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经典H文 > 金陵岂是池中物未删全本目录 > 第 346部分阅读

第 346部分阅读

金陵岂是池中物未删全本目录 | 作者:未知 | 更新时间:2019-09-18 12:47:01
    侯龙涛细心的舔着美人的身体,从大腿叉一直吻到她的小嘴,吸吮着她的舌头,向下一沉屁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嗯……”司徒清影把十根纤纤玉指插进了男人的指缝里,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老公……”

    “小白虎……”侯龙涛开始缓慢的起落臀部,“啊……小白虎……啊……嘶嘶嘶……好紧……”

    “老公……啊……我……我从来没……二十年……啊……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啊……嫁人……”司徒清影扭过头,望着自己跟男人紧握在一起的左手,无名指上套着一枚光芒夺目的钻戒……

    ***    ***    ***    ***

    冯云不断的变换着步伐,一双戴着拳套的粉拳连读的击打在吊在屋子正中央的沙袋上,发出“砰砰”的闷响。

    美女的黑色小背心已经被香汗湿透了,一双丰满的球状乳房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上下颠簸。

    “呼……”冯云逐渐减缓了对沙袋的攻击,慢慢的停了下来,做了几次深呼吸,捡起扔在一边的毛巾擦了擦汗水。

    一双色手从女人的腋下伸到了前面,猛的抓住了她的奶子。

    冯云双手抓住了身后之人的右小臂,往前猛的一拽,屁股向斜后方一撅,用巧劲把那人摔了出去。

    “啊!”侯龙涛的后腰撞在了沙袋上,仰面朝天的摔倒在地上。

    冯云两手在地上一点,轻轻巧巧的跪坐在了男人的胸口上,一拳打下去,贴着他的鼻尖停住了。

    “喂喂喂!”侯龙涛晃了晃双手,“老婆饶命啊!你也太没轻没重了吧?”

    “哼哼,谁让你鬼鬼祟祟的,”冯云弯下腰,双手扶住男人的脸,和他接了个吻,“我手下有准儿,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啊?”

    “你厉害。”侯龙涛捏住女人饱满的屁股揉了起来。

    “拿来。”冯云直起上身,伸出了手。

    “什么东东?”

    “戒指啊,你不是来求婚的吗?把戒指拿来吧。”

    “诺诺还是玉倩?”

    “还用人告诉我?一个个都喜上眉梢了。”

    “什么都瞒不过你啊。”

    侯龙涛老老实实的把装着戒指的小首饰盒掏了出来……

    ***    ***    ***    ***

    “你们是最后两个了。”侯龙涛爱惜的抚摸着双胞胎美女的秀发。

    星月姐妹正在男人健美的身体上舔舐,听了他的话,一起抬起头来,两个人的眼神都很复杂,充满希望,却又带着些许的恐惧,有着无比的喜悦,也没少了警戒。

    “你们也已经知道了?”侯龙涛把两个女孩都拉到了身边,搂住她们。

    “嗯。”姐妹俩一起偎进了男人的怀里。

    “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

    “你真的能吗?”

    “如果我现在把小云云或者是倩倩,或者是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叫来,让她把屁股撅起来,猜猜你们会看到什么?和你们身上一样的两个字。”

    一对混血双胞胎美女一起抱住了男人的身体,尽量往他怀里钻着。

    两枚钻戒套上了星月姐妹的手指……

    ***    ***    ***    ***

    “老公,老公。”

    “嗯…”侯龙涛睁开了朦胧的睡眼,面前是玉倩美丽的面庞,“怎么了?”

    “陪我出去走走吧。”

    “嗯?”侯龙涛抓起眼镜扭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表,“三点半?whatthe hell?”

    “来吧,陪我走走。”玉倩说完就小了床,径自走了出去。

    “你们接着睡吧。”侯龙涛亲了亲已经醒了的星月姐妹,穿上一件睡袍跟了出去。

    玉倩一言不发的拉着男人在花园里踱着步。

    “怎么了?”侯龙涛最终还是沉不住气了,“你现在再说不嫁可晚了。”

    “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啊?”

    ().

    “我睡不着。”

    “为什么?”

    “有一件事儿我怎么也想不通。”

    “什么事儿?说给我听听。”侯龙涛在一张石蹬上坐下了,把女孩横抱在自己的腿上。

    玉倩搂着男人的脖子,若有所思的抬眼望着星光闪烁的夜空,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你又想起什么鬼主意了?”

    “为什么我会是第一个?”玉倩微笑着望着男人。

    “啊……”侯龙涛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不是你最早认识的,任婧瑶是;我不是你最早爱上的,陈倩是;我不是最早跟你……跟你的,诺诺是;我不是年龄最大的,萍姐是;我也不是岁数最小的,诺诺是。”

    “……”

    “我知道,我是最任性的一个,所以你觉得最对不起的是我。”

    “不是对不起,是你受的委屈最大。”

    “你认为我自己会那么认为。”

    “嗯,”侯龙涛握着女孩的手,“你怎么好像突然长大了?成熟了好多。”

    “先别急着说好话,”玉倩用一根手指在男人的脑门上戳了戳,“我想了又想,那不可能是你的理由。你做事儿,一向逻辑性很强的,其他人都是按顺序来的,按跟你好的顺序,按理说,我应该是在清影之后的。我怎么也想不通,我为什么会是第一个,除非……可是……”

    侯龙涛都觉出自己的后背上出汗了,他都不明白自己当初在计划求婚事宜时会没想到这么大的一个破绽,也许是自己在潜意识里不想再对爱妻有所保留,从而为自己设下了一个陷阱。

    “我……”玉倩歪头望着男人,微微的皱着柳叶眉,“我在飞机上的时候,嗯……我醒过来之后,嗯……嗯……”

    “我……”侯龙涛想说什么,但却不知道怎么措辞,就在此时,一阵奇特的香气随着微风飘进了他的鼻子里……

    (全文完)

    ***********************************

    编者话:觉得该说点什么,可又觉得没什么可说的。除非我真的中**彩,我短暂的创作生涯大概也就这么结束了,谢谢大家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我的帮助和鼓励。我现在累的连编者话都懒得写了,等以后有了精力再说吧。

    ***********************************

    http://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