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龙战士外传全文 半只青蛙 > 尾声

尾声

龙战士外传全文 半只青蛙 | 作者:半只青蛙 | 更新时间:2019-09-16 10:02:19
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六年后.

    勇者之山.

    一群人正排着队依次将一束束的鲜花摆放在那座编号为“796”的墓碑前.

    这些人中有男有女,有大人也有小孩.大人一脸肃穆而庄重地将鲜花轻轻地放在墓碑前,而孩童则是怀着好奇和天真的表情仿照着大人的动作.

    完成这一切后,已经长成大人的艾力克斯正站在一群最大只有八岁的孩童面前,温和地鼓励着他们道:“菲力蒲,格斯,格罗斯,斯塔克,还有法蒂拉你们不要为自己是狎西而感到自卑,也不要羡慕完美战士的强大我的老师从前对我说得最着,微笑着看山腰处正在打闹的那群年青人.她们的儿女此刻正混在那些年青人的学生中替前辈的墓碑锄草.两人如今是塞尔巴托的一号、二号通缉犯,被精灵族追杀的大叛徒,只能远远地避开人群躲在黑暗处.

    齐格薇问道丹妮娅道:“芙蕾蒂娅今天怎么没有来”

    丹妮娅答道:“因为今天恰好是妮雅公主配种的日子你忘记了吗以纯精灵的体质,怀上这种混血的孩子后,要隔六年的时间,才能怀第二胎现在时间已差不多了”

    有些话丹妮娅没有说出来,无论是纯精灵还是纯人类,怀上这种混血的孩子,都会影响他们的寿命.自从怀孕生子后,两人的身体都大不如从前.妮雅由于接触到了“传说中的魔杖”,情况稍好一些,但最多也只能怀上两胎.

    “妮雅嗨,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了这些年来,为了调和两个种族的关系,为了让精灵族放弃从前迂腐的一套,可是费了她不少的精力啊”

    “她现在的做的事,都是我们从前想做却无法做到的事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件,我们那些保守迂腐的族人,也有不少人觉醒了她所遇到的阻力,要比我们当年遇到的小多了.”

    齐格薇笑道:“我们那些保守迂腐的族人这个说法真有趣啊,我还以为你会用“我们精灵”这个词呢“

    “这有什么特别的吗反正在不久的将来,精灵将不再是精灵,人类也不再是人类我们精灵和我们人类,之间的区别将变得越来越模糊”

    说着,丹妮娅把身体转向帕米拉城的方向.

    “应当要开始了吧齐格薇,猜猜看,我们的那位学生,她将怎样取得克洛兹身上的种子,是用我传授给她的技巧,还是用卡洛斯教她的黑暗智慧”

    ************

    这几年来,每次面对妮雅时,尤其是单独见面时,克洛兹总是觉得坐立不安.

    那时因为妮雅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和其妹妮娜看自己眼神相似,那完全是充满爱恋和倾幕的眼神.

    最糟糕的是,克洛兹发觉自己对妮雅并不是并不是毫无感觉,并不能做到心如止水.

    塞尔巴托重获统一之后,克洛兹娶了妮娜为妻,自然少不了和成为精灵女王的妮雅打交道.对于这位闻名于世的黄金死神,起初克洛兹对她的感觉只是欣赏.

    这是一位很了不起,也很伟大的女性虽然拥有强得可怕的力量,却看不到精灵惯有的自负与高傲.在和她交往的过程中,随着对妮雅越来越多的了解,克洛兹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地被她所吸引.

    一个博学的女人一个有远见的女人,一个胸怀宽广的女人,还有就是

    对妮雅了解得越多,在克洛兹心中对她的尊重也越深,欣赏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倾慕.

    当克洛兹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发觉自己已经泥足深陷了.不过,他非常清楚自己对妻子妮娜的责任,同时也为自己的“花心”而感到羞愧.在思想上,他拼命地抑制着心中对大姨子不断生出的绮念,为了防止自己犯错,他将妮雅在心中的形象升华成了女神一般的存在.

    “我只是女神的骑士,我要保护女神,绝对不能亵渎女神”

    起初的五年,他的这种想法可以说是成功的,完全扼制住了自己心里的非份之想可是,就在半年前,妮雅一次酒醉后,无意中地靠在克洛兹的肩膀上,醉后吐露“真言”,说自己其实很喜欢他时,这道防线开始露出破绽.

    那天之后,妮雅看克洛兹的眼神,泄露出来的爱意也越来越浓.

    克洛兹发觉自己快抵挡不住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七年之痒

    心中的感觉让他感到害怕.在心理上克洛兹仍然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可是来自其姐越来越强的诱惑却让他心慌意乱.

    终于有一天,他憋不住向姐姐求助.七贤人已经在两年前退隐,退位前将会长的位置传给了芙蕾蒂娅,由她领导这儿的人类势力.之所以选择芙蕾蒂娅为领导,那是因为她出生于光明势力,自身的身份又是卡洛斯的妻子.卡洛斯培养出来的黑暗势力的接班人也服从她领导,她是两股力量都可以接受的最佳人选.

    “这有什么难的,喜欢她的话,姐妹俩一起全娶了就是了”

    对于这位弟弟,芙蕾蒂娅已决定永远对他隐瞒真相,但是她要个孩子的念头,却一直都没有放弃.

    “姐姐,话不能这么说的我是妮娜的丈夫,得对她负责任的”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事后克洛兹的心里却像猫爪挠心般地骚动起来.

    今天,妮雅把克洛兹叫去,说是有一些重要的事务要相谈,害怕自己会做错事的克洛兹叫上了姐姐,谁知在芙蕾蒂娅却在半途中借故离开,只留下克洛兹和妮雅相对.

    妮雅换了一身普通的素服,身上未施半点脂粉,只是在头戴了一朵白色的菊花.平民化的装妆让她少了精灵女王的贵气,却添了几分邻家少女的秀气.

    “克洛兹,我感觉出来了,最近这段日子,我感觉你好象在有意地躲着我,这是为什么呢”

    当妮雅主动地将身体靠来,用满怀哀怨的眼神看着克洛兹时,克洛兹紧张得心脏嘭嘭乱跳,他有畏惧地后退着.

    “为什么要躲避我是嫌我被卡洛斯强暴了,身体太肮脏了吗”

    妮雅没有紧逼,却用哀怨和痛苦的眼神看着克洛兹,那楚楚可怜的目光一下子就抓住了年青骑士的心.“妮雅曾被卡洛斯强暴,并怀孕生下了一个男孩”在帕米拉城早已是众人皆晓的秘密.

    “不是这样的”

    克洛兹手忙脚乱地挥着手,他倒是从来没有没有因此而歧视过她.

    “你知道吗克洛兹,这些年天,我每天夜里都常在做噩梦,梦见那个魔鬼呜,好冷啊”

    在克洛兹面前,妮雅象个受伤小女孩般瑟瑟地发起抖来,楚楚可怜的模样愈发地惹人怜惜.

    “那天晚上,他象野兽一般我拼命挣扎着,尖叫着,可是呜”

    后面的话被打断了,决心象骑士一般保护女神的克洛兹,怀着怜爱之心张开双臂将妮雅紧紧地抱在怀里,仿佛要用自己臂膀替女神遮风挡雨.

    他信誓旦旦地道:“不要说了,我绝对会保护你的”

    可怜的骑士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前一秒还在哭泣流泪的女神,把脸伏进他的臂膀后,却在偷偷地微笑.

    妮雅对克洛兹道:“吻我”

    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克洛兹小心地捧起妮雅光洁的脸蛋,轻轻地吻了下去.

    他本来只是想轻蜓点水般地一吻,谁知两唇碰触的瞬间,妮雅突然升出手紧紧地挽住了他的脖子,轻吻变成了热吻,长吻.

    一股热流由唇舌由交接的地方直透心田,克洛兹只感觉心跳加速,被压抑多年的火焰嘭地一声在心头冒起,瞬间将他身上的最后一丝理智烧尽.

    战袍由骑士的身上落下,在木地板上铺成了临时的卧床,女神褪去了最后的遮掩,化为渴爱求欢的女人.克洛兹轻轻地将妮雅放倒地衣服铺成的“床”上,抬起她的一条玉腿,从脚趾开始,一处一处地往上吻,每一个地方都不肯放过.

    不仅如此,他的手在妮雅身上四处抚摸着,双手揉捏着妮雅的双峰,柔软的嫩肉在他掌中微微的颤动.

    当克洛兹抬起妮雅的双腿架在肩膀上,准备将他那根比卡洛斯还要强壮的肉茎深入女神体内的时候,妮雅伸出双手捧着他的脸,一脸痴迷地问他道:“克洛兹,我的骑士,你真的会永远保护我,守护我吗”

    克洛兹的眼中射两道迷醉的光芒,囔囔地发誓道:“妮雅,我的女神,我会象骑士一样地保护你,永远地守护你的”

    “那么,请你走进我的心灵,用你强壮的肉体彻底地占有我吧你的女神需要你替她驱赶夜晚的梦魇”

    克洛兹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指挥着自己下身粗长的分身,象骑士上战场一般,面带无比庄严的神情,缓缓地将自己肉茎插入妮雅已布满蜜汁的小穴中.

    虽有爱液的滋润,但妮雅相对娇小的肉体和克洛兹的强壮相比,她的阴道还是太紧窄,粗长的肉棒刚进入一部分,就让她皱起了眉.

    “啊,对不起,我”

    “不要,不要退出去快进来,我要你用强壮的肉体粗暴地占有我,只有这样才能帮我驱走心中的恶魔.”

    感觉到骑士的退缩,妮雅连忙抱紧他,怀着对女神的倾慕与歉意,克洛兹无比愧疚地沉下身子.

    “呀”

    女神的尖叫就象是荆棘鸟的歌唱,两滴晶莹的泪水由妮雅的眼角边落,却被守护她的骑士轻轻地吻去.

    “我要来了”

    骑士发出呐喊,开始了在女神身上的耕耘,瞬那间,房间里充满了骑士粗重的喘息声,他妄想用自己的努力驱散女神心中的痛苦.

    此刻的妮雅,心中真的很痛.

    “卡洛斯,卡洛斯”

    那一天,当那个她曾经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的男人,当他在她身后炸为无数的碎肉时,就在那一刻,妮雅不但没有感到一丝的喜悦,心里反而生出无比的空虚和失落.

    过了很久,妮雅终于弄明白,那种感觉叫作痛

    那时她才察觉,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了

    痛的感觉象窒息一般扼住了妮雅的喉咙,她死死抱着克洛兹,主动地迎合起克洛兹来,她不光需要对方滚烫的精液,需要一场激烈的性爱来渲泄胸中的苦痛.

    屋外,阳光依旧明媚.

    ************

    当克洛兹穿好衣服,从妮雅的房间里走出来时,却意外地撞见了自己的妻子.

    顿时,他象偷吃了糖却不幸被大人当场抓住小男孩,一张俊脸霎那间涨得通红.

    谁知他那娇憨可人的妻子不但不生气,反而笑着扑上来,抱住克洛兹,主动地给了他一个热吻.

    “没什么啦我早就知道姐姐暗恋着克洛兹你了很早我就看出来了姐姐她很不幸,克洛兹你能帮她摆脱痛苦,我高兴还不及呢”

    望着妻子纯真而无邪的笑容,克洛兹羞愧地垂下了头.

    “没什么啦”

    妮雅笑着抓着克洛兹的手,按在自己隆起的肚皮上.

    “我已经怀孕五个月了,你又那么强壮,这段时间,就只好让姐姐来陪你啦”

    在妻子面前一直都是雄纠纠气昂昂的克洛兹,此刻却不好意思得象个做了错事的小男孩.

    “好啦我今天给你熬了很好的补汤,今天晚上,你还得好好地安慰姐姐的

    你可不能偷懒摸鱼哦”

    望着一脸天真无邪的妮娜,克洛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的心里,这时又忆起了姐姐曾说过的话.

    “喜欢她的话,姐妹俩一起全娶了就是了”

    ************

    房间里,克洛兹前脚刚走,先前刚被他抱上床休息的妮雅就飞快地爬了起来,从床下取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玻璃试管放在下身.

    “卟哧”“卟哧”

    一道又一道白色的精浆由她略带红肿的阴穴口喷射出来,装了满满的半个试管.屋子的窗户在这时啪的一声被打开,芙蕾蒂娅象一只灵巧的猫一般跃了进来.

    “完成了吗”

    妮雅对她晃了晃手中的试管,然后施法将试管冰冻起来,放入早就准备好的恒温箱中.

    妮雅不屑地道:“你那位被称作狎西废物的弟弟其实才是真正的天才,而这位被称做天才的弟弟,却空有一身漂亮的躯壳,脑子里全是一包草”

    “话不能这么说的”

    芙蕾蒂娅从妮雅手中接过恒温箱,替克洛兹辩护道:“只是卡洛斯希望他过正常人的生活,所以老头子们才把他教成这样再说了,他若不是这样的性格,你们的那些迂腐同胞们又怎么能接受他呢如今的他,不正是从前的你们吗”

    芙蕾蒂娅转身想走,却被妮雅从后面拉住了手.

    “怎么了”

    “你就打算把这东西带走后,用你的弟弟的方法受孕吗”

    “难道有别的方法吗我和你不同,就算勾引他上床成功,事后他也会羞愧得自杀的”

    看着妮雅,芙蕾蒂娅的眼中开始发光.

    “你想要怀孕,其实并不需要那么麻烦的方法,现在的我,就可以让你怀孕啊”

    虚弱的妮雅轻轻一拉,就将芙蕾蒂娅扯到了床上.

    芙蕾蒂娅笑着问道:“女人能让女人怀孕吗”

    “怎么不能呢你的弟弟,刚才射进我身体里的种子,还有很多很多”

    妮雅的手,轻轻地放在了芙蕾蒂娅的胸脯上,她一边吻着芙蕾蒂娅的脸一边

    渍渍地赞叹道:“你的身体可真强壮啊,将来生下的孩子,一定很优秀”

    从六年前起,妮雅和芙蕾蒂娅,这俩位代表塞尔巴托两大种族势力的最高领导者,为了双方的联盟能够紧密些,两人一直都走得很近.

    ************

    勇者之山的山顶上,玛丽塔夫妇透过水晶球,清晰地看到了妮雅导演的这一幕,艾力克斯和泰勒也在一旁.

    艾力克斯不无担忧地道:“真是让人不放心啊,我真担心哥哥将来会被那个女人操纵,她太厉害了”

    玛丽塔安慰他道:“不必太为这个担心了如今的妮雅公主,除了生着精灵的长耳外,在她身什么地方还能看到精灵的痕迹她的思维方式,她的道德观念,她的战斗技巧,哪一样不是按着我们人类的方式进行着”

    玛丽塔指了指不远处的俩位精灵老师道:“现在的她,就象她们一样了如今的妮雅公主,已经不再是纯粹的精灵了”

    几个正在玩闹的学生跑到了附近,尼古拉急忙收起水晶球,以免被学生窥到那不堪入目的画面.

    艾力克斯又道:“不知道将来,我们会叫什么”

    泰勒反问:“这个很重要吗”

    余下的人谁都没有作答.

    泰勒将目光投向远方,安吉米奥和莎拉的孩子爱德华,正背着卡洛斯和妮雅的孩子达达尼亚漫山遍野地乱跑.小爱德华虽然只有八岁,但身体强壮得让人惊叹,背着比他小两岁的达达尼亚在山上奔来跳去,灵活得就象一只小蹬羚.

    这对以兄弟相称的“兄弟”关系非常亲密,作为联结双方关系的重要纽带,妮雅将他们交给了尼古拉、玛丽塔夫妇指导.由于今天有“ 特殊“ 的事情要做,她特意让夫妇俩将孩子带出来玩耍.

    望着这对亲如兄弟的孩子,泰勒又想起了埋在无名墓碑下的两位老师.

    他指着孩子,微笑着对众人道:“我们的文明在改变和影响着精灵的生活方式,而精灵的文明也一样地在影响改变着我们新的时代才刚刚开始,主宰这个时代未来命运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们为这个时代命名的事,未来的人类和精灵该叫什么,还是由这些主宰未来的孩子来决定吧而我们”

    他两手一摊,吹了口气道:“我们只要扮好引路人和指导者的角色就可以了”

    外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