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武侠仙侠 > 浪子江湖 > 第十三章 皆大欢喜(后记)

第十三章 皆大欢喜(后记)

浪子江湖 | 作者:舒志琪 | 更新时间:2019-09-26 12:39:32
    “你们两个自己说吧,该当如何惩罚你们?”躺在床上,浑身包得跟木干似的,黄羽翔向张梦心与林绮思大翻旧账。

    张梦心嘻嘻一笑,道:“咱们知道你神勇了得,这不,连蒙古第一高手都被你打败了!以后,你就可以真正地接过爹爹手中的大旗,统帅起整个武林来!”

    黄羽翔哈哈大笑,只是笑声牵动了肌肉,顿让浑身一阵疼痛,他呲着牙道:“统帅武林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在家中竖起一面大旗来得威风实在!”

    林绮思格格娇笑,道:“你们看,这家伙天生不是做大事的料,哎,整日个就想着私房琐事,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张梦心从椅中站了起来,走到床边,轻盈地坐了下来,将手在黄羽翔的脸上轻轻抚摸一下,道:“不是我们不告诉你,就是怕我们告诉你之后,你会露出马脚来,搅了全盘大局!”

    黄羽翔轻哂一下,道:“我这个骗人的祖宗怎得会露出马脚来呢!就像和你们一起的时候……”猛然发觉有异,连忙止住不说。

    任雨情轻轻摇头叹息,道:“妹妹,这个家伙不知将我们骗了多少回了!天底下,可能就数他最会骗人了!可惜的是,就知道哄女孩子,碰上别的事就笨得跟什么似的!”

    赵海若轻脆的笑声突然响了起来,晃晃悠悠地已是走进门来,手中提着一只烤鸡,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偷拐来的。她向众女看看,笑道:“骆马怪请我们到高丽去玩,沈大哥也让师父捎口信给我们,让咱们有空去高丽玩玩!你们说,咱们去不去?”

    单钰莹与多迦苦战不已,都是大伤元气,此时虽然坐着,但两只眼睛却是毫无神彩,娇躯轻晃,眼看着就要睡着似的。

    林绮思在单钰莹的肩上轻拍一下,道:“单姐姐,你可知道,高丽的胭脂可是鼎鼎有名,向来都是贡品中最抢手的!去了高丽之后,咱们可要买一大箱子回来!”

    “什么?”刚刚还没精打采的单钰莹立时精神大振,道,“真得有那么好吗?海若,骆大哥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去高丽?对了,咱们还是带几十个圣教教徒一块去吧,免得没人搬东西!”若是魔教三祖师地下有知,魔教教徒居然做起了拎包打杂的差事,不知道会不会再被气死一次。

    任雨情也颇露意动之色,道:“我们心阁的弟子难得出去一次,好些胭脂水粉都还是十几年前的东西,不如也给她们带上一些!”唉,过门还没有几天,便已经想到要贴补娘家,果然是孝女一个。

    张梦心想了想,道:“高丽的胭脂在中原乃是罕有之物,运回来的话,倒是奇货可居!”她是标准的精算盘,她们姐妹也才八人,即使算上赤莲香与梅若雪她们那份,也用不掉如此多的胭脂,放久了又会坏掉,自然而然想到了经营之道。

    赵海若见众女都是七嘴八舌起来,没有一个人理她,顿时将小嘴轻嘟,走到床边,一屁股就坐了下去。小丫头与黄羽翔玩惯了,臀部正好压在了他的大腿上。

    若是在往昔,这个好色小子定然会双手齐出,大占便宜。只可惜此时他浑身都被布条绑得紧紧的,兼且身上的血管有多处已经爆裂开来,受她如此重压,顿时大声呼痛起来。

    四女原还商量得正起劲,闻听黄羽翔如同杀猪般的叫声,都是向他看去。只见赵海若正挪了挪位置,在黄羽翔的双腿上坐得更加舒服,右手伸到嘴边,小嘴大张,正要在烤鸡上大大地咬上一口。

    小丫头脸一红,道:“你们都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你还不赶紧下来!”四女齐声大叫道。

    受害人也哀声大叫道:“小丫头,你想弄死我啊!”

    赵海若将身体弹了几下,让底下的可怜虫又发出了长长的哀号声,这才一跃而下,道:“你叫什么叫啊,不就是坐在你上面吗?心姐姐、林姐姐她们被你压在身底下那么长时间都还没有说呢!”

    “死丫头你都在胡说些什么啊!”好在屋中几个都是最最亲密之人,被点到名的张梦心与林绮思仍是俏脸一阵羞红,就差拿过边上的被子被脸蛋儿给遮了起来。

    黄羽翔倒是笑了起来,只是不敢笑得太过厉害,以免身体痛得难受,道:“这个小丫头乃是黄家头一号问题人物!以后有了孩子之后,绝对要与这丫头分隔开来!”

    赵海若嘻嘻一笑,道:“什么孩子,谁要生孩子了?”

    众女知道这个妮子的脾气,都很自觉地不去搭理她的话头。林绮思微微一笑,道:“臭小子,你可知道,高丽的女子可是出了名的身材好、皮肤白,父皇就差点被几个进贡来的高丽女子迷得神魂颠倒,连我娘亲都有好些天没有理睬!”

    黄羽翔大是意动,一双眼睛骨溜溜地转过不停,口中道:“我都已经有了你们几个了,哪还会再去想别的女人,休要哄骗我了!”转而又道,“左右我们也是无事,不妨去那里看看!”

    众女都是嘻笑起来,连说黄羽翔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当真是没得救了!

    李梓新与骆三元、浪风家中各有美人,闻听林绮思说得神奇,都是要到高丽去买些胭脂水粉回去试试。虽然他们各自的妻子都已是如花似玉,但又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自己的妻子更漂亮些呢?

    当下林绮思便命人到苏州将南宫楚楚三女与赤莲香也接到大同府来,此去高丽耗时良多,若是长久不归,岂不是让几女大为惦记。梅若雪却一直伴在浪风的身边,早就到了边关。

    这大年夜自然是在边关度过了。虽然当地的条件远远及不上苏杭一带的繁荣,但北方人民却是远较南方之人来得热情,再加上庆祝胜利,全城都是张灯结彩起来,场面极是热闹。

    黄羽翔的伤势虽重,但复原速度却也是极快,半个月后,已是能下地行走。朝廷的圣旨也送了过来,将众武林人士和全城兵士都是大大地褒奖一番,自然有诸多赏赐。

    朱棣对这个女婿倒还蛮了解的,特地御赐了两个美女充当侍妾,还在京中安了一处宅子,只等黄羽翔回来谢恩领赏了。只可惜,单钰莹几女个个都是不好惹的主,黄羽翔连这两个美人的面都没有见过,便已经被四女整日个唠叨不停,林绮思写了个折子,硬是将这两个美人给退了回去。

    等过了正月十五,南宫楚楚几女也到齐了,黄羽翔一行人便启程向高丽而去。

    刘恒左右也是无事,便随着众人同行。但陈天劫却说中原虽还有数个高手,但都与他相熟,实是无法与他们比武,便要到塞外去流浪,将自己的技艺磨砺得更加厉害,任黄羽翔几人如何劝说,还是执意离去。

    单钰莹果然还是带上了三十个魔教教徒,都是特地选了身体魁梧之人。可怜这些教众还以为要同新任教主去高丽杀敌,一副意气纷发的样子,让黄羽翔连连摇头。

    他们随骆三元而行,自然一路毫无耽搁,迂回而行大半个月后,终于进了高丽境内。异国风情果然与中原大为迥异,高丽气温低,人的皮肤要比中原人来得白晰好多,黄羽翔一路观花,果然大饱眼福。可惜身边还有七个妻子对他看得紧紧,又哪有机会去搭讪旁的女子。

    又行数天,终是到了汉城。林绮思向当地衙门出示自己大明公主的印信,高丽王族立时派人延请众人到王宫相聚。

    黄羽翔已是去过一次皇城,自然不会再为高丽皇宫的精美感到惊奇。只是当他看到高丽王率着一众人从殿内迎了出来,一张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异之色。

    赵海若连连拍手,笑道:“沈大哥,你在搞什么鬼,怎得穿成了这副模样?”

    原来沈复言也赫然正在其中,头上顶着一顶高帽,穿着宽松的衣服,虽然一扫他落魄的样子,但更加说不出的别扭!

    沈复言紧随在高丽王的身后,见赵海若相询,便笑道:“所谓一入候门深如海,我现在重归王族,自然只能穿起这些东西了!”

    “哦,在仁,这些贵客你都认识啊?”高丽王转头对沈复言问了一句,随即便道,“诸位天朝贵客请到里边来坐,本王闻说你们新败蒙人,正想听个究竟!”

    众人进到殿中,自有香茗相待。高丽王颇会引导话题,自是将场面调和得颇为融洽。

    黄羽翔的一双眼睛却老是盯在沈复言背后两个美丽的侍女身上,看她们温温柔柔、细心无比的样子,不由得连声叹气:自己的几个娇妻美是美到了极点,但一个个都是脾气极大,只见霸道、难现温柔啊!

    谈话不久,自然有酒宴相招待。沈复言特地坐到了黄羽翔身边,道:“黄兄,好像你有很多话要问我?”

    他身后两个侍女如影随行,也跟着站在了他的身后,小心地替他斟酒挟菜,让黄羽翔又是一阵羡慕。这小子嘻嘻一笑,道:“沈兄,你不是已经被逐出家门了吗,怎得现在又是这般打扮!”

    沈复言微笑道:“家父子嗣不多,我那几个兄弟都是碌碌无为,家父实是无法将王位交给他们。正巧我赶回来劝他与蒙人断绝关系,家父便以此相胁,让我继承王位!”

    黄羽翔目瞪口呆,道:“这么好的事情,居然还要威胁你!不如沈兄将王位让给小弟坐上几天试试!”

    沈复言哈哈大笑,在黄羽翔的肩上一拍,道:“只怕以你懒散的性子,便是只当一天,都会将你累得半死!况且,你那几个夫人将你盯得那么久,你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黄羽翔尴尬一笑,心道这家伙眼睛倒毒,知道自己心中真正所图。众人说说笑笑,自然将话题引到了黄羽翔与摩珂罗惊天一战上去。南宫楚楚三女虽然听张梦心说过,但每听一次,都会愈发觉得自己的夫君实是英武过人,当世无二。

    余下的十几天中,黄羽翔一行人自然将高丽的名胜古迹一一踏遍。沈复言带着赵海若拜祭了她的堂姐赵无双,小妮子虽然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堂姐毫无感情,但见沈复言一副伤情的样子,也陪上了一张苦脸。

    单钰莹几女开始了疯狂大采购,三十余名魔教教众终是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跑过来了,每日个便是替这位教主及教主的众多手帕之交擒箱挟包。虽然他们心中大觉委屈,但每日都能看到这些美丽如仙的女子,倒也不是一般人能够遇上的幸事,便苦中作乐,自寻安慰起来。

    到了二月初头,单钰莹几女终是待腻了,嚷着要回转苏州。众人便辞别沈复言,重又向中原进发,回到应天之后,自然又有一番热闹。只可惜黄羽翔那两名美人还是没有要到,不得不说是一个大遗憾。

    至此之后,黄羽翔一家便长居苏州,每日个便是与妻子嘻闹,教教于谦和小虎武艺。三个月过后,司徒真真真终是怀上了孩子,让她大大地松了口气。

    赵海若不忿众女一个个都生下了可爱的孩子,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白天,将“手无缚鸡之力”的黄羽翔用非常暴力的手段给强行占有了。小妮子事后痛了整整三天,但食髓之味以后,便天天缠着黄羽翔。若是黄羽翔不愿的话,便使上惯用行径:暴力!

    只是黄家后院本有严明的轮寝制度,她这么一闹,顿时将秩序全部搞乱,顿成其他七个姐妹的公敌。小妮子虽然不惧,但单钰莹、任雨情、于雅婷都不是好惹的主,只好乖乖地守起规矩来。

    就这样,浪子从此与他的妻子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

    若干年后……

    “土蕃茄,彩儿是我的媳妇儿,可不准你跟我抢!”一个十一二的孩童怒气冲冲地向身边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孩童说道,说话的同时,身体也站了起来。

    “哼”,另外一个孩童却是仍然安安稳稳地坐着,懒洋洋地笑道,“谁理你啊!爹爹说了,咱们行走江湖,讲究是个色字!色字当头,便是亲兄弟也不能让!”

    先前的孩童扬了扬眉,道:“好,黄念莹,咱们今天割袍断义!从此刻起,你便不再是我的兄弟了!哼,为了彩儿,便是小若我都敢同她拼命!”

    他虽然嘴里说得颇为霸道,但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还是向周围扫了扫,似是怕那个“小若”突然从哪里冒了出来。

    “噗哧”,叫做黄念莹的孩童突然笑了起来,道,“黄念心,你放心好了,小若今天同小真、小情、小楚姐她们去镇上了,依着她的脾气,肯定会闯出一番大祸,让爹爹领她回来的!”

    黄念心似是松了口气,一屁股又坐了回去,但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跟黄念莹反脸了,立时又站了起来,道:“黄念莹,你当真不讲兄弟情义,要同我争到底吗?”

    黄念莹摊摊手,道:“爹爹说了,咱们行走江湖,讲究得便是一个信字!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好哇,你们两个不去练剑,居然跑到这里来玩!”一个**岁的小女孩突然从大石后面跳了出来,双手插腰,站在了两个小男孩的前面。一张小脸蛋白里透红,眉目清秀,年纪虽小,却已经可以看出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胎子。

    不过,这两个小男孩的表情却是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都是站了起来,齐齐将身体靠在大石上。黄念莹道:“小若,你不是陪小真、小情、小楚姐她们去镇上了吗?”

    小女孩微微一笑,脸上顿时现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来,道:“我若是去镇上的话,岂不是抓不住你们两个了!”

    她这么一笑,两个小男孩顿时松了口气,黄念心道:“大若,再要被你吓上几次的话,我的小命算是毁在你的手里了!”

    小女孩大奇,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不是小若的?”

    两个小男孩互看一眼,都是很有默契地闭起了嘴巴,心想若是被你发现你们两们一个人笑起来有酒窝,另一个没有,以后定然不会再露出这个破绽来,那岂不是真得要被吓死了!

    大若轻哼一声,大声道:“你们要是不告诉我的话,我就到彩儿姐的跟前说你们两个的坏话!反正念思、念婷哥也对彩儿姐念念不忘,你们就等着瞧吧!”

    黄念莹一双乌黑的眼睛骨溜溜地转了一圈,道:“好吧!你说话的时候,耳朵会上下抖动,不过小若就不会!”

    “对对对!”黄念心忙附和着说道,兄弟四人都是完完全全地继承了父亲的英俊狡诈、母亲的美貌聪颖,骗起来人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大若将眼睛眨眨,道:“以后我将耳朵捂起来再说话!”

    “轰”地一声大响从远处传来,三个小孩却没有一个露出惊惶之色。黄念莹懒洋洋地道:“大若,今天赵阿姨没有出去玩吗?”

    大若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娘亲整日个都是看不到影子,我怎得知道她在不在家!”

    黄念莹嘻嘻一笑,道:“咱们回去看看,说不定赵阿姨又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可不能落到念婷、念思的手里!”

    三个孩童从林中奔出,向一座极大的庄园跑去。看他们身形起落间的架势,虽然年纪尚小,但轻功倒也不凡。

    “有人来砸场子!”黄念心脸上满是兴奋之色,道,“不知道这次又是哪个家伙要倒霉了!”

    庄园的大门已是被人硬生生地踢开了,尚有不少灰尘飘散在空气中,显然来人刚过去没有多久。

    大若撇撇嘴,道:“那些人真是无聊,每天都跑来与爹爹比武,害得我们老是搬家!”

    黄念莹笑道:“我们老是搬家,可不是怕了这些人,都是赵阿姨时不时地搞些地震山崩的玩意出来!”

    三个小孩齐齐从大门中跑了进去,却见一条淡淡的身影正在府第上空不断地飞舞着。黄念心的小脸上闪动着一丝慎重之色,道:“这次来的人好像很厉害,我们恐怕打不过他!”

    说话之间,那道人影突然折了下来,落到了三人的跟前。

    三个小孩都是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却听那人道:“念心、念莹,你是大若还是小若?你们的爹爹呢?”这人却是一个身姿绰约的美丽女子,白玉般的脸颊散发着动人光彩,长长的头发一直披散到了臀部,一身雪白的衣裙,背插一把长剑,说不出的飘逸出群。

    黄念莹对着这个二十多岁的女子一阵打量,突然叫道:“原来是雯雯姐姐,你又来找爹爹去提亲吗?”

    那女子将俏脸一板,道:“叫我雯雯阿姨,我是你们的长辈,可不能管我叫姐姐!”

    大若走到雯雯的身边,在她的衣袖上拉了一下,道:“雯雯姐……阿姨,我是大若,这次你有没有带什么东西给我们啊?”

    雯雯美丽的脸庞上浮起一丝苦笑,道:“我所有的积蓄这些年都花在你们几个小鬼头上了,自己都快去要饭了,哪还有钱给你们带东西!对了,你们的爹爹呢,总不会又到高丽蒙古波斯去了吧!”

    黄念心笑道:“爹爹同娘亲和几位阿姨都到镇上去买东西了,雯雯阿姨不如你带我们几个去问剑心阁玩吧!爹爹为了将我们找回来,肯定会去问剑心阁,你就让自己的师父师伯师叔师姐师妹帮忙,将爹爹给制住,岂不是可以得偿所愿了!”

    雯雯一听,果然大露意动之色,突然眼睛一眨,道:“差点上了你这个小鬼的当!我看,是你们自己想去心阁骗几个漂亮小姑娘吧!真得跟你们的爹爹是一个德性!”

    黄念心摸摸脑袋,道:“雯雯阿姨你果然聪明!嘻嘻,雯雯阿姨,一年不见,你好像又漂亮了些!”

    雯雯轻轻一叹,道:“漂亮有什么用,要你们的爹爹喜欢才成!再过几年的话,我都要老了!”

    大若顺着雯雯的大腿一直爬到了她的背上,在她的耳边轻声道:“雯雯阿姨,我有办法!”

    雯雯反手一抓,将她抱到了怀中,道:“你这个小鬼头有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大若嘻嘻一笑,道:“你可以霸王硬上弓,将爹爹给办了!当年娘亲就是这样子做的!”

    “小鬼头,年纪小小就满脑子胡思乱想,以后大了那还了得!”雯雯笑骂一声,不过脸上倒是颇有意动之色,随即又愁眉苦脸地道,“你爹爹武功那么高,单姐姐她们又聪明绝顶,我哪有什么机会!”

    黄念莹走到雯雯的身边,道:“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只要有我们几个替雯雯姐姐做内应,还怕办不成吗?只是我们冒了这么大的风险,雯雯阿姨总该给我们一些好处!”

    黄念心适时道:“我们也不想让雯雯阿姨为难,只消将我们带到问剑心阁,我们就只当是去看外婆啊!”

    “黄羽翔,出来与老子斗斗!老子就不信鲁中第一大侠胡三牛会输给你!”一个粗大的嗓门在府门外大声嚷了起来,随着“登登登”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身形高大的汉子已是走了过来,“嘿嘿,你要是输了的话,可要乖乖地将——”

    雯雯心中正在苦算得失,见有人居然敢打断自己的思考,当下娇叱一声,莲足轻踢,已是将那个大汉给踢了出去。可怜胡三牛胡大侠虽然声振鲁中,却是连暗算自己的人都没有看清,便被踢飞到了府外。

    雯雯转身正待与三个小孩讨价还价,却觉一股慑人心神的杀气从身后直传过来,不禁脸色一变,道:“你们三个快到里边去,有个真正的高手来了!”

    “啊,主的慈悲,将幸福赐给你们!阿门!”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说到“阿门”两个字的时间,人却已经站到了府中。

    雯雯猛地回转身体,“呛”地一声中,背上长剑已是离鞘执在手中。她向来人正容看去,道:“你是什么人,也是来找羽郎比武的吗?”

    那人穿着一件白色宽松的长衫,却不是中原人的衣服,左手拿着一本厚书,颈间挂着一根奇怪的项链,坠子竟然是一个十字架。他年约五六十岁,但脸上却是红光满面,一点也看不出老态来。

    “我是主的仆人,特地来拯救你们一块上天堂的!”怪老头冷冰冰地说道。

    若不是忌惮他身上发出的慑人杀气,雯雯早就一剑将这个失心疯的老头赶出府外去了。她柳眉微微一皱,道:“你武功这么好居然还只是替人传迅的?你主人是谁,叫他出来见我!”

    怪老头双手摊开,道:“我的主无处不在,只要你心意诚恳,便一定能在死后受到主的召见!”

    闹了半天,原来竟是在消遣自己!雯雯大怒,将手中的长剑耍出几个剑花,怒声道:“怪老头,想要本姑娘命的话,就放马过来,本姑娘岂会怕你!”

    “黄兄、黄兄,怎得你家又被人踹了大门!我和浪兄、李兄弟都过来看你们了!”一个雄壮的声音过后,三个气宇轩昂的男子各伴着三个美丽的女子走了进来。

    黄念莹欢声道:“骆伯伯、浪伯伯、李叔叔、方婶婶、梅婶婶、赤姨娘!咦,彩儿、明珠她们没有来啊!”

    骆三元大笑道:“这个小鬼,年纪小小就跟他的爹爹一副德性,我们哪里敢将明珠她们带过来!咦,这气势——”

    十余年的时间过后,李梓新的杀气已是大减,但慑人心神的味道却是越来越浓,他的右手指骨突然一阵暴响,道:“你是陈前辈?”

    骆三元也发现过来,转到那白衣老头的正面,对着他一阵打量,突然笑道:“哈哈哈,陈老伯,咱们十余年没见,你怎得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原来这白衣怪老头居然是昔年一代杀神陈天劫!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温暖之色,道:“我离开你们之后,便到蒙古那边去挑战各地的好手,一路打到了波斯,后来又去了许多地方,每到一处,便去挑战当地最强的人……最后我到了一个叫意大利的地方,他们说世上最强的人叫耶苏,于是我便到了他居住的梵蒂冈去找他决斗!结果,我便蒙听到了主的招唤,全然彻悟血腥的杀生!我现在是个传教士,要将主的福音传遍整个中原!”

    骆三元等人面面相觑,都是不解陈天劫在说些什么。浪风皱眉道:“居然连陈前辈都折服在那人的手下,他的武功可真是非同小可!若是他对中原有侵占的野心,说不定又要掀起一场浩劫了!”

    雯雯见这些人居然聊上了,便道:“骆大哥,你认得这个人吗?”

    骆三元哈哈大笑,道:“都是自家人,一场误会而已!念心、念莹、你是大若还是小若,你们的爹爹呢?”

    “到镇上去了!我也正在找他!”雯雯双手插腰,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浪风搂着梅若雪,昔年的刁蛮少女如今小腹又隆,他微笑道:“既然黄兄去了镇上,应该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不如大家就先到屋中坐着等吧!”

    众人都是点头称是,不过还没有迈出脚步,便听一个尖稚的声音大叫道:“爹爹,我们明天再去镇上玩好不好?今天都没有玩过瘾!”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随即响了起来,道:“你这个小丫头,每次都是大搞破坏,要是明天还有人敢上集市,我倒愿意再带你出去玩玩!明明这次应该带大若出去,你却假冒她的样子,居然被你蒙混过关了!心儿,你说该怎么罚她!”

    一连串的声音响起,十几个男女走进了园内,见到大门破败,便有人笑道:“羽郎,你又要掏钱修门了!嘻嘻,我给你算算,这已经是今年被踢坏的第七十三扇门了!”

    骆三元大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黄兄,近来上门比武的人还是这么多吗?”

    果然是黄羽翔与他的七位娇妻!单钰莹七女早就成了成熟稳重的美妇人了,一举一动之间都散发着雍荣的味道,比起以前来更显美艳风韵。

    黄羽翔刚想跨上一步与骆三元拥抱,眼光却是瞥到了雯雯,立时双脚连退,道:“哎哟,小若,你不是嚷着没有玩够吗?来来来,爹爹再带你出去玩玩!”

    “羽郎,你究竟要躲到什么时候!”雯雯大发娇嗔,道,“你明明答应在我十八岁那年娶我的,谁知却让我白白等了一年!你这个负心人,今天你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

    单钰莹嘻嘻一笑,道:“小贼,你都让雯雯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等了你这么多年!如今人家已是芳华渐逝,你可怎么负起这个责任!”

    众女顿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自然各有意见,不一而足。连骆三元等人也劝了起来,说雯雯对他一往情深,怎都要给人家一个交待!

    陈天劫大声道:“主啊,宽恕这个罪人吧!”

    黄羽翔赶忙回身便走,乖乖里个隆地冬,八个娇妻已经让他大为头痛,还要饶上一个,自己岂不是自找苦吃吗?再说了,他对雯雯的感觉总是停留在十余年前那个鼻涕泪水横流的小姑娘上面,实在是起不了其他感觉。

    骆三元等人一拥而上,将黄羽翔团团围住,一个个脸色狰狞,像极了一群恶狼正看着一只可怜的小羊。

    “把他抓起来!”也不知是谁下了一声命令,众人纷纷向黄羽翔扑了过去。饶是黄羽翔功力通神,但对上这么多顶儿尖儿的高手,恐怕也是没有半分胜算!

    “轰”,正在场面一片混乱的时候,突然从府中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声,随着地面的轻抖,整个府第在一瞬间完全崩塌下来。一片尘烟弥漫之中,众人都是狼狈无比地急蹿而出。

    “格格格”,赵海若清脆的笑声传了过来,“我的第十一代超级无敌惊天动地雷震霹雳子终于做成功了!”

    ——卷十六终、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