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红娘喜事簿 > 一七二、天使忘记的记忆

一七二、天使忘记的记忆

红娘喜事簿 | 作者:蝴蝶心中的花 | 更新时间:2019-08-27 09:19:15
    一夜未睡的沧海,来到餐厅想吃点什么,可是发现什么也没有,记得那人从来没有让自己碰过厨房这种地方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现在天已泛鱼肚白,她这不请自来的“客人”又不会做任何一种样式的早餐,那肚子要怎么办?

    “早上好,我一直等你呢小姐!”

    “叫我沧海就好!”她走至这个中年女人面前,从体态看起来她一定会弄吃的给她的:“你说你在等我?”

    “你可以叫我魏妈妈。”魏妈妈平常只做两件事,一给在家的少爷做饭,二帮余昕然点算下午时间送来的水果,后面这件事是她申请来的,少爷一个星期才在家吃三次,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魏妈妈。”她乖乖的开口,民以食为天,要开口求人家所以她很早就学会卖乖了。

    “小姐要吃中餐还是西餐?”

    “中餐。”肚子饿了,从不会再客气客套下去的。

    “那小姐先去房间洗漱,房间里已经准备好了衣物,魏妈妈这里马上就好!”她和蔼可亲。

    对这个聂云海有印象的,为人处事冷漠的很,结果既然如此周到的为她着想。

    宅院上下里外已经都有女佣开始打扫了,第一次来的沧海不会发现,为什么佣人全是女的,且还是都低着头不看她……

    床上那件条杏色的裙子不是新的。

    “合身吗?”下楼魏妈妈在楼梯口等她。

    “嗯!”如今见她的眼里如此,沧海知道是她准备的,有总比没有好。

    “很抱歉沧海小姐,少爷吩咐今天早上放在你床上的一定是最好最昂贵的衣服,可是魏妈妈忘记交待要清洗过的,这样小姐您穿了才不会过敏!”她亲切的解释道。

    “那样我怎么穿的舒服,谢谢魏妈妈替我着想,你怎么知道我对新的面料会过敏?”她十分好奇的接她的话。

    一路往餐厅走来,原本话就不多的魏妈妈在遇到餐厅里的人的时候即时闭了口。

    “早餐已经帮您准备好了!”

    真的是毫不马虎呢!——餐厅里坐着两个人,站着的余昕然替其拉开椅子,左右两边坐着的两个人,一个昨天见过的晏青痕,一个沧海还是记得的——唐家璇。

    为什么记得,因为那天事发就在他家的船上,沧海突然激动起来,爷爷将她送来这里的意思是……没错的,他们那天都在那条船上,所以她才会这么清楚的想起他们,那么也就是说那个人也一定跟他们有关系喽,拿到那天的唐家的邀请名单,她一定找到他的。

    “沧海小姐还有哪里不舒服吗?”作为聂炎赤派来的主治医生,晏青痕还算关心的开口。

    “沧海?”真是位美女啊!现在才道陶洛明为什么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了,从她进餐厅起她就注意到这美女举止非同一般啊!

    “谢谢,我没事!”收回心中的激动,实在是有点失礼,她什么都记得,就是忘记那么深爱的人的样子,这也算爷爷给的处罚吗?

    低下头开始认真的吃早餐,她在想如何自然的让唐家璇帮这个忙!一宿未睡好的余昕然,昏昏欲睡觉立一旁,突然接收到魏妈妈给来的信号,只好开口问:“沧海小姐,早餐味道如何?”

    “嗯,很好吃……余管家昨天比较帅!”她惠心一笑,试着让气氛轻松点。

    结果众人统一看三件套整整齐齐的老余,唉!他尴尬但骄傲。

    她起身离场,来日方长,还是改日再想!

    “我昨天作了一个梦真美!”人生好像从未做过那样的梦,一早上告诉这个说给那个,晏青痕是第十个知道了。

    接着第二句是对着沧海的:“沧海小姐这么大清早起来有什么安排吗?”

    “要在这里安置几天,需要买点东西,你知道这附近的商场吗?”

    他看看手上的表,还未到十点呢,这么早就要去逛街?

    “余昕然送你去!”冰山男何时起来的,早上洗好澡,一身香喷喷的味,搭着睡袍站在楼梯口,何时屋里的女佣已经全数不见了。

    “是的少爷!”余昕然兴奋,这么多年他怎么会不知道,少爷头一次……头一次吃醋啦!

    (花花:这你也看的出来,果然厉害!)

    “也好!”唐家璇摆摆手,这兄弟今天史无前例哦:“我不能陪同,好歹让我给美女尽点力。”他拿出一张黑.卡,再聂云海转身上楼的背影里似乎故意的向沧海说道:“

    出了聂宅的门,余昕然一路上给她说明聂云海安排好的路线。

    “这样做的他才适合这个名字对不对?”真是可爱,但她知道他不能这样对自己好,爱情她最懂了,她看的最明白了。

    聂云海?……既然他们几个都在身边,那么他一定也不例外了,不能再出一个蒋军那样的意外了。

    “对待客人也这么热情吗?”故而又添了这一句。

    余昕然微笑,想起魏妈妈出门前偷偷与他说的话,他清了清嗓子开口对坐在右后方的沧海道:“沧海小姐,在去这些地方之前可不可以先去一个地方?……只是前面的加油站一个咖啡屋里,见一个人,昨天你也见过她的。”

    “黎芯?”

    “是的沧海小姐,黎芯有话同你讲,特别拜托了魏妈妈,如果您不愿意的话……”魏妈妈很疼那个孩子,但她不会做蛋糕呢!

    “去吧。”她……小特说她是那个事件里唯一记得的人,应该有很多话要问她的吧,可惜她那天应该没有在甲板上,要不然直接问她方便多了!

    但沧海同时奇怪的事,那晚虽然没有见过烟花的人也不可能会像黎芯一样,把事情记得这么清楚的,顶多像个梦一样,碎片的很……

    “我要问你什么呢?”咖啡都凉了差不多了,一直盯着她看的黎芯才说了这么一句话,咖啡屋很大,特别选了一个环境好的地方,来请这位公主式的人物,希望她不要太介意她这人的行为、脑袋什么的太过迟缓才好。

    “生病了吗?”小特说雪花融了她还是有舔了点的,真是要挑战爷爷的善良呀?

    “你怎么知道的……我来找你是因为昨天的你让我觉得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和……晏青痕不是我自己编的对不对?”是了,要失恋也要有血有肉的,而不是只有自己知道的空白的历史记录。

    “已经过去了,重新开始吧?”沧海试探性的问。

    “我是要重新开始,所以才想找你证明。”

    “证明什么?”

    “那天我在泳池边遇到一个小男孩,他说,‘是姐姐这次把事情闹太大了,所以连累到我’是不是这个意思,你一定知道那个姐姐是谁吧?”

    “什么?”死小特,这事也讲了?那干嘛不讲的再彻底点?

    “如果事情是一个什么外来的理由,那么晏青痕是被迫忘记的对不对?”所有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的人都是被迫忘记的不是吗?

    “是的,这也是最主要的。”事到如今,沧海也没有再隐瞒的意思,她直言解释:“无论是什么原因,结局是晏青痕他忘记你了……他家大业大,外型也很不错,再加上又不像现在的纨绔子弟一样乱来,他还有一份大有前途的工作。

    ……你们都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了,黎芯,周围人都忘记了,你何必耿耿于怀,这或许是个机会,是上天必须让你重新开始的机会呢?”苦苦的一对鸳鸯一定要在一起,在沧海看来,还不如拆开来,各自找个轻轻松松相爱的、众人祝福的,也由一对变双,两人成全四人的幸福,多有开发性。

    当然她是这么想的,当事人肯定就不一样,像她自己不是也苦苦守着所有人都忘记的记忆。

    偏自己的那一块忘记了,这世上有记忆的都是在受苦难的人呀!

    “是吗?”黎芯幽幽的问一句。

    “你和他一直都没有任何可能的机会交集在一起不是吗?”她说的明白,他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

    “你还记得你爱的那个人吗?”她反问沧海,希望找个能懂自己的人说一下她的感情世界吧。

    是自己扭扭捏捏放不下,也不是这两年没给自己机会,只是没有比得上晏青痕,是的,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可是她不服,明明爱过自己的!

    “如果老天爷是祝福你们的,为什么会让事情变成这样,如果你们是彼此的真爱,为什么昨天才遇到,为什么再遇到时,他没有再次爱上你?”

    她可以反驳这样这段话的,只是一个人坚持真的好累!

    “你会放轻松的放下你爱的人吗?”问到沧海的痛处。

    “他是个善良的人,他记得你,但你已经不是他的谁了,如果你们可以做朋友的话,也是不错的一种缘份,如果纠缠的话,你可以忍受他恨你吗?”跳开话题,她沧海也是怕的。

    “恨?”该恨的人是她吧?

    “还是你只是想报复他?”

    黎芯软在沙发上,沧海喝掉已凉的咖啡,起身离开……(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