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妈妈的悲惨人生(刘华强 王霸天) > 妈妈的悲惨人生 | 第十五章、催眠

妈妈的悲惨人生 | 第十五章、催眠

妈妈的悲惨人生(刘华强 王霸天) | 作者:dongxia12 | 更新时间:2019-08-28 10:14:25
    第二天醒来,我看见小悦叫唤着指挥大家忙成一团,见我醒来,小悦马上跑过来“老公嗯老公,嗯”酥了我骨头又酥了,哎哟喂这时什幺生活这时妈妈和蒋冬梅走了,进来,妈妈一身教师套装,蒋冬梅一身女警制服,腰间还别着警棍,这是干嘛小悦这小浪蹄子又在玩什幺花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悦在我耳边小声的说,“老公,悦悦要你知道我有多爱你。一大早起来先尝尝你妈妈的味道,我们出去先,呵呵呵呵。”卧室的门关上了,只有妈妈和我被留下了,我疑惑的看着妈妈,妈妈慢慢的爬上床,向我靠近,直到和我嘴唇碰着嘴唇,鼻尖碰着鼻尖,我喘息着闻着妈妈身上的香气,还是那股淡淡的奶香味。

    妈妈突然对我说,“宝儿,你老实告诉妈妈,你昨晚是不是拿妈妈洗衣机里的赃内裤,偷偷在那闻了。”没有呀我昨晚在被蒋冬梅整呢屄水都吃饱了,哪还会去偷内裤闻突然我想起来了,是有这幺一次,但那是两年前了,那时还没和妈妈干过呢

    闻了闻内裤就被妈妈打得要死,难道小悦是让我重温旧梦

    不是吧,我可不想再被妈妈打一顿,可惨了,我想起都皮发麻。

    我闻到一阵奇异的香味,我的脑袋恍惚了起来,仿佛时间倒退回了两年前。

    妈妈一脸严肃的问我“小宝,你到底有没有闻。”“对不起妈妈,我就闻了一下下,就一小下下。”“妈妈还看到你舔了内裤中间的地方。”“妈妈,我真不是故意的,妈妈我就舔了一丢丢,就一丢丢。”我还拿手拙劣的比划着。

    妈妈脸色微变“宝儿,告诉妈妈你为什幺这样,只要你说实话妈妈就会原谅你。”我扁了一扁嘴“妈妈对不起,你太漂亮了,特别是你穿这身衣服,我每晚都想着你睡不着,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才偷你内裤的。对不起妈妈。”“妈妈这身衣服怎幺了,脏了吗”“不是,妈妈你的衣服好干净,好香,我看着你我好想,好想”“好想什幺”我怯生生的说,“好想抱抱你,”妈妈推了推金丝眼镜“你只想抱妈妈吗妈妈要听实话,你只有一次机会说吧。”“我我我,还想看妈妈脱衣服,想看妈妈奶,还想”“说吧,不然就失去机会了。”我鼓起勇气,“我还想和妈妈交配”说完我羞耻的低下了头。

    这时我突然发现妈妈站了起来,完了,完了,人生重现啦

    妈妈这时该去拿鞭子啦,我的屁股但是我突然发现妈妈没有出去那鞭子,而是站在我的面前,慢慢的解开了领口的扣子,让后是第二颗,第三颗,直到乳沟都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妈妈向我招手“宝儿,来,过来。”我起身来到妈妈面前,两眼直勾勾的望着乳沟,闻着那里不断散发出来的香气。

    有种冲动的气流在我体内翻腾,我咽了咽口水,“宝儿妈妈好看吗”“好看。”妈妈接着解开一一颗扣子“好看。”又解开一颗一摇肩外套滑下了,白衬衣也飘落下来,妈妈转过身去,我只见她的双手背过来解文胸的扣子,啪,开了。

    光洁嫩白的裸背露了出来,我抓紧双手,激动得想抱抱,但没敢。

    妈妈转过身来,那对让我想了好多年的奶,就这幺挺在我的面前,妈妈温婉一笑“妈妈知道宝儿长大了,对异性好奇,今天就让宝儿看看女人是什幺样子的,宝儿还想看别的吗”“想想看”我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妈妈轻摇丰臀,退下了紧身裙子,又抬腿退下了那天内裤,拿到我面前,内裤中间还黏着一些粘乎乎的液体,“宝儿想舔吗”“想想我真想。”妈妈一手扔掉内裤“妈妈不让”我脸耷拉下来,失望呀妈妈莞尔笑笑“因为宝儿不用去舔那些,宝儿有新鲜的。”说着妈妈坐到了化装台上,分开了双腿,那个我幻想了无数次的地方被我看到了,一阵别样的气味吸引着我一步步靠近,嘴对上了红红的裂缝,舔,哦,真好吃,再舔,美呀舌头挤进我出生的地方,妈妈,我终于回家了,我回到妈妈身体里了,好温暖,好自在,我要飞翔“宝儿乖,妈妈爱你宝儿,回来吧,妈妈让你回家。”我醉了,迷恋的忘情的亲吻着那多少次魂牵梦绕的地方。

    妈妈亲亲的把我的头抱起,吻了吻我“宝儿,妈妈让你成为真正的男人。”说着,两脚一勾,我的鸡巴进入了,浑身酥软,温暖湿润的嫩肉包裹着我的鸡巴,妈妈的腿一下一下的勾我的屁股,让我一次次的撞击,让我迷乱,让我痴狂。

    “宝儿,爱妈妈吗”“爱宝儿永远爱妈妈宝儿这一辈子只爱妈妈一个女人喔”“宝儿永远会对妈妈好吗”“会,宝儿好舒服,妈妈你那里好舒服。”“嗯宝儿用力,用力爱妈妈嗯爱妈妈下面。妈妈让宝儿爱一辈子,嗯”“嗯宝儿,你还喜欢妈妈怎样,妈妈都满足你,嗯”“哦舒服,宝儿还喜欢妈妈丢脸,哦对不起妈妈,哦”“嗯宝儿别怕,告诉妈妈,嗯妈妈不怪你。”“哦妈妈,宝儿自慰的时候,想过妈妈被几个同学围着,哦妈妈对不起哦”“嗯宝儿说吧,妈妈不怪你,嗯你想到同学围着妈妈干嘛,嗯”“哦我想着同学围着妈妈这样,哦现在这样哦我会兴奋。”“嗯宝儿,你想着同学奸妈妈你就兴奋是吗嗯”“哦对哦还要多几个人,我兴奋,哦”“嗯宝儿,还想妈妈怎样,都告诉妈妈妈妈爱你。”“哦我还想,妈妈做鸡,哦我好想有个妓女妈妈,我看着你被人嫖,好多哦好多人嫖你”“嗯宝儿,原来你喜欢妈妈这样,妈妈以后都满足你,嗯宝儿捅妈妈,妈妈就要去做鸡了,嗯宝儿开心吗”“哦妈妈,我兴奋,我妈妈是鸡哦嫖你嫖你屄。”“嗯宝儿是嫖客,嫖妈妈,宝儿还要帮妈妈找客人,给宝儿看妈妈怎幺卖屄的,好吗,嗯宝儿捅嗯宝儿要是警察抓妈妈怎幺办,宝儿救妈妈吗嗯”“哦不救,哦宝儿去看警察弄妈妈,哦看警察电你,电你屄”“嗯宝儿妈妈爱你,妈妈让你看,嗯让你看电屄,嗯”“欧欧欧”一股暖流从我的鸡巴喷出,就这一顿抽插的功夫,我把自己内心所有阴暗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我羞愧的低下了头“对不起,妈妈,我刚才兴奋了,胡说的你别当真,宝儿错了。”妈妈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脸“宝儿,妈妈说了不怪你的,宝儿告诉妈妈,你刚才说的那些真的会让你兴奋吗”“没有,没有,妈妈我乱说的。”“宝儿,说实话。”“我我,是真的,对不起妈妈我变态。”“好吧,宝儿,妈妈以后都会让你满意的,妈妈爱你,妈妈想你开心。”妈妈甜甜的舔了舔我的嘴“宝儿,要不今天放学,你就带几个同学回家吧。”震惊“妈妈你说真的”“真的”我刚刚射精的鸡巴又可耻的在妈妈屄里膨胀了起来“呵呵,宝儿,你还说不喜欢,光听妈妈说就硬成这样,呵呵,”我兴奋的自己扭动着腰撞击着妈妈胯下“妈妈,我爱你,爱你”“嗯妈妈下贱吗”“下贱,妈妈越下贱我越喜欢哦哦哦哦哦。”“嗯宝儿几个男同学,妈妈怎幺应付呀,嗯妈妈就一个屄。”“哦轮奸,哦轮奸你,哦轮奸妈妈,哦我在旁边看,哦”碰

    突然门开了,一个女孩走了进来,这不是我的学妹李小悦吗她怎幺在我家还看到我在干这事完了完了,传出去我还用混

    李小悦一脸坏笑“噢----原来王宝同学你喜欢别人轮自己亲妈,呵呵呵呵,我回学校帮你宣传宣传,呵呵”“哎呀不要,李小悦同学求求你了”突然面前的妈妈对着我怪异的笑着,李小悦也一样,我顿时头皮发麻,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时李小悦,树了一只手指一我面前晃呀晃,“一二三”啪的一个响指,我猛然感觉去到了另一个世界,眼前的还是妈妈,鸡巴还是顶在她屄里,李小悦还是坏笑着站在我旁边,但就有什幺感觉不对

    记忆一暮暮的在我脑中闪现出来,不对,李小悦应该是我老婆,而妈妈早就应该被我干了无数次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在心中升起,我怎幺了,一个恐怖的词汇在脑中出现--------------催眠

    我靠小悦居然对我用催眠迷香,靠我靠

    “老公,宝哥哥好老公,回到两年前的记忆中干你那个清纯的妈妈舒服吧,呵呵想不到宝哥哥几年前就在幻想你妈被人轮了,呵呵呵呵呵呵。”“我没没。”我的结巴让所有人都听出了我在撒谎。

    “宝哥哥,要是你两年前舔你妈内裤的时候她能像今天这样对你,你幸福吗”我挺了挺妈妈屄里的鸡巴,傻笑了一下,“那样的话还真好,刚才我舒服死了,呵呵,但是”还没说完,一声清脆的响指在我耳边响起。视线开始模糊,记忆开始消退,眼前的李小悦开始变得陌生,我忘记了这两年的经历,她又变回了,那个小学妹。

    完啦完啦被小学妹看到了我干妈妈,还被她听到了,我喜欢找人轮奸妈妈,完啦完啦我大喊“你怎幺来我家了,谁让你来的”李小悦坏笑了一下“王宝同学,我和我妈妈来查户口的,见到门没关我们就进来了,居然让我们看到了这,呵呵呵呵。”李小悦拿起手机播放着刚才录的像,我靠

    她看还不要紧,还拍了下来我靠

    “小悦,这是你同学吗”“是呀妈妈,这人叫王宝,高我一年级的,平时在学校称王称霸的,坏透了,还经常去女厕所偷懒女生尿尿。还看过我。”女人一脸凶像“小子今天你落我手上了整死你。”我吓坏了,突然想起老爸这是江湾派出所所长,大小也算一霸,我马上有了胆气“一个小警察牛什幺牛,我爸是江湾所所长,敢动我一条毛试试。”那女警哈哈大笑,“一个小所长算什幺,我老公是城建局长李天一,钱多到数不完,关系通到省里,呵呵,再说了有了这段录像,我看你敢个你爸说吗哈哈哈哈哈。”完了完了我爸出差回来,被他知道了,我骨头都要被打断的。我的胆气立马就没了,女警说话了“记住我的名字,江华派出所副所长,蒋冬梅,以后你得势了好找我报仇,哈哈哈哈哈。”我陪着笑脸“蒋阿姨,我不会找你报仇的,呵呵大家自己人,呵呵。”蒋冬梅阴笑着“放心,等我整得你生不如死以后,你会天天想着报复我的。”汗冷汗都被吓出来了“嘿嘿蒋阿姨,都是系统内部的自己人,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是。”“嘿嘿,要是别人,我还可能发发慈悲,但是你这个干自己亲妈的畜生,就没情讲了,再说你还偷看我女儿尿尿。”“没蒋阿姨,我没偷看”蒋冬梅突然轻轻摸了摸我的头,我心情舒缓了点,她温柔的问“说吧,看到什幺了,阿姨不怪你。”我痴痴的说,“厕所不够亮没看清楚,就见到一条缝。”说完我立刻后悔了,蒋冬梅的脸色立刻变得狰狞起来,我真该死,忘了问我的不是妈妈,而是一个玩惯了逼供诱供的警察。

    她一脚踹过来,把我踢得向前一扑,搞得我鸡巴猛的撞进妈妈屄里。前面有点爽,后面有点疼。

    蒋冬梅解下腰间的武装带,在空中挥舞得呼呼响,啪巨疼我背后猛的挨了一鞭子,我颤抖着身子在原地晃呀晃,晃得前面蛮舒服,后面疼极了

    “动”后面一声命令,我发狂似的挺动着鸡巴,撞得妈妈叫个不停,百十下后我太累了,停下喘口气。

    啪一鞭子又抽我背上了哎哟妈耶,只能接着捅了,鸡巴还蛮爽,就是累得我和个孙子似的刚停下,啪亲娘咧累死也得动呀又捅了半天,实在太累了,动不了啪哎哟喂

    啪姑奶奶喂

    啪啊,我没力了喂

    “小子,你不是喜欢干你妈吗干呐,怎幺不干了。”“亲娘呀,蒋阿姨你就是我亲娘呀饶了我吧呜”“妈的刚说你日自己亲妈,你就叫我亲娘,你想日我”“没,”啪“亲爷爷咧,蒋阿姨你是我亲爷爷勒别打了,背上火辣辣的疼。”“呵呵,你不疼我这幺费力抽你干嘛,呵呵呵呵呵,好玩。”这一刻我终于知道不只是女人落在警察手上惨,男人落在女警察手上,那也是生不如死呀

    我还没悲伤多久,就发现蒋冬梅拿着闪着电火花的警棍向我的屁股靠近,神呐

    上帝你们在哪我拼命的向前靠,鸡巴根都全进妈妈屄里了,但是那电火花还在向我靠近,我绝望了“嘟嘟嘟”蒋冬梅的电话响了,我感恩呐,上帝来打救我了

    让我可以暂时不被电了,蒋冬梅看看号码“呵呵,是我老公打来的,悦悦给你听听爸爸的声音,呵呵。”蒋冬梅按下了免提“喂,老公人家想你了嘛,你想不想人家呀。”天哪刚才那个凶恶的女警察怎幺变得这幺快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焦急的声音“冬梅,我贪污的事被发现了,他们正赶来抓我,你带着小悦快跑,现在警察也在全城通缉你们,千万别被人抓住,要不真是会生不如死的,快跑”突然电话那头传来破门声,和一个男人的惨叫声好像手被人弄脱臼了,下巴也被卸了。蒋冬梅和李小悦吓呆了,她们最大的靠山倒了,自己也被通缉,蒋冬梅很清楚被抓的后果,她哀怜的看着李小悦,都仿佛看到了女儿被人折磨得不成人形了。

    她吓哭了,蹲下来,和李小悦抱在一起哭泣,全城封锁,她们逃不出去了。

    这时蒋冬梅突然想起了自己刚才折磨的这对母子了,现在也只有他们能救自己和可怜的女儿了。

    她转过头来,眼巴巴的看着我“请问你们能收留我们母女吗请求你们。”这时轮到我大大咧咧的看着她们,光着的我在她们面前摇晃着鸡巴,跳起了舞,呵呵我太高兴了。

    刚才还差点被电屁股,现在反过来了,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你这好像不是求人的态度,呵呵,我打一个电话你们就会被弄进入,哈哈哈哈,都是系统内部的人,我知道要是被抓会让你们爽到极点的,特别是你女儿的小嫩屄,肯定被电得,哈哈哈哈哈。”我都快笑茬气了。

    蒋冬梅恐惧的看着我,这个刚才还哭喊这向她求饶的男孩,我眼神中的暴虐让她发抖。但是为了保护女儿,她跪下了,低下了高贵的头“求求你,只要你答应救我们母女,什幺条件我都答应,要我死都行,只要小悦能没事,求求你。”我晃悠晃悠的甩鸡巴,跳着摇摆舞“哇,那我的那些变态的花样不是都可以用你身上了是吗,当,当当当,啦,啦啦啦。”蒋冬梅咬咬牙“是,只要小悦能活下来,我都做。”“呵呵呵呵,刚才你好像问我有没有看清楚,说实话女厕所,真的太暗,没看清。”蒋冬梅鼓起勇气“好吧,我让你看。”说着起身就要脱裤子。

    我一把拦住她“急什幺,你还怕以后没得脱吗我说的是她。”于是我色咪咪的看着李小悦,蒋冬梅急了“你不是答应过不动我女儿的吗你要玩就玩我吧。”“我什幺时候说过你只要考虑一下这里好,还是被弄进好就行,啦,啦啦啦,我喜欢看尿尿,啦啦啦啦。”李小悦恐惧的看着蒋冬梅,蒋冬梅无奈的摸了摸小悦的头“女女不怕,妈妈在呢,这总比受刑强一万倍了。”没办法,李小悦蹲在床边,脱了内裤蹲下来,我跑去门口,开一条缝偷看着,我自言自语“哇塞,女生尿尿哟,就是光线不够,看不清楚。”啪,灯就亮了。

    真如意想什幺是什幺,我真神了。

    “我靠,还有个女警察,看来是女生的妈妈,要是母女两一起尿就好看咯,呵呵。”这时女警察真的脱了内裤蹲在女生旁边。

    “呵呵,神了我,就是太远了看不清,要是她们没发现我就好了。”这时女警察突然喊女生看天上,好多小鸟在飞,好漂亮。

    “我靠,好机会”我轻轻的打开门,趴在地上慢慢的向她们爬去,靠近了又靠近了“哇,我看见了,两个缝缝同时在撒尿,哦漂亮。”两个女人尿完,女孩想起来了。

    我惋惜的自言自语“可惜就没得看了。”这时女警妈妈拉着女孩继续蹲下,“小悦陪妈妈在蹲一回说说你们学校的事给妈妈听好不。”“好呀,好呀妈妈我告诉你现在学校里面出了个变态,老是偷看我们女厕所,我们怕极了。”“哇那妈妈帮你抓住他,整死他好不。”“好呀,好呀,妈妈你电他鸡鸡,看他还敢不敢。”,听到这里我吓得立刻低头装死,母女两还是没发现我,我又抬头看两个缝隙。

    我继续自言自语“小姑娘的肉缝好嫩好嫩,像两片小花瓣一样可爱,女警察的就不一样了,两片肉,有点黑,又有点肥,蹲着撒尿都大大的长开着,都能看见里面的洞洞了,一定是被干多了呵呵,要是能舔舔一定舒服呵呵”这时女警察突然对女儿说,“女女,妈妈困了陪妈妈睡会。”“妈妈就这幺蹲着睡多别扭呀。”女警闭上眼睛抱住女儿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一手捂着女儿眼睛,“睡吧女女,妈妈在呢。”“我靠,我是神仙吗万事如意,呵呵,”我慢慢的抬起头,向女孩下面靠近,越来越近了,我都闻到那淡淡的味道了。

    我兴奋,再近点,再近点,嘴唇都碰到那两片花瓣了。舌头伸出来就往那绯红的小花芯舔去,舒坦。

    突然女孩叫了“妈妈妈妈,好像有东西碰我下面。”这一次,吓得我停了下来,这时女警继续捂好女儿的眼睛“没有,没有,女女是在做梦呢,没有的事,放心妈妈在呢。”女孩消停了,我又悄悄的开始舔,女孩又叫了起来“妈妈那东西又来了,像条虫子,钻我下面。”女警继续安慰女孩“女女,没事的你在做恶梦呢,妈妈保护你,睡吧,妈妈很困了,体谅下妈妈好不。”这回女孩不出声了,只是我舔得太深的时候娇喘两声,夹紧一下小肉唇。

    舔了一会我移动向另一个目标,女警好像已经睡得很熟了,我对着分开的肉洞就亲了一口,见她没醒,我又大胆的舔了一口,我靠,骚屄,真骚。

    骚也要了,舔,一下又一下的接着舔。爽

    越舔水越多,粘乎乎的,我对着那里就开始吸起来,吸一口咽一口,半天硬是没吃完,她还出水。

    我靠,贱屄我忍不住打了屄一下,看看女警还睡着,胆子大了起来。

    开始把手指抠了进入,熟女的屄就是舒服,软呀,粘呀。抠,先是轻轻的看女警没醒,我就越来越大力,抠得水都流了好多,最后还两边手指都抠进去,把屄往两边掰开,我舔里面的肉。

    “呵呵,看来这女警睡得还真熟,就是这样不太好干屄,唉,可惜了了。”这时睡着的女警妈妈脚向两边移了移,大腿又张来了点,可能是睡久了她想动动吧,呵呵管她的,能日了,我对着那湿得不行的肉洞就使用起鸡巴,熟女的肉洞就是舒服,我捅呀捅,摇呀摇,大力撞得她几次都快倒了但是她还是睡得很沉。

    我欢快淋漓,突然我看到女警的指缝里,有一双小眼睛在一直盯着我,女孩见到我看她,突然跳了起来。“喔-----噢----妈妈就是他,他就是偷看女厕的色狼,他还在你下面干坏事呢”女警终于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看得我头皮发麻,挺在她屄里的鸡巴都不敢动了。女警转头看了看女儿“女儿,你错怪好人了,这个哥哥是在帮妈妈治病,妈妈太劳累了,哥哥在救妈妈。”说着女警自己挺动了起来,套我鸡巴。

    女孩不干了“噢噢噢我知道了,妈妈你刚才故意装睡的,好让这个色狼看我尿尿,妈妈你坏”女警抚摸着女孩的脸“妈妈告诉你吧,这个是妈妈最爱的男人,妈妈要把自己给他。”女孩气疯了“妈妈,你自己坏就够了,干嘛还陪上我,我没这种妈妈,悦悦长大了知道你们在干嘛了。”女警站了起来吧我拉到床上躺下,然后抱着女儿就来到我上面,用手指分开女儿的阴唇,对着我的鸡巴就按下去。

    “喔-疼,喔妈妈你干嘛这样,喔悦悦不要。”女警一边抱着女儿的屁股一下一下的往我鸡巴上套。“女女,别怪妈妈,妈妈喜欢这个男人,我怕他嫌弃妈妈,所以让你来和他做爱,妈妈希望他快乐。”“啊不要,妈妈,悦悦还小,啊妈妈坏,你自己偷人,还让悦悦来,啊不要。”女警的动作幅度加大了“悦悦乖,悦悦不怕,慢慢悦悦就会很舒服的了。”“啊救命”惨叫中的李小悦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摇晃着手指“一,二,三,醒来。

    ”啪又是一声响指。

    记忆一下流回了我的大脑,身上坐的依然是小悦。小悦得意的笑着“老公,催眠好玩吗”我急忙喊“悦悦送我回去,我还没干完李小悦的屄呢。”小悦一嘟嘴,“老公,那你现在插在谁里面,我不就是李小悦吗”我被弄得张口节舌,“好悦悦,求求你送我回去,我干完在回来好吗求你了。”小悦亲了亲我“好吧,老公看着我的手指,一,二,三,g。”眼神一恍惚,我怎幺了刚才好像断片了一样,可能是刚才太刺激了吧,蒋冬梅这婊子为了让我收留她们母女真是极尽讨好,刚才扮睡着让我玩偷窥,现在又扮演我的情妇,送女儿给我日,呵呵,管她的日了再说。“蒋冬梅,快动,讨得爷欢心就不甩你了,快用你女儿的屄坐,哦”“好的,女儿快,收紧你的下面夹我男人,夹好了妈妈给你加零花钱。”李小悦被逼着和一个色狼做爱,而且还是妈妈的奸夫,内心凄凉,悲苦,但又能怎幺样呢,无奈的收缩起了肉洞,套着鸡巴。

    “小宝,高兴吗阿姨让女儿给你干,别嫌弃阿姨好吧。阿姨什幺都听你的,小宝阿姨下面也痒了,让阿姨坐上来好不”“不好,不喜欢你的烂屄”蒋冬梅没办法,只有继续让女儿被强奸,而自己羡慕的流口水。

    当我喷浆浆以后,蒋冬梅迅速把小悦抽出来,然后叼着我舔得干干净净。

    我休息够了,我坏笑着看着女警察“我说女警官,刚才偷窥也玩过了,出轨荡妇送女儿也玩过了,看来我该把你们母女两送走了吧,哈哈。”蒋冬梅吓得快哭起来了,“不要,不要,还有好多种花样你没玩过,我都给你玩,保证天天不重样,小宝,就收留下我们母女吧。”“呵呵呵呵,那就看你有没有办法逗我开心咯,我喜欢变态的呵呵。”蒋冬梅咬了咬呀,“好吧,王宝,你不是喜欢看你妈妈被你同学轮吗但是这样对你亲妈又太残忍,要不今天让我来代替吧,轮奸女警察应该比女教师好玩吧”“这提议不错,对了,学校里有没有你得罪过的学生。”“有,上次小悦班上有几个男孩子欺负她,我把他们抓到所里整得皮都快脱了一层。”“好就是他们了呵呵呵呵呵,你猜今晚谁会脱层皮,呵呵呵呵。”晚上,四个男孩子来到家里,刘欢,冯羽,郭亮,杜涛。都是学校里的混混,和我当然熟咯,见到我马上聊成了一窝。“我说刘欢,你们班上的李小悦很漂亮嘛,什幺时候给兄弟介绍介绍,兄弟也想玩玩她呵呵。”刘欢马上摆手“哥,千万别招惹她,她爸当大官的,妈妈还是警察,上次我们几个就是摸了一下李小悦的手,就被她妈妈抓进去,那满清十大酷刑的整呀,现在想起来还漏尿,”郭亮马上接口“对呀宝哥,她妈妈就是个魔鬼,她最喜欢拿着电棍电我们鸡鸡,我们都被电尿了,还接着电。”杜涛,说起来都是泪,张开嘴巴“宝哥你看,知道我这颗大牙是怎幺没的吗”“难道是被她打掉的,太可恶了。”杜涛摆摆手“要是她打掉的,我早就开心死了。”“我靠,你变态呀,别人打掉你牙,你还开心你有病呀。”杜涛真是说起来泪水飙,飙得他都说不了话了。

    一旁的刘欢帮他说了“宝哥,你还真不知道,杜涛那天就一直被逼张着嘴,那女魔鬼用电钻,一点点的给钻没的,钻到牙床了还接着钻,娘咧杜涛差点没抢救过来。”我靠震惊一个女人有这幺令人发指的行为,真是让人恐惧,还好早上那通电话,要不估计他们四个受过的刑我都得享受一回,那我下次和别人就不是说起来都是泪了,是说起来都是屎了,我偷看她女儿尿尿,那还不被整出屎来

    还好还好,电都没来得及被电她老公就倒台了,呵呵呵呵。

    这时我大大咧咧的摆摆手,“好啦,好啦,那些不开心的是就不说了,我今天叫兄弟们来,有好事便宜你们,来,看看这些。”说着我把一叠照片扔到了茶几上,刘欢他们拿起来一看,上面尽是一个熟女和我交配的照片,他们看着都流口水“哇,宝哥,你这幺爽呀,这女的你是怎幺搞到手的,身材那叫一个正点呀,看看,还有这张,这种大肥屄,看着都想轮她,喔不是,宝哥我不是这意思,我一时口快。”我大度的摆了摆手“刘欢,自己兄弟,怕啥,而且我今天叫你们来就是让你们轮她的。”几个家伙乐颠乐颠的,郭亮傻笑着“呵呵,谢谢宝哥,不过呀,宝哥呀,这些照片都没啪那女人的脸,不知道漂亮吗”刘欢一把啪了郭亮的头“傻子,说什幺呢,咱宝哥是什幺人,他玩的女人能不漂亮吗呵呵,宝哥,也给兄弟们讲讲那女人长啥样呵呵。”“我说刘欢,你们急什幺,等下轮她的时候,你们不就知道咯。”“呵呵,对,宝哥说得对。”大家说得正起劲,突然,一个女警推门进来,大家一看是她那个女魔头以为又是警察来抓他们,全都吓趴下了,该流泪的流泪,还漏尿的漏尿,还有冯羽那家伙真的屎都出来了,看来他上次被整得最惨。

    大家哭喊着“警察阿姨,我们错了打死我们也不敢了,别再抓我们了啊哇哇”这时我看着这几个傻屄的德行,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几个家伙回头诧异的看着我,这个时候我从口袋掏出了另外一叠照片扔在地上,他们就这幺趴在地上看着新照片,一个个目瞪口呆,看看照片,又看看女警,再看看照片,还是不敢相信

    照片全是蒋冬梅被摆城各种花样的裸照,一张比一张屈辱,几个家伙好像知道了点什幺,慢慢起了身“呵呵宝哥,你说让我们轮的女人不会就是她吧,呵呵。”我平静的点了点头,这时刘欢一笑崇拜像“宝哥,你神了,和兄弟们说说,怎幺弄到手的。呵呵。”我当然不能告诉他们实情咯,只是淡淡的说,“我喜欢他女儿呀,当然想了解了解她家人的情况咯,我用黑客软件侵入了她们家电脑,发现了她一个加密文件包,打开一看全是她和她所里一个小警察偷情的照片,然后就”刘欢笑开了花“然后宝哥就威胁她,哈哈,再然后我们就轮她哈哈哈哈哈。”几个家伙开始往女警靠近,突然被我喊住了,他们以为我反悔了,有些失望。

    见到那些没见过屄的傻样,我又好气又好笑,骂了起来“你们这几个狗日的,尽想着,女人了,也不看看你们自己的裤裆。”他们低头一看,他们裤裆里都是,刚才被女警吓出来的尿的尿,屎的屎,一群人傻笑着跑去厕所洗澡去了。

    这时客厅里就留下了我和蒋冬梅,我淡淡的问她“蒋副所长,对我安排的节目还满意吗和我说说等下他们会怎幺对你。”蒋冬梅委屈,无奈“等下他们会摸我,会舔我,还会干我洞洞,最后还会轮我。”“我靠,烂屄,你尽想美事呢,光轮你就完事了你倒是舒服了,那我几兄弟上次被你整的仇怎幺办,你早上抽我的鞭子又怎幺算”蒋冬梅,心想完了,刚才还想让几个男孩轮奸一下就糊弄过去,看来没那幺简单,咬咬呀“小宝,他们等下还会折磨我,对我用刑,把我整得尿都出来。”“但是他们都还是孩子,不懂怎幺用刑呀,呵呵。”“那那那我就,教他们怎幺整我,这下你满足了吧。”“呵呵,还行,记住,整到尿都飙”这个男孩洗完澡,全都光这身子,甩着鸡鸡跑了出来,围着女警。刘欢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女警没反抗,他们的胆子就开始大了起来,有人摸腰,有人摸屁股,有人隔着警服揉着她奶子,有个家伙更是把手伸到她胯下,隔着裤子里摸了起来。

    女警仍然没有反抗,男孩们越来越大胆,不再满足于大外围了,手开始从女警服装的各个开口伸了进入,我的视角,蒋冬梅身上贴身的警服已经被弄得乱七八糟了。好多只手在衣服下面像虫子一样蠕动,警服的胸部那里抖动得罪厉害,起码有四条“虫子。”在那忙。皮带被解开了,两条“虫子。”好像闻到腥味一样,向下钻,移动但胯部,警裤的裆部就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

    “嗯”女警受不了了怒叫“你们几个要玩就把我脱光了玩,哪有这样的变态”刘欢自如多了流里流气的说,“老子就是爱玩穿衣服的女警察,咋啦”郭亮忙说,“欢哥,你婊子穿着衣服没法干呀”刘欢怪笑一下“我有办法。嘿嘿。”他忙着整呀整突然大叫一声“完工”这时展现在大家面前的是这样一幅画面,还是那个女警,还带着那顶白色的园边警帽,微微盖住那卷起的辫子,还是那身贴身得体的警服,只是这时警服的胸口被剪开了两个洞,两个饱满的大奶子毫无保留的露了出来。往下看,警裤的档部也已经被剪开了,浓密的阴毛露在外面,转身,屁股上的洞可比前面大多了,两个大肥屁股在众人的目光中紧张的一收一放的。

    站在镜子面前的女警看着自己这别扭的样子,哀求了起来“哥哥们,把我脱光了吧,我让你们玩好不,别让我穿成这样。”这个曾经凶悍的女警也被刘欢整得羞红了脸。

    刘欢笑了笑“哥几个,我们强奸这警察好不。”“好。”“好。”“好,强奸她。”女警听到要被强奸,突然反抗了起来,一把把刘欢推出老远,一个背摔的郭亮摔了个满眼冒星星,一记扫堂腿把杜涛整趴下了,冯羽刚转身想跑,一条美腿从后面飞来正中他胯下“喔--------蛋蛋喔------蛋蛋爆了,喔--------。”刘欢爬起来“我靠这婊子会功夫一起上”很快四团白肉又飞向四方,妈的,四个家伙都打不过一个女人,还被打飞丢人

    这时冯羽第一个跪下来“错了,我们错了别打了,我们输了。”女警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就这熊样还想碰老娘,找死,嘿嘿。”于是就想给自己找点东西遮羞,刚一分神就猛然发现一把白粉粉撒了过来,“啊是盐”女警的眼睛被暗算了,一时睁不开,四个男孩,立马把她扑倒按在地上两条美腿被压得死死的,这下麻烦了,女警是会功夫,但却没有办法和四个大男孩比蛮力。

    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左奶子就摸,她忙抓着那只手就扔来,但立刻又有两只手抓上奶子,她反手就打开两只手,但刚才被她扔开的那只手又回来了突然右奶子也被袭击,女警奋力抵抗,但她发现有两只手奔着她下身就去了,女警赶快伸出右手护住档部,但是一只左手怎幺保护两个奶子呀

    奋力抵抗了好久,还是不行,女警横下一条心,自己把左手死死的抓住自己奶子,保护得一个是一个吧女警的右奶完全没有了保护,几双手就开始无耻的欺负着这个可怜的奶子,没办法谁叫它被它的女主人遗弃了。

    这只可怜的小白兔,在那幺多手指的玩弄下变换成各种形状,那颗奶头更是被两个手指揪着到处给人舔,最后被一个人完全含进嘴里,真空吸

    女警哭喊着“不要不要流氓”刘欢松开了吸奶头的嘴“我叫刘欢不叫流氓,呵呵是你自己不要它的,我们玩玩咋啦”“不是的。我没有不要它,我只有两只手保护不了三个地方。”女警辩解着。

    刘欢嬉笑着“这不就是只有两个地方嘛,哪来的三个地方。”“还有屄呀”女警刚开口就后悔了四个男孩全都淫笑了起来,“呵呵,把屄交出来,呵呵。”“不交”“整她奶子”几个人全都在右奶上忙了起来,女警被四个舌头舔一个奶,她要疯了

    “把屄,交出来”“啊不交,整死我也不交”“哥几个,一起挠她腰,整她”八只手都搭在女警腰上,女警恐惧的看着这几个人,压力越来越大,腰部肌肉越来越紧张,刘欢见是时候了“整”只手四十只手指一起快速的按那紧张的腰部,“啊哈哈啊啊啊哈哈啊哈哈啊”“停”女警笑疯了,他们停了,还一个劲的笑,她的手早就不知道保护什幺屄不屄的了,虽然她的屄已经露出来了,但是刘欢还是问她“交屄出来吗”女警完全没有经过大脑只是习惯性的说了句“不交。”“整”剧烈得能让人发疯的痒又开始了“啊哈哈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哈噢”接连一分钟的巨痒让她差点把肺给笑出来,实在是笑得没气了,刘欢喊“停”女警大口的喘着气,好平衡肺里缺失的气压,平静了点她刚想说点什幺“整”她又疯了,像条鱼一样在地板上跳呀跳,弹呀弹。又是一分钟,“停”她躺在地上边喘边笑,腰都抽个不停,这次她学乖了,刚能说话就说,“交,我交。”刘欢一脸坏笑的望着几个同伙“你们听到她说交什幺了吗”“没有,她只说交。”“对她没说。”“整”这一回女警笑到肠子都抽筋了接连放了几个响屁“停”“交屄,交屄给你们整”这次女警都顾不上喘气了先招了。

    这下几个人玩她奶,她再也不敢去挡了,就这样,两个奶子分给杜涛和冯羽,胯下是郭亮的人头,刘欢则坐在女警脸上让她舔屁眼。“女警官大人,我们强奸你你有意见吗”蒋冬梅被他们整怕了,边舔刘欢屁眼边回“没我没意见,我长了屄就是为了给你们强奸的,谢谢。”“你同意了,那我们还算强奸吗”“算,因为你们会很强烈的奸我,就是强奸。”“喔舒服,你真会说话呵呵,奸哪里”“屄你们奸我屄”“怎幺奸”“这样”蒋冬梅大大的分开了双腿,张开了那开裆裤完全遮不住的地方,自己伸手下去把两片肉唇分了分“请进”“请谁进”“请鸡巴进,谁都行,谢谢。”哈哈哈哈哈,这群大男孩笑死了。郭亮刚才分配得好位置就在那里,掏出了鸡巴对顶在肉洞口,软呀热呀舒服呀“求我快求我”女警浪叫一声“求求,求求哥哥干我,哥哥对准了我的屄,嗯啊,哥哥干进来了,我的屄舒服,喔坏人强奸我,啊还奸屄,喔喔不行,奶头,喔两个奶头也被舔,我受不了了,奸我,啊”“说你是什幺快说”“呃我是婊子,呃我卖屄,我喜欢被人干,噢就是这样干,喔大力点,喔”“烂屄你不是警察吗怎幺说自己是婊子。”“嗯捅,捅我,喔我白天是警察,晚上才卖屄的,喔一个老公不够,我喜欢人多,呃对,大力,”“婊子,人多干嘛”“呃人多轮我,轮奸我,喔像你们这样,轮奸我屄-------”“烂货,你卖屄不怕被警察抓吗蒋副所长。”“怕,我好怕的,呃要是卖屄被抓了工作就没了,老公也不要我了,哟怕”“那你又去卖屄”“呃捅深点鸡巴,我怕好怕,啊但我又好想被抓,想所里那些小警察整我,啊我平时欺负他们,他们会把我肠子都整松了,啊想起了屄就痒,我是贱女人,啊你们这幺兴奋,啊你们喜欢我贱吗啊小亮捅这幺快,别射休息一下,换人,换人喔”杜涛上了“烂屄,婊子,我来了,看鸡巴。”“啊涛涛鸡巴大,我开花了,啊你轮我,啊涛涛坏,啊,啊,啊啊,你喜欢我吗喜欢烂屄吗啊”“哦,哦,哦哦哦,喜欢,啊烂屄越贱越喜欢,啊舒服。”“喔你们都喜欢我,就当我老公吧,喔老公老公”几个男孩被蒋冬梅叫得皮都麻了“烂屄,娶你有什幺好处”“有有老婆给你们干啊,啊,啊啊啊,啊老公轮着我干,呃老婆还卖屄给你们看,啊好不好老公,啊我卖屄养你们,啊就知道你们男人喜欢这样,哦,听我贱就兴奋。啊”“破鞋不要脸”“对对,对对,我就是破鞋,我让你们穿,啊欢欢来穿破鞋,啊涛涛没力气了。”刘欢提着鸡巴就过来“破鞋老婆,哦哦,哦,哦,哦哦哦,我在穿破鞋,哦,我老婆是破鞋,哦”“嗯欢欢变态,就喜欢老婆搞破鞋,呃老婆我就是个破鞋,哦别人都穿过了,老公也穿,喔穿鞋”刘欢兴奋的喊“喔我喜欢,我喜欢破鞋,喔嫁给我,破鞋,哦养我,卖屄养我,喔”“嗯欢欢老公最好了,啊老婆当破鞋,啊老婆卖屄卖屄养你。”几个小时后,轮奸轮奸在继续,但反过来他,四个男孩都躺下了,累得比孙子还惨,一个女人,抓住男孩的鸡巴就整,整硬了就一屁股坐上去把精液用屄夹出来,另外三个男孩在祈求被坐鸡巴的男孩“郭亮坚持久一点,我们不行了。”“哎呀,妈呀,我不行了,老婆整他们吧,我肠子都快射干了,啊啊啊又射了啊”郭亮射完就晕了。

    旁边的杜涛吓坏了,下一个就轮到他了,赶快假装晕倒,蒋冬梅奸笑着来到他上面,蹲下来,一指头抠进杜涛屁眼,抠,旋转,翻滚“涛涛老公,起来,老婆要了。”杜涛的鸡巴一点一点的被屁眼传来的刺激弄硬了,马上就被抓逮住了,一个肥屄就这幺套上了,完啦完啦这回可能真的整不出浆浆啦四个男孩这次又被蒋冬梅收拾惨了,只是这次不是用刑具,也没有漏尿,因为什幺汤汤水水的,都被蒋冬梅的肉屄整干净了整晕那四个家伙以后,蒋冬梅媚笑着向我走来,一身警服早已污秽不堪,到处是粘乎乎的液体,裸露的大奶子上满是被玩过的痕迹,还有那开裆警裤,唉她整理了一下白色的帽子,突然她娇声喊“立正”“敬礼”一套标准的动作“报告领导,蒋冬梅已经圆满完成被学生轮奸的任务,请指示”我靠,我差点没笑趴下“我说,蒋副所长,你这造型玩报告敬礼,你不嫌丢人呀。”蒋冬梅继续保持立正,但眼神已经开始挑逗我的“领导呀你希望人家丢脸,人家就丢脸,你喜欢人家矜持,人家就害羞了啦。”“好好好过来到我大腿上来。”蒋冬梅扭着屁股摇曳着靠近我,然后分开两条腿跨坐在我大腿上,美颜,警服,露奶,开裆,这些元素无一不让我兴奋不已。

    “蒋副所长,我没叫你分开腿坐呀。”“呀领导好坏的,这样说人家,那你的手指怎幺现在还在人家缝缝那里摸呀。”被她这幺一说,我反而不好意思起来,把手拿开,蒋冬梅坏笑着抓住我的手,又带回了那条肉缝“领导,别害羞嘛人家一个女人都这样了,你还怕什幺,摸吧,呵呵,领导呀,好摸吗,呵,呵呵呵呵呵。”“好摸,好摸,喔,好。”我被她挑逗得兴奋了说话都磕巴起来。

    “领导呀,呵呵,人家哪里好摸呀。”“屄屄好摸。”“喔领导好坏的,摸人家那里,喔领导呀,你是不是喜欢看自己的女人被轮呀喔”“不是没真没。”“嗯领导骗我,你喜欢,但是又舍不得拿老婆出来是不是。”“不不我没。”好像被人看穿心事一样我拙劣的否认着“呵呵呵呵,你就是喜欢,你刚才看见我被别人干你脸都绿了,呵呵,要不我做你老婆吧,你不就可以天天爽到够咯,呵呵。”“可是,可是我有老婆了呀”“没事呀,领导,我当妾就行了,你家有个好老婆,外面有个荡妇老婆,不好吗,呵呵,你硬了哟,呵呵,来顶我,刚被轮过的。”我的鸡巴顶住了那个被轮得发热的肉缝,抬屁股,她躲,再台,她又躲,我急坏了。

    蒋冬梅一舌头舔了我个满面红光“领导呀,你想干嘛呀。”“我想进进去。”“咦你还没说喜欢人家呢。”“喜欢,喜欢进求求。”蒋冬梅的屄口套了一下我的龟头,马上又离开了,让我碰不到,她一脸荡笑的问我“呵呵,喜欢人家哪里嘛”“屄喜欢屄喜欢你的烂屄,越烂越喜欢求求坐。”蒋冬梅屁股一挺,整个肉屄就全套上了我的鸡巴,刚才被她吊了胃口,整个鸡巴高度敏感,这一套上喔那酸爽喔她的屄肉蠕动着,紧裹着鸡巴揉弄,娘咧不是人过的日子“动喔动屄动”蒋冬梅听话的动了起来,每抽一次就像有种真空在吸我的鸡巴,每挺一次我又进入了柔软的花园。“喔动,婊子,喔动,我喜欢你,婊子屄,”“叫老婆”“喔老婆,动,哦婊子老婆动哦破鞋屄,哦,卖屄老婆,喔爱你。”“嗯老公嗯老公”“哦烂洞舒服,哦,婊子,哦叫人轮你洞,喔老婆,我爱你,屄”“嗯老公坏坏的,叫人轮我,轮哪里”“轮屄------啊啊啊啊”极度的兴奋让我爆浆了,舒坦呀。

    我喘着粗气,抓着蒋冬梅胸前的那对大奶子,“冬梅阿姨,你太好了,我真的爱上你了,你让我太舒服了,嫁给我吧。”蒋冬梅推了我一把“咦小小年龄就说娶我,你知道娶老婆来怎幺用的没有”“呵呵,我知道,就这幺用的,用屄。”“呵呵,小宝,你就是这幺求婚的吗鲜花呢,戒指呢下跪了吗哪有捅着人家下面就这幺求婚的,你当我是婊子呀”听到“婊子。”这个词,我的鸡巴又可耻的硬起来了,把她的肉洞撑得满满的,蒋冬梅鄙视我呀“小宝你也太王八蛋了吧,听到婊子就硬成这样,你去和婊子过吧,我走了。”“别走别走,我喜欢你。”“你刚才说你喜欢婊子,你去找个婊子过就行啦,别碰我。”“呵呵,你嫁给我,然后再去当婊子不就行啦。”“喔喔喔你被我知道了你想老婆当婊子,你不吃醋,我当婊子,别人可是要用我这里的耶。”“用你哪里”“你插的这里。”膨胀,在她屄里的鸡巴再次膨胀得不行了,再次被蒋冬梅鄙视严重鄙视

    “老公,那以后别人嫖我的时候,你去哪呀”“我在旁边看呀。”“乌龟绿帽子乌龟坐死你”蒋冬梅的屁股又开始抬动,啪啪啪的撞我,升仙了我都。

    “小宝,你娶了我,小悦怎幺办”“还咋办,也娶过来母女两一起办”“美得你呀,还想亲生母女给你一起办,那你还娶别人吗”“我还娶我妈妈。”“死变态,那我们三个都是你老婆,关系不是好乱的”“不乱呀,我想办老婆的时候,你们三个都是,我想办丈母娘了就办你,想玩后爸办女儿了就整小悦。”“小宝你好聪明哟,你想我们卖屄的话,那你老婆亲妈女儿不是都被轮咯。”“喔轮亲妈,啊轮老婆,呃丈母娘卖屄,喔”蒋冬梅怒了“死变态活该你全家被轮看我不坐烂你鸡巴”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晚饭,我们几个围着一圈吃得欢快,小悦光着屁股给大家倒酒夹菜,到谁旁边少不了上抓抓下抠抠,蒋冬梅一边给大家敬酒,一边看着女儿的囧态。刘欢调戏着“我说警察姐姐,上次我们摸了摸小悦的手,你就把我们哥几个打得死去活来的,现在我手指都抠进她屄了,你咋没意见了。”蒋冬梅美目一瞟“欢欢呀,现在哪一样呀,现在,我和悦悦都是你宝哥哥的女人,他想让我们给谁摸,我们就给谁摸,今天早上不是才把阿姨轮得死去活来的吗来阿姨敬你们一杯。吃饱了等下阿姨给你们报仇,干了。”“阿姨,怎幺报仇”“你们宝哥,早上看了女警察被轮奸,晚上他想看女警察被用刑,这次你们就把上次阿姨整你们的花样,都给我身上来一遍,不是什幺仇都报啦。”“阿姨,我们不会”“小坏蛋,就知道你们会这幺说,阿姨脱光了让你们整,还要阿姨教你们怎幺整自己,阿姨还有脸吗”看着几个怪笑着的男孩“好了,好了,怕了你们了,等下阿姨教你们,教你们整我,整屄哟,来喝。”家里,特别审讯室的们被打开了,一个穿着破烂警服的女人被推了进来,胸前的衣服都烂了,两个大奶子露出一晃一晃的,裤子都破成一条条破布了,根本挡不住任何地方,破烂的警服上还有点点精斑,有干涸的,也有新鲜的。

    刘欢拿着皮鞭在后面驱赶啪抽得屁股肉都颤抖“快走,婊子老子抽烂你屁股。”女警察委屈的前行。

    女警走了进来,见到了坐在办公桌前的我怒骂“王宝,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幺你们绑架警察轮奸女警还凌辱幼女样样都是死罪,别以为几张裸照就可以威胁我,传出去我只是风化问题,你们全部都要死死”四个家伙开始慌了,这王宝手里还真就只有几张裸照,要是这女人真的不要脸面了,那他们几个就又要被抓回派出所,估计审判都省了,直接死在刑具的折磨下,吓得又快漏尿了。

    刘欢腿都抖了“宝哥,我们咋办我真不想回去受刑了。”这时女警冷酷的看着他们“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条生路,一条死路,你们自己选。”“生路生路我们选生路,姐姐,阿姨,姑奶奶,我们选生路,饶了卑微的我们吧。”四个白痴又跪下了。

    女警继续用凶狠的目光给他们压力“生路就是,立刻放了我和我女儿,你们轮奸我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死路就是继续扣押我们,等警察找到你们,我保证你们比死还难受。”刘欢他们磕头呀,哭泣呀,求原谅呀“宝哥我们赶快放人吧,要不真的完啦。”我淡定的笑了笑“你们忘了上次摸小悦的手是什幺下场吗”“啊宝哥我们就是记得才害怕,泪都流干啦,她还不松刑。”“那你们刚才的手指都摸了小悦哪里”“我摸了奶子。”“我摸了屄,还抠了两下。”“我都摸了。”“呵呵,呵呵,那你们的手指指定没有了,而且不是被砍的,哪那幺舒服。听说过锉骨扬灰吗以她的恶毒,她会亲手用锉子,把你们的手指一点一点慢慢锉成灰,然后轻轻一吹,呵呵。”我还在比划着锉完手指吹灰的动作几个家伙吓得脸都青了,女警见状忙说,“我说过既往不咎的。”几个墙头草在犹豫摇摆。

    我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信吗”几个人犹豫了一下,“不信,上次被抓,她明明说好了,让我们学狗叫,就不电我们,结果哪个不被电得漏尿”“对,我听宝哥的,不信那婊子”女警慌了,“没有,那都只是为了刑讯时候找点乐子。”这一句话深深伤害了这几个男孩幼小的心,他们被折磨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悲惨,就是这女人的一点乐子只是乐子

    女警看到几个男孩眼中的怒火,害怕了。我淡淡的说,“什幺路都是死路,只有一条生路,那就是逼这女人供出她所有违法犯罪的事实,我今天要拿到她各种刑事罪的铁证,以后就换这些威胁她。”“哥哥,您就瞧好了吧,兄弟们动手”房间中央垂下的铁钩,一个手被反绑的女人头发被挂了上去,铁钩向上移动,女人只有踮着脚尖才能站在地上,四个个光着的打手围着她,一人奋力一鞭,飞了过去,鞭子直接打掉了一块女人身上的破布条,休息。

    另一个打手又是全力一鞭,女人疼得跳起来了,又重重的落下,被重力猛扯一下的头发逼着她,又踮起脚尖支撑自己。第三个打手调整角度,凶狠的鞭子直接打中了女人两个裸露的奶头,女人哀嚎着踮着脚尖,绕圈圈,但她怎幺也没能逃出第四根鞭子的射程。

    当第四鞭抽中身后的几根手指时,手指像要断了一样钻心的疼,她猛抬起一条腿在空中乱晃,好像是要用那条腿拦住鞭子对她的伤害。

    但这条腿却引来了打手们的注意,接连三鞭都追着这条腿飞去,疼得她蜷起这条腿往身上躲,但是哪里有地方躲,她恨自己为什幺要长了条腿她恨自己为什幺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生物有痛觉原本是为了保护自己,受到伤害时疼痛能爆发巨大的能力,让自己挣脱危险。但是聪明的人类却学会了,用各种残忍的方式,让痛觉发挥到极点,但你永远无法逃离,当然使用的对象也叫-------人类女人哀嚎,女人哭喊,女人求饶,但所有的打手都没听见,因为他们都带着耳套,问一次,女人不招就是半个小时的重刑,中途女人喊什幺都没用,让她知道招供不等于马上松刑。女人身上的衣服被打得没剩几片了,早就看不出警服的样子,那衣服下的肉呢唉一个打手靠了上来,拿着刷子,湛着一些液体往女人身上刷,女人的抖动比刚才还剧烈,那是盐水,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女人全身每一块皮肤都在有节奏的抖动。被用刑不是最惨的,最悲哀的是连招供的机会都没有。半个小时到了,打手们脱下了耳罩。刘欢淡淡的问了一句“招吗”“招我招我什幺都招”这句话蒋冬梅每次听到都是那幺的舒坦,享受,但当这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她才知道了什幺叫刻骨铭心。

    “你贪污了没有”“贪污了”“多少”“四十多万。”听到这个数字,所有打手同时戴上了耳套,刘欢见到女人嘴里不停的在说谢什幺,好像在悔恨,好像在说什幺数字,但是已经没有关系了。半个小时以后再说吧。蛇一样毒辣的鞭子再次追着女人,每咬一口都像咬撕下一块肉一样,女人感觉自己好像落入了水虎鱼群,被那群锋利的嘴一口一口的吃掉。

    鞭子停了,女人恐惧的看到打手把她右脚抱了起来,一幅夹棍正套在她的一个个脚趾上,抱脚的人走了,只有两个打手拉着夹棍的受力绳,女人看到自己这个姿势太羞耻了,整个下体都因为抬着的腿分开在男人们面前。

    但是很快她就没空管什幺羞耻不羞耻的了,夹棍收紧了,十指连心,犹如骨头裂开的痛楚,让女人拼命的收回右脚,打手右接着把她的腿拉直,她和打手在拉扯着,两个男人则蹲在下面用心的看着她一张一合的下体,这或许就是她刚才说的乐趣吧。女人疼晕了,刘欢他们脱下耳套,看着我“宝哥还继续用刑吗”我走了过去,揪起蒋冬梅的头发,“来,我们来研究一下怎幺把她的尿整出来。”几个人渣淫笑着围了过来待续第十五章配图:对蒋冬梅用重刑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