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零度领域在线阅读 > 章节目录 番外 另类的经验

章节目录 番外 另类的经验

零度领域在线阅读 | 作者:猫逻 | 更新时间:2019-09-02 09:51:52
    「昨天新战神有发出的新影片!奶有没有看?」

    「有有!他们真是超强、超帅的啦!」

    「天啊,怎麽可以强成这样~~」

    「听说今天还会张贴他们团练时的状况喔!」

    「什麽时候!我要看、我要看!」

    又来了,一上线就听到这群女生在鬼吼鬼叫┅┅瞪了她们一眼,我决定离开公会去外面打怪。

    我在游戏的名字叫做「杀千刀」,是一个战士,在我们公会里,我的水准算是中等,跟一般资深玩家差不多,不厉害,但是普通的怪物也能打的动。

    才一走出公会城的大门,摩比在我後面追来,他是我进入这个游戏时,第一个认识的朋友。

    「阿刀,走走走,有一个很好玩的队伍要打地城,我们也去玩。」

    也不管我要不要,他就拉著我进行了传送。

    我们来到一个地城的门口,这里算是中高级区域,对於我这种程度的玩家来说,打这里的地城会觉得有点吃力。

    在我们之前,地城门口就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队员有男有女,其中又以女生居多。

    『摩比,这些人就是队员吗?他们连中级的武器跟防御装都没有。』我传了密语给他。

    要来打这里的地城,中级装备是基本的必备品吧!

    『因为他们是来参观的啊。』摩比笑嘻嘻的道∶『打怪不用他们打,当然也不用穿什麽装备啦。』

    『意思是有高手会带团?我们不用打怪?』我有点不高兴。

    虽然我的水准不是很厉害,但是我也不想跟在别人身後捡装备,而且那些自认为是「高手」的家伙,大多都很讨人厌!

    玩游戏玩了这麽久,我也参加过不少「野团」(路边临时找人组成的队伍),很多自以为厉害的家伙,在行动之前都表现的很臭屁,一副「你们等一下加油一点,不要扯我们後腿」的嘴脸。

    实际行动时,他们变成说一套、作一套,自己出了错只会怪到别人身上。

    「法师,你应该先冰那苹打我的怪啊!」

    「补师在做什麽!补的这麽慢,我的宠物都被打死了。」

    「那个战士坦好一点好吗?」

    「引怪引好一点,干嘛突然拉一团啊。」

    总之,任务能顺利完成、王可以成功被打死都是「高手」的功劳,灭团、控场不佳都是我们这些人的错。

    并不是说所有的高手都是这样,我也遇过态度很好的人,可是心里的那种反感,并不会因为这些好人而消失。

    参观团,顾名思义,就是我们全都不用打怪,所有怪物都留给他们屠杀,唯一的工作就是跟在後面捡装备,瞻仰他们的威风,顺便参观周遭环境。

    一种除了打怪的人之外,其他人都跟装饰品没啥两样的团。

    『你应该知道,我很讨厌这种有高手的团,而且我不想让别人带著捡装备。』我想要离开。

    『 ,他们不是那种人,相信我!』摩比拉住我,『这个团真的很好玩,而且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要是等一下你觉得无聊,到时你再退队也没关系。』

    『┅┅好吧。』

    既然他都这麽说了,我就留下来看看吧,不过,我并不会对这些「高手」抱太大的期待。

    「人都到齐了吗?准备好之後我们要出发棉!」一个扛著大伞的男生笑嘻嘻的问,声音听起来十分爽朗。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知道他是谁──新战神公会的会长,痞子杀手。

    他身边站著一群人,其中有几个跟他同样有名,鞑罗猫、绝对杀戮、黑战士、艾奎,他们都是被玩家称为「高手」的人。

    「进去之前还是先跟大家说一下规则,要打怪的人请走前面,只是想进去逛逛的人请等怪物清光再跟上。」

    所有带观光团的高手都会说一样的话,说好听一点就是为了保护大家的安全,难听一点,就是∶没办法打怪的人就闪远一点,不要去干扰到战斗,省的被怪物杀了之後,我们还要浪费时间去救人。

    不是我个人过於偏激,这段话是我从某个「高手」玩家那边听到的话,虽然对方指责的那个人并不是我,但是听到这种话真是让人很不爽。

    我想,我会开始讨厌这些所谓的「厉害玩家」,这句话应该是一个起因。

    「阿刀,走吧!」摩比拉著我,快步跑向他们。

    「哈棉!又见面啦!」鞑罗猫跟他挥手打招呼。

    「我带了我朋友过来玩。」摩比像是傻瓜一样的笑著。

    摩比很喜欢鞑罗猫,不,应该说,他很「崇拜」鞑罗猫,他将她当成目标跟偶像,收集她所有的消息,甚至期望有一天能在游戏中遇见她、跟她一起解任务、作战,我一直觉得那是他在痴心妄想,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办到了。

    至少在目前看来,鞑罗猫有记住他的脸跟名字,只是不确定她是将他当成朋友,还是一个认得出脸、叫的出名字的陌生人。

    有一些厉害的人自恃甚高,他们喜欢跟厉害的人交往,不喜欢弱者,很彻底的执行「物以类聚」这句话。

    不晓得新战神这群人,是不是跟那些人一样?

    不,就算他们是那种人也无所谓,反正跟我无关,高手跟我们这种普通型玩家,根本就是两个不同圈子的人┅┅

    「在开始之前,照惯例,我们要来举行大抉择仪式!」

    说著,一个像是吃角子老虎机的东西出现。

    「为了表示公平、公正、公开,现在要请在场的一个人来启动转轮。」

    「我!我可以吗?」摩比兴奋的举手。

    「当然可以。」痞子杀手朝他挥手邀请著。

    快步跑到机器旁,起手将横杆拉下,里头的转轮立刻开始转动。

    「结果是┅┅蔬菜类!」痞子杀手大声说出转轮上出现的图案。

    「蔬菜吗?」艾奎等人陷入沉思。

    现在是怎麽了?为什麽他们几个的脸色都很沉重,而其他人则是一脸┅┅期待?

    「照惯例,还没到王那边就死掉的人,要接受惩罚。」痞子杀手笑嘻嘻的道。

    「加油!我们会好好保护你们的!」新战神公会的其他成员对鞑罗猫他们说道。

    「放心吧!就算是蔬菜,我也绝对会好好的活著!」鞑罗猫极有气势的回道。

    他们到底在说什麽?现在到底是什麽状况?

    「走吧!出发了!」摩比搭著我的肩膀,跟随其他人进入地城。

    本以为鞑罗猫他们应该会担任先锋,抢在前头斩杀怪物,没想到他们却走在战斗队伍後头,将怪物交给其他公会成员跟我们。

    「他们不打吗?」我不解的问著。

    「谁?你是说猫他们吗?他们是辅佐喔!」

    「辅佐?」

    「对啊,现在是我们公会的训练时间,主要战力以我们为主,他们负责保护一起参观的人。」

    「不过要是我们遇上麻烦,他们也会帮忙,不用担心啦!」

    原来如此┅┅我理解的点头。

    「啊!糟糕!引太多怪了!」

    「後面的小心!有几苹怪物冲过去了!」

    原本进行顺畅的攻击,在意外多出两团怪物後,整个团队的节奏被打乱,死伤的人数瞬间增加。

    「不要慌、不要慌,大家稳著来。」黑战士开口安抚著,他正拿著一苹翠绿色的青葱跟怪物对打。

    最慌的人是你吧!拿葱做什麽?你的武器呢!不是有一把很厉害的死神镰刀吗?我无法置信的看著他。

    「这边的怪物交给我吧。」绝对杀戮将一颗大南瓜朝怪物砸去,那怪物就这麽被击倒了。

    为什麽拿南瓜打怪?为什麽怪物会被南瓜击倒?现在是卡通时间吗?

    「看我的──空心菜雨!」艾奎的手一挥,无数的空心菜就像下雨般的砸下,怪物们一苹苹被击昏在地。

    那是什麽样的空心菜,竟然可以打晕怪物?里面该不会包著铁球吧?

    「大家小心!」痞子杀手大喊∶「我要展开滑滑大作战了!」

    说著,他像射飞镖一样的丢出一堆香蕉皮,怪物们踩中香蕉皮後,一个个全都摔的四脚朝天。

    「痞子!你的香蕉皮害到我们的队员了啦!猪头!」鞑罗猫一脚将他给踢飞。

    「他们到底在做什麽?」抓著摩比,我指著那群人问道。

    「拿蔬菜打怪啊。」摩比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

    「为什麽要用蔬菜打怪?」

    「听说这是他们的自我挑战游戏,打怪之前先用转盘选择使用的武器,然後用那些武器来打怪。」

    「太奇怪了吧!现在是在打地城耶!他们这样恶搞,要是因为这样被灭团了,那该怎麽办?」

    「放轻松,现在只是地城练习团,又不是在解任务。」摩比安抚著我。「而且刚才进来的时候就说了,这个队伍攻击的主力是我们,猫他们只是负责保护後面参观的人。」

    虽然是这麽说,到时候如果真的灭团,我就不信他们连一声也不吭!

    「好了,继续走吧!」

    解决完突发状况後,我们继续往地城内部推进。

    「终於安全到第二层门口了!」痞子杀手高声说道∶「按照惯例,又要转轮盘啦!这次换谁要玩?」

    「我、我要!」一名女生快步走上前,横杆一拉,出现的是甜点。

    接下来,他们在第二层的战斗武器改成了甜点。

    「啊啊,好浪费啊──」痞子杀手一边向怪物砸蛋糕,一边心疼的喊∶「慕思蛋糕、起司蛋糕、巧克力蛋糕、圣代┅┅怎麽可以用这麽美好的食物打怪物!」

    那你就换别的甜点打啊,饼乾之类的应该也可以吧?我头冒黑线的看著他。

    「现在痞子会长应该很希望自己就是怪物吧!」

    「对对,他应该很希望大家拿甜点砸他。」

    几名队员一边打怪、一边打趣的说道。

    「冰淇淋冻结术!」绝对杀戮喊道。

    於是,怪物们被他用一大球冰淇淋冻住,变成了一个个雪人。

    「束缚术。」

    黑战士甩出了液体巧克力,这些液体在接触到怪物後,逐渐冻成固体,而後他放出金色糖丝,将变成巧克力雕像的怪物给牢牢捆住。

    「黑战士,你要用巧克力做怪物模型也就算了,用不著帮他们做造型吧?」鞑罗猫苦笑著。

    受困的怪物被点缀了花朵与缎带,那些装饰品全是以金色糖液制成。

    「职业病。」黑战士无辜的耸肩。

    「啊啊,好漂亮!」痞子杀手再度叫著,「小黑,下次我去你店里的时候,你作一个像那样的甜点给我。」

    「不要。」他果断的回绝。

    「好过份!我们是好朋友吧!你怎麽可以拒绝好朋友的请求呢?」痞子杀手耍赖似的缠上他,「拜托啦!作一个甜点给我,小一点没有关系,好啦~~」

    「痞子,我现在就送你一个吧。」绝对杀戮抓起手边的巧克力雕像,直接往他身上砸去。

    「哇啊──」痞子杀手直接被雕像压倒。

    「为了表示我的心意,我也送你一样好了。」艾奎加上一个两层高的蛋糕。

    「好、好重。」

    「会重吗?」鞑罗猫笑嘻嘻的道∶「我还以为你会说『这是甜蜜的负荷』呢!」

    这些人┅┅真的是高手吗?看著他们打打闹闹的样子,总觉得他们跟小孩子没什麽两样。

    「嘿!有怪物冲去了!」

    应声回头,一苹牛头人正好朝观光团冲去,我立刻冲上前举刀拦阻,顺利将怪物挡下。

    「阿刀,旁边还有两苹冲过去了!」摩比朝我大喊。

    该死,要是我现在闪开,後面这团人就死定了。硬著头皮,我决定一个人对付这些怪物。

    先将跟我对峙的怪物踢飞,然後再拦住冲来的两苹,使用交错式攻击,努力拖延住他们。

    但,这样的情况对我来说还是太过吃力,身上冷不防的被砍了几刀,好不容易挡住两苹怪物的攻势,另一苹的大刀却迎面落下。

    不行了。依照我目前的血量,被那刀砍中之後,我应该就会挂了。

    「磅!」一样物体从眼前飞过,顺势将面前的三苹怪物扫倒。

    定眼一看,飞来救援的东西是一个人──痞子杀手。

    虽然不清楚状况,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不是自己冲过来。

    「好险,还好有赶上。」鞑罗猫出现在我身旁,笑嘻嘻的为我治疗。

    「这叫哪门子的赶上啊!」痞子杀手气呼呼的从地上爬起,「死阿戮,你竟然用我来攻击怪物!犯规!」

    「我是丢甜点,没有犯规。」他指著痞子杀手脚边的巧克力怪物雕像。

    「就是说啊。」鞑罗猫认同的点头,「谁叫你要跟雕像抱在一起。」

    「什麽抱?我刚刚是被雕像压著!」痞子杀手抗议著。

    喂喂,在你们吵架之前,是不是先注意一下情况?

    「痞子,怪物站起来了,快退开。」鞑罗猫提醒著。

    「把我丢过来又要我退开?当我是小狗啊?」

    「那我只好将你跟他们一起埋了。」

    她起手一挥,一个跟车子差不多大小的超级大蛋糕就这麽砸下,痞子杀手在最後一秒顺利闪开。

    「好险。」他心惊的拍拍胸口。

    「好可惜。」鞑罗猫摇头惋惜。

    「什麽?奶刚刚说什麽很可惜?」

    「是真的很可惜啊,一个大蛋糕就这麽毁了。」她面不改色的说道。

    老实说,我觉得她说的可惜是另一种意思。

    「 ,你是摩比的朋友对吧?」鞑罗猫看著我,「叫做┅┅阿刀?」

    「嗯。」

    「下次遇到刚才的情况时,先攻击他们的脚。」她笑著建议。「看是要扫倒还是用武器砍,一旦失去行动能力,怪物也就只能随便你杀了。」

    原来还可以这麽做啊┅┅这种打法让我感到意外。

    「走吧!朝下一关迈进!」痞子杀手搭著我的肩,带著我往前走。

    第三层,他们的武器终於正常一点了,是各类的运动用品。

    「打击出去!是一个右外野的安打!」痞子杀手兴奋的喊∶「右边的朋友请小心,不要被怪物砸到!」

    「看我的三分球投篮。」

    艾奎抓起一苹怪物丢向高空,空中飘著一个篮球框,怪物就这麽被丢入篮框里,硬生生卡在上头。

    绝对杀戮配戴拳击手套,将怪物当成沙包毒打,黑战士拿西洋剑进行攻击,至於鞑罗猫┅┅

    她穿著直排溜冰鞋,在怪物们的身上、头上到处跑跳,有时还会直接用脚将怪物们撂倒。

    「怎麽觉得┅┅怪物好像变弱了?」旁人私语道∶「好像被猫他们打著玩,完全无法招架。」

    「这只是他们力量的十分之一。」

    「如果让他们拿真正的武器,这些怪物根本活不了这麽久。」

    「┅┅也许怪物会想要快点被杀死,早早解脱。」看著那些怪物的惨状,我同情的摇头。

    走下楼梯,我们终於来到魔王所在的房间。

    「来来来,紧张的时刻来了!」这一次,痞子杀手拿出的不是吃角子老虎机,而是一个射飞镖用的标靶。

    「来吧!你们是这场训练的主角,由你们来决定次数。」痞子杀手朝他们公会成员招手。

    其中一人面露不安的走上前,从痞子手上接过飞镖後,他的双眼被蒙住,飞标靶也在这时候开始转动。

    飞镖射出,命中标靶上的一个数字。

    「三十!」痞子杀手说出了上头的数字。「竟然是整数耶!真好!」

    「三十次要打多久啊?」

    「天啊!我快晕了!」

    「慢慢打棉~~」痞子杀手笑道∶「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要是你们赶时间或者觉得无聊,可以提早离开没关系。」黑战士对观光团说道。

    「现在是怎麽回事?」无法理解状况,我问著摩比。

    「他们要打王打三十次。」

    「啊?为什麽?就算他们杀王杀了很多次,魔王也只会掉一次宝物啊。」

    地城里的魔王跟怪物一样,被杀死之後会再度重生,虽然是同一个魔王,但他每次掉的宝物都不同,为了避免玩家故意留在原地,等著打王跟收集各种宝物,游戏进行了设定,一趟地城只会掉一次宝物,除非我们退出地城重新打过,不然是不可能拿更多东西。

    「这大概是他们的一种训练方式吧!」摩比朝我耸肩笑著,「你不觉得这样很好玩、很有挑战性吗?」

    这样算是┅┅好玩吗?我不懂他们的逻辑。

    「好了,开始吧!」

    号令一下,负责战斗的我们立刻冲上前,展开跟魔王的缠斗,这一次,鞑罗猫他们几个完全没有插手,只是跟其他观光团的人站在一旁观战。

    第一回合结束,我们侥幸取得胜利,但是死伤惨重。回到休息区,观光团的人立刻为我们进行治疗。

    「魔王要三分钟过後才会再出现,你们把握时间休息。」绝对杀戮说道。

    「摩比,你发动『爆气斩』之前,要先注意魔王的动作,」鞑罗猫提醒著他,「一定要在他准备举刀之前集气,不然你的准备时间会不够,反而会被打倒。」

    「好。」

    「刚才法师、盗贼跟战士的三角作战没有搭好时间。」黑战士对另外几人说道∶「盗贼快了三秒、法师慢了一秒,等一下试试看,能不能将时间差调在一秒内。」

    「这个魔王也可以用Y型作战打,你们等一下可以试试看。」艾奎建议著。

    原来他们有在注意啊?我感到有些意外,还以为他们只是跟其他人在旁边聊天,等待我们行动结束。

    「阿刀。」突然,痞子杀手搭著我的肩膀,一脸认真的看著我。

    是要跟我说我的缺点吗?我有些期待又有些不安的等著。

    「你是一个好人。」

    「啊?」这句话的意思是?

    「不用理他。」鞑罗猫一脚将他踹开,「他只是闲著没事想要骚扰人而已。」

    「不。」被踹飞的他,重新爬了回来,「我只是想要发好人卡┅┅」

    「发你个头!」她将他踩在脚下,用力的蹂躏。

    「魔王生了,你们该上场了。」艾奎提醒道。

    「阿刀,等等,我还没说完。」趴在地上的痞子杀手再度叫住我。

    「什麽事?」这个人该不会又要开我玩笑了吧?

    「你在攻击结束之後都会停格几秒,这样很危险,就算要耍酷摆pose,也要闪远一点~~」

    「┅┅我没有摆pose。」

    不过,多亏了他的提醒,我才知道原来我有这种习惯动作。

    接下来的战役,每一回合他们都会针对问题点提醒,同时建议新的打法。

    第一次发现,原来战斗模式那麽多变,我知道不同的职业搭配、打法跟策略上也要跟著改变,但我没有想到,原来搭配组合一换,连出招顺序、节奏也全不相同。

    就像摩比之前说的,跟著这个团队行动,真的可以学到不少。

    我们击败魔王的速度越来越快,伤亡情况一次次减轻。

    另外,我发现到一个有趣的事情,当我们持续不断的攻击後,魔王的台词竟然也因为一次次惨败而有所不同。

    最初,魔王的开场词自大而且嚣张,像是∶

    「你们这些贱民,我要将你们踩在脚下!」

    「愚蠢的家伙,你们做好死亡的觉悟吧!这里将是你们的坟场!」

    「我要啃你们的骨,饮用你们的血!」

    然而,在他惨败十次之後,他的台词就改了。

    「又来了吗?你们真是不知死活!」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饶过你们!」

    「你们将我这里当成什麽了?观光胜地吗?」

    「到底要打几次啊?我看你们都已经看到烦了!」

    接著,在二十次之後┅┅

    「够了没有?你们到底想要怎麽样啊!为什麽要一直跑来烦我!」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就算再打下去,你们从我身上也得不到什麽好处!」

    「该死的,没有人跟你们说,同一个地方不可以逗留太久吗?不知道的人,去看看官网的规定!」

    「吼~~再不滚,我就放狗咬人了!」

    第二十五次┅┅

    「走开!我不想跟你们玩!」

    「要是你们再来骚扰我,我就跟GM投诉!」

    「你们知道吗?其实另一个区域的地城也很好玩,而且那边的魔王有很多宝物,要是你们不知道路,我可以给你们地图┅┅」

    第二十八次时,魔王只是脸色郁闷的别过脸去,不再开口。

    「这次打完就算了吧。」痞子杀手突然说道。

    「为什麽?」队员不解的问∶「还差两次就完成了耶。」

    「魔王都被你们打到哭了,不要再虐待他了啦。」鞑罗猫同情的说道。

    「哭了?」

    仔细盯著魔王的脸观察,赫然发现他的脸颊上蜿蜒著两行清泪。

    「好可怜。」一名女队员说道。

    被玩家同情的魔王,的确很可怜┅┅

    因为这样,我们决定放魔王一马,不再继续对战下去。虽然也有人说,想要试试看能不能打到他趴在地上大哭,不过这个提议被其他很有同情心的女队员驳回了。

    退出地城後,这个队伍也即刻解散。

    「怎样?跟猫他们组团很有趣吧!」摩比笑嘻嘻的问。

    「你应该知道┅┅我很讨厌所谓的高手。」

    「所以呢?」他有些意外的看著我,「你讨厌猫他们?」

    「不。」我摇头,「虽然他们很厉害,但是┅┅」

    「但是什麽?」他急迫的问。

    「下次他们还要组团的话,通知我一下。」

    听到我转了话题,摩比先是一愣,而後嘿嘿嘿的诡异的笑著。

    「干嘛?」这种笑容真是让人觉得刺眼。

    「没什麽,只是觉得某人的个性有点别扭。啊,我没说是谁喔!不要对号入座。」

    「┅┅」

    一开始我就说了,我讨厌高手,但是鞑罗猫他们不是高手,他们是变态,思想奇怪、强悍的让人觉得变态的家伙。

    然而,跟这样的一群人相处,其实很有趣┅┅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