”柯正东大胆流氓的行为,让绵绵心突然漏了一拍,她连忙用手塞住自己的唇,不让尖叫声溢出,她实在太羞人了,虽然他这样以前也干过不少次,但是今天是在娘家,她特别的害怕,没有安全感,被柯正东的舌头插了没两下,就紧张的泄了……

    “呜……”绵绵难堪的快哭了,一双黑亮亮的眸子在水蒸气下,水嫩嫩的,如果不是柯正东托着她的臀部,此时她恐怕早已没力气这样站立着。

    柯正东满脸蜜液的从绵绵的腿间抬起头来,眼中闪烁着与以往不同的兴奋,仿佛就是在故意欺负她,他慢慢的用舌头将嘴边的蜜液都一一卷入口中,然後吞咽下,完了还不知足,又钻进绵绵的腿间想要再吸一点出来。

    “不要……”绵绵终於受不住他如此色情的行为了,连忙俯下身将自己的唇送了上去,主动吻上柯正东的,阻止他继续这样玩弄自己,主动送到嘴边的美味,柯正东怎会让她跑掉,他顺着她的意,与她口齿交缠,开始没完没了的接吻。

    柯正东一边吻着,一边乾脆抱起绵绵两人双双躺进了浴缸里,凉凉的水滴冲刷在两个交缠在一起的身子上,有着难以细说的快感,他看着怀中已经快要迷失了的绵绵,突然有了个坏主意。

    他松开绵绵的唇,然後将她抱到自己的身上,背对着他,双手伸到她下面,抓住她的两条腿,将它们掰开,然後将她隐秘的私处,凑到了花洒下……

    “啊……”绵绵全身颤抖,那冰凉的水滴不断的打在自己敏感的那处,阵阵难言的感觉涌了上来,让她慌张,她想逃离,可是柯正东抓住她的臀部,硬是让她无力的承受着,坏笑的欣赏她淫靡的小模样。

    “我听说,你们女人很喜欢用花洒来自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试试。”柯正东俯在她耳边,低低的说,滚烫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耳垂,气息所到之处,就惹起一片殷红……

    太坏了,太羞人了……

    绵绵真的哭了,身子不安的扭动着,软肉被水滴溅地不断的激烈的收缩着,柯正东乾脆用手取下花洒,更靠近绵绵的腿间,找准她的敏感点,用水流刺激着她。

    “正东,不要……我……啊……嗯嗯……”绵绵颤抖的不能自己,她觉得自己像个被大人把尿的小婴儿,臀部被抵住,双腿被拉开,只是柔软的私处接受的是水流从外而内的刺激……

    “乖老婆,看,这是我们相爱的地方,这儿是你撒尿的地方……”柯正东还坏心的用另外一只手,不停地揉捏着那些羞人的地方,绵绵死死地闭着眼睛,别过脸去,恼意地一口咬在了柯正东的肩膀上。

    “咬我……不乖……”柯正东亲了亲她的脸颊,然後手指将她丰厚的碟翅撑开,水流越往里面刺激着,细细的水珠不断的打在她的敏感处,绵绵难受之余,好像又有一种快感。

    等到身体已经完全适应了之後,她再难说清楚这种感觉了,她的牙齿松开了柯正东的脖子,然後张着嘴,开始低低的呻吟,小脸情动的潮红,身子里仿佛有很多小虫子在咬自己,她想要更多更多……

    “正……正东……”绵绵攀着柯正东的肩膀,满是春意的哀叫着,柔软的身体仿佛一条蛇,难受的扭着。

    柯正东早被她扭出了一身的火,他丢开手中的花洒,将她的身体抱起,让她坐在自己的上面,滚烫的欲望在她的腿间不停的磨蹭着。

    “想要?”

    “恩……”她好难受,快要被痒死了。

    “那要说什麽?”

    “恩?”

    “说我喜欢听的,就给你。”

    “正东……我要,快给我啊……”这个坏男人,故意的。

    “喊老公。”

    “恩……老公……”

    “然後呢?”

    “……老公,快给我,绵绵想要……”

    一句“绵绵想要”让柯正东差点流了鼻血,没想到自己这个宝贝老婆,一旦骚起来,居然这样撩人,他再也忍受不住,将自己的欲望狠狠地插进她温暖湿润的甬道里,用力地干了起来!

    “急什麽,这不是来了吗……”柯正东红着一双眼,撑着她的两条腿,不停的往绵绵的柔软出插着、顶着、干着,直把她的花心顶弄的全部张开,吞进他吓人的欲望。

    绵绵逼着眼睛,像是骑马一样骑在柯正东的股上,不断的被他用力的抛上,然後再重重的丢下,粗壮填满了她的空虚,她满足的直哼哼。

    在严肃的家人眼皮子底下,干这种坏事,让绵绵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娇嫩嫩的穴口吞着柯正东的欲望,快速的吞吐着,这样的激情,也快把柯正东也逼疯了。

    柯正东彻底爽了,真想两人此刻是在自己的家里,这样他想怎麽样就怎麽样,绵绵想怎麽叫就怎麽叫,他抱着绵绵从浴缸里起身,然後将她压在浴室的墙壁上,抬着她的腿环在自己腰围的两侧,然後胯部快速、狠、准的往她最敏感的地方进攻,插得绵绵汁液连连。

    柯正东将绵绵的唇吻住,将她的呻吟全部封锁进自己的唇中,然後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低吟声,宣泄着此刻的欲望。

    “宝贝,老婆,绵绵……”最激情的时刻,他总喜欢这样乱喊着,觉得自己怎麽疼都疼不过来。

    “喜欢吗,喜欢这样干你吗?”

    “恩恩……呃……喜、喜欢……”

    “那老公再多干你几下……”

    柯正东再也来不及说话,更快用力的抽插了起来,雾气腾腾的浴室里,一片的春意,一片的淫靡,只剩下两人低低的喘息声,以及媾和处“啪叽啪叽啪叽”的轻拍声……

    这晚柯正东缠了绵绵很久,两人到了卧室,也依然缠在一起,他把绵绵压在她的闺床上,然後用力的疼,用力的爱,绵绵情迷的在柯正东的身下,大张着双腿,私处早已被插得红肿一片,却依然努力的吞吐着,可怜兮兮的仿佛一个易碎的洋娃娃。

    在这还是少女摆设的闺房中,柯正东彻底疯狂了,觉得两人不是夫妻,而是热恋中的一对小情侣,大晚上他溜到自己爱的女友的房间,躲着她的父母,干这种羞人又激情的事……

    “老婆,我爱你……”在激情的最顶端,他牢牢抓住绵绵的手,然後在她的体内,释放了灼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