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风流女市长 > 章节目录 六.

章节目录 六.

风流女市长 | 作者:潘乃飞 | 更新时间:2019-09-24 09:42:22
    六.

    康壮离婚后,心情不快,古政特意安排他周游列国,去他在世界各地所设的分公司考察学习。

    东方商厦的经营重任古政有意压在女儿的肩上,客观上造成她必须经商而无力从政的环境。

    古欣为在父亲手下显示自己的能力,真的花出很多心思专事东方商厦的经营与管理工作。

    康壮当时出于保护古欣的目的,雇人欧打贾新文的真相明了之后,古欣主动找贾新文道歉,贾新文见有机可乘,能屈能伸,软磨硬泡,立即要来东方商厦帮助古欣“跑腿”,却被古欣婉言谢绝。

    可是,寒假一到,贾新文立即乘车来找古欣,与鲁乐的关系则早已经一刀两断。

    春节将至,今年元旦与春节相隔不到一个月,古欣正苦苦思索将商厦弄得红红火火,大赚一笔钱,改变一切旧的经营模式,可是,一时却无计可施。

    贾新文来到东方商厦,首先以消费者和设计家的眼光悄悄地寻视一遍商厦的各个柜台,然后,才来到布局典雅的总经理办公室。

    古欣正在翻阅松下幸之助的经营之谈,贾新文已经没有敲门推门进来。

    古欣抬头见到这位不速之客,不冷不热地问道:“你这次来是写生吗?”

    “不,我这次是专为你而来!”

    “为我?”

    “对,我太穷了,我决定向你卖点子谋生,如果你需要,我还可以出卖我的劳动力和设计方案。”     古欣笑道:“我喜欢开门见山,爽快的男人,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你想赚钱吗?想利用东方商厦这块宝地在你父亲和别人面前显示你的特殊经营能力吗?”

    贾新文的话直接穿进古欣的心窝,古欣毫不犹豫地说:“我想。”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怎么开始?”

    “商厦重新装修,重新设计。”

    “那需要很多钱和时间,恐怕要错过元旦和春节的两次购物高峰。”

    “现在距离元旦还有两周时间,要干,还来得及。”

    “可经费康壮和我爸爸要过问的。”

    “你只要同意,一切由我去办,收入除正常营业额外,咱俩对半分成。”

    古欣怀疑地问:“你这么有信心?”

    “对!没有自信就什么事情也干不成!”

    古欣眼神闪出欣赏的光芒,接着,又说:“我不能过分相信你,一共四层经营楼,你可以先弄四楼,弄砸了还好收场,影响也不大。”

    “给我一楼和门外场地吧!”

    “不行。”

    “你就让我试试吧,请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让你失望。”

    古欣从对方坚定的目光中似乎获得了真诚和力量。她点头答应了。但是对他约法三章:一、不准损坏原有设备。二、边装修边开业。三、她不出一分钱,超额收入对半分成。”

    贾新文对这样的苛刻条件慨然应允。

    贾新文第二天就从银行靠关系贷出巨额高息贷款,第三天就开始运作。

    一周后,除电视台、电台、报纸不断有东方商厦的广告外。东方商厦一楼有了诱人的变化。

    大厦门前有一只米老鼠和唐老鸭,这两个橡皮做的舶来品有两人高,谁愿意钻进去跳舞、过瘾都可以,外面有免费伴奏舞曲,一次半个小时,仅次一项,将放假的中学生就吸引来很多,围观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门厅专设有最漂亮的导购指南小姐两名,两人轮流值班。

    导购小姐旁边有二十平方米大小的船身狗面气垫,带孩子的家长可以免费将孩子放入大狗口中,使小孩钻入气垫里面,有人免费看护,不愿意带孩子上楼的家长,领走孩子时还可以得到一个指甲剪或者印有东方商厦几个大红字的硬纸压膜图案的提兜。

    一楼熟食品及冷藏器全由一圈冰柜岛组成,一个大冰柜中有一个从黑龙江特购来的500公斤重的大皇鱼,开始预售,除夕夜切割。

    酒柜由8个塔式旋转酒台组成,顾客可以自由选购,类似现在的超市经营模式,多购优惠,中外白、啤、果酒应有尽有,五花八门,更有一顶级法国人头马,标价2万,旁边还贴有报纸头版头条的介绍文字,整天有人围着它观看。

    柜台重新摆放,背景栩栩如生,点缀或画或贴,使人面貌一新。

    食品柜台旁边蛋糕现做现卖,更有真猴岛、蛇鸟园,有巨蛇游动,真鸟鸣叫。

    在一楼升入二楼的电梯旁,更有一个厚玻璃为地板的活鱼池,五光十色的鱼类在脚下游动,直到活鱼柜台前,蛇蜒如渠,引得众人驻足,留连忘返。

    该店所卖的东西均比别处便宜少许,海报贴得到处都是,花花绿绿,诱人眼球,也吸引来大批顾客。

    第8天,也就是贾新文向古欣许诺的时间已到,一楼营业额比原来多出三倍。

    古欣心中叹服,我一个见多识广的外商不如一个内地的美术老师,看来我的经营意识真的不如他,古欣决定二三四楼同时进行改造。

    元旦力争工程改造结束,争取元旦、春节的更大营业额,并且根据贾新文开的单子,古欣派人去各地购物。

    二楼服装柜,贾新文静候一天,根据顾客的意见,展示他美术家的构思,利用各种面料,画出五十多种最新款式,独一无二的服装样品,顾客订做,送货上门。

    销路好的移师服装厂,限期大量供货。这样,救了亏损的厂家,肥了商厦,满意了消费者,厂家和尺寸均用国际标准、英文书写,一般消费者均以为是商厦从国外购来的舶来品,又有几个洋小姐为顾客服务,女士、儿童更是比肩接踵。

    整个商厦24工作,二周后,商厦内部装修完成,门面也装修完毕,元旦的前一天,商场整个装修整改全部结束。

    古欣又根据贾新文建议,请来当地领导,为购物节剪彩,顾客有奖猜谜。

    本市本月生日者,持身份证去服务导购台领一份生日礼品等一系列吸引消费者的促销活动同时展开。

    距离春节还有一周时间,古欣计算,除改造大厦的投资全部收回外,比去年此时多赚钱营业额超过3倍。

    贾新文的智慧终于得以施展,苦思冥想而不择手段,终于获得了古欣极为欣赏的微笑。一个月后,古欣利用她在商界的关系,贾新文设计的五个款式服装,竟有雪片似的订单从各地 飞来。

    古欣毅然买下本市和省会两家频临倒闭的服装厂,由贾新文设计兼管理。除税利外,又为东方商厦增加了一笔可观的收入。

    贾新文得意之余,时常告诫自己,目标不在这一点点钱上,要像古政那样,干一番大事业。

    省会的服装厂已经拥有他大部分的股份,他完全可以辞掉寒酸辛苦的教书职务,买一套新宅,告别烟熏火燎的昏暗狭窄的宿舍。可是,他似乎依然故我,在不知情的人眼里,这个假期他还是好喝懒做的老样子。

    贾新文深知,是古欣给了他施展能力的机会,他决不能放弃她。特别是他出身寒门,要想出人头地,更需要像古欣和她爸爸这样的人物扶持。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拿破仑的成功就是利用一个妻子后再抛弃她,谁对自己仕途有利就与她结婚,踩着女人的痛苦和不幸登到高处。他幼时无知,上学时对这样依附高官贵胄的事情不耻,现在他几经周折,为人之师后,尝尽人间的酸甜苦辣,才明白只有这么干,并且只有这么干,才能实现他少时的梦,否则,出人头地将永远是梦想。

    并且是可笑的梦。

    康壮周游列国考察归来,飞机上满脑子是对未来经营的新奇构想,准备回到东方商厦实施,可当他步入东方商厦的门前时,大厦面目全非,里面也不是他朝思暮想熟悉的场景,他带着疑惑和不满走到总经理室,想问个明白,偏巧古欣不在,自己的办公室的房门大开,推门进去,却见贾新文衣冠楚楚,大刺刺地坐在他的高背靠椅上,正在翻看一本国外的服装杂志。

    康壮见他沉浸其中,故意咳嗽一声,提醒贾新文的注意。

    贾新文放下杂志,慢慢地抬起头,慢条斯理地说道:“回来啦?”

    康壮面色阴沉地把公文包放在老板台上,用力顿一下,语调尖刻地注视着贾新文,说:“你应该坐在你该坐的位置。”说完,眼睛示意着不远处的沙发。

    贾新文不温不火地回敬一句:“我们是都应该坐在该坐的地方。”

    康壮心中怒气顿生,提高声音道:“你应该坐在你应该坐的地方。”

    “这我知道。”

    “你占据了我的位置!”

    “从你派人打我的那天起,我就知道,只有占据你的位置,才是对你最大最好的强有力的反击。”

    康壮一惊,急问:“你说什么?”

    “好话不说二遍。”

    康壮怒问:“贾新文,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当初就不应该放过你。”

    “你的卑鄙行为,小人所为,真是让人感到可笑。”

    “对你这种人,只有用这种办法。”

    贾新文挖苦道:“可惜没有人欣赏你的做法。”

    康壮知道他在暗示古欣,气得脸色发红,大声道:“贾新文,你给我走开,这是我的办公室。”

    “走开的不是我而是你,这里已经不是你的办公室了。”

    “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你是个什么东西?流氓,心术不正的家伙,你能够欺骗别人,欺骗不了我,你敢在这儿跟我来指手划脚?”

    古欣闻声过来,见两人一吵一应,忙对康壮打招呼:“你回来啦,我正要去车站接你,又听说你改了车次。”

    康壮点头表示感谢。

    贾新文见古欣出现,胆子立即大了,似乎有了仗势,声音也提高了几度,大声说:“康壮,你要知趣些,能者上,庸者下,你已被你的老板解雇了。”

    康壮愣愣地看着古欣,惊异得一时无话可说。他万万没料到,他这个经理出国考察,却让一个美术老师钻了空子。

    古欣平静地看着康壮,对他说:“请到我办公室来。”

    两人对坐在总经理办公室,康壮点燃一只烟,尽量稳定自己的情绪,长吐一口烟后,才问古欣:“刚才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古欣轻轻地点点头。

    康壮激动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无法平静自己的情绪,口中反复说道:“不可能。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古欣靠在椅子上,对康壮关心地说:“你太累了,先回去休息几天,然后我们再谈。”  “没什么好谈的,我与你父亲鉴有8年合同,你没有理由提前解聘我。”说到这里,康壮顿一顿,又补充道:“我们签订合同是经过法律程序的,如果提前解聘,你要负法律责任,赔偿我的损失。”

    古欣微笑着说:“这都好办,你先回去休息几天,稳定一下情绪,然后我们再好好谈谈,用你的话讲,叫买卖不成友谊在嘛。”

    康壮突闻此语,顿时如五雷轰顶,愤愤出门而去,不料,贾新文早已站在门外,手中拿着老板兜,面带轻蔑之色,对康壮道:“别忘了你的老板包。”

    康壮已走出几步,又返回身拿过老板包,怒视贾新文一眼,才大步离去。

    贾新文见康壮在走廊处消失,才笑吟吟如胜利者一般走入古欣的办公室。进门问道:“怎么样?我今天使他措手不及。”

    古欣略显嗔怪之意,说:“你不应该对他那样口气说话,你不觉得对他刺激太大吗?他的办公室是暂时借给你用,并不是已给你了,何况,他是我爸亲自选定的人,要改动也须我父亲同意,你应该显得大度宽容才是,康壮毕竟对东方商厦有功。”

    贾新文听古欣此言,立即笑着道歉:“对不起,我本来是对他开玩笑,你真是帅才,对事情考虑得如此周到,实在令我佩服,以后我甘当学生。”

    古欣微微一笑,道:“那却不必。”

    贾新文见自己的表扬词语已深入对方心中,忙又改口道:“走,我们应该参加明珠娱乐城经理的宴会了。”

    古欣答应一声,穿好外衣,与贾新文一并出来。

    两人走到走廊拐角处,此处有些昏暗,贾新文拿出一个精巧的小手电筒,对古欣说:“这是给你买的小手电,一个人走楼梯,开门锁的时侯你可能用得上,挺方便的,可以放在钥匙链上,来我给你安在钥匙链上。”

    古欣内心一热,什么话也没说,乖乖地拿出钥匙交给贾新文,贾新文一边走一边把小手电放在钥匙环上。

    用小小的礼品打动女人细微的心。贾新文已熟悉此术。

    特别是对贵族女人,除了相貌、才气,就是用关心和爱护拉近两人的距离。

    贾新文经过研究深知,世界上没有冷血动物。外貌冰冷的美人,犹如一座洁晶的冰山,恰到好处地加一点儿热她就融化。

    古欣正是这样的女人,她不在乎钱,那些厚厚的钱,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人们都具有的丰富的情愫,特别是女人,目前,她没有满意的获得,她需要和缺少的就是男人细致入微的呵护。

    

    康壮回家之后,立即拨通了新加坡古政的电话,告之古欣要撤他的职。

    古政闻知大惑不解,安慰康壮后,立即打电话找古欣,古欣手机关闭,却不知她人在何方?

    古政见状,当即决定来中国亲自处理此事,并且决定要古欣回新加坡,离开那个地方,图谋别的发展。

    

    古欣在省会的机场迎接父亲,然后,他们驱车直达贾新文买下的服装厂,贾新文鞍前马后,极尽殷勤,古政却不冷不热,走马欢花后,立即乘车离开该厂,使贾新文已经备好的高档饭菜无人问津。

    车中,古政问女儿:“为什么要换掉康壮?那是法律不允许的。”

    古欣轻描淡写地回答:“他的经营思路比较守旧。”

    古政感叹道:“我已经与你说过多次,建东方商厦并非纯是赚钱,是为了家乡的发展繁荣,如果为赚钱打算,我决不在此地设店。”

    古欣反驳道:“商店就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赚钱?那你为什么还开店?商店不是福利院,能想方设法多掏出人们兜里的钱,才是本事,刚开始投资时,丁市长不就说,我发财,她发展吗?”

    古政解释道:“你说的有道理,可我在此地投资不想赚大钱,抛砖引玉,填补一个本市外商投资的空白,你明白我的用意吗?我更不想添乱,凭我多年经商经验,我看人是很准的,我建议你与贾新文断绝来往,他不像个待人真诚的农村孩子,他与你来往,恐怕别有用心。康住才是一个务实的商界人物。”

    古欣笑道:“我不信你看人那么准,人的真善与美丑,并不都写在脸上。”

    “可我断言,贾新文并非质朴的诚实、忠厚人物。”

    “爸爸,你听说鲁迅说过这样一句话吗?忠厚乃无用之别名。”

    古政无言。

    汽车超过一辆卡车,鸣一下喇叭,超车后疾驶而行。

    古政看着车外飞闪而过的树木,突然坚定地说:“你们可以以朋友的身份相处,但决不能结婚。”

    古欣严肃地看着父亲,挑战似地说:“可是,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什么?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和我商量?”

    “爸爸,因为我已怀了他的孩子。”

    “什么?”古政大吃一惊,如同看着陌生人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康壮带着构建异国情调的新商厦构思,本想在东方商厦一展才华,不料士别三日,已是别人天下,古欣不但名花旁落,又心有所属,将他一个堂堂正正的创业者扫地除门,妻子又移心别恋,他孤身一人,不想独处空房,感伤至此,不免气大伤身,一病不起,卧床七天,才出院奔乐天酒楼寻欢。

    不料,当天公安局严打扫黄,在包房内他被公安局当场抓获,被押送公安局。

    古政不知康壮下落,心中着急,古欣也要找康壮,要他交待工作。后来,他们才知公安局已将他收审。

    古政极为赏识康壮,认为他是一个人才,对他这次嫖  娼的过错并不苛刻,男人嘛,这样的过错可以理解。还心里打算让他再度出山,经营东方商厦,他对女儿的做法大发雷霆后,亲自约见丁思嘉市长,请她为康壮说情放人。

    两人又在市长办公室相见。

    古政曾经虽然发誓不求人,但事至如此,也只好开口求情。

    丁思嘉问:“康壮虽然有才,但法律无情,你又何必求情放他?”

    古政解释道:“东方商厦是他一手建起,我不能愧对于心,更不能愧对于人,我要把古欣带走,只有康壮能胜任,那个贾新文我看不上他。”

    “古欣干得不是很好吗?你是不是怕我们母  女相认?”

    “她竟然与那个贾新文有了孩子!”

    “什么?真的吗?”

    “是她亲口对我说的。”古政无可奈何地叹道。

    丁思嘉立即板起面孔,不满地对古政道:“这都是你教育孩子不好的结果,贾新文心术不正,你不应该让她们来往。”

    古政反驳道:“她远离我,在你身边工作,你这个母亲没有责任吗?”

    “你不要埋怨我,当初你坚决不允许我们母子相认,否则,也不会有这样结果。”

    古政脸色一变,怒问:“你不要用市长的口气教训我,我问你,你儿子,你是怎么教育?怎么培养的?你尽到母亲的责任吗?让他一个人熬苦日子,让他与一个有子之妇结婚,还坚决不让我插手,你的心还那么狠,你对我狠,行,可别这样对待孩子,大陆不像海外崇尚独创,不都是在搞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模式吗?别人官官相护,七大姑八大姨拐弯抹角攀亲得利,你为什么对你的亲生儿子如此薄情?”

    丁思嘉脸色难堪,拿杯子喝一口水,叹道:“古政,我实话告诉你,丁勇继承了你的秉性,倔强的脾气十头牛也拉不回,我和他生气已经生不起了,我已和他继绝母子关系。”

    古政怒斥:“你这个母亲真狠心做得出啊,对一个年幼无知的亲骨肉这样绝情?”

    丁思嘉脸色平静,微笑着反驳道:“你若有本事,你去管好了。”

    古政气得从沙发上坐起来,指着丁思嘉说:“亏你说得出口。”

    丁思嘉道:“你也别太激动,当时我们有言在先,各自带好一个孩子,古欣现今如此,证明你对她的教育也是失败的,竟然还买通艺术界的人搞画展,捧她,她若知道,对她的心灵打击有多大,你知道吗?”

    “他们收钱出笔出纸,与你没有关系,这是商业炒作,国外已经很流行,炒作,懂吗?你还不理解。”

    丁思嘉道:“我劝你以后不要说我心狠无情的话,无情未必真豪杰,这个世界你不整别人,别人就整你,你不是不知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古政止住她的话,说:“我不想听你讲大道理,你也不要为自己的错误开脱。告诉我,丁勇要不要我管。”

    “可以,但你不能告诉他,你是他的父亲。”

    “为什么?”

    “他太脆弱了,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古政不解,问道:“他找到他富有的亲生父亲,难道还是打击?”

    “是的。你这个儿子很怪,与众不同,他追求的是精神上的富有,不是物质的富有,看来,还是我了解我的儿子。”

    “你的心思怎么想,我不管,既然你这么说,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大市长的本事,我不管他,也不去认他,我看你怎么忍心让儿子过苦日子。”说完,他转身要走,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还未答复,只好又回过头来说:“康壮的事你愿意管就管,不管我也不强求,但你要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我一定要让他出来,如果不行,我就去找政法委书记。”

    丁思嘉冷冷地答道:“那你找他去好啦!”

    贾新文从省城特意买一箱卫生巾送给古欣,说此卫生巾是国内最新产品,既柔软又卫生,古欣虽然面显羞色,内心又好生感动,对贾新文的体贴和细心又生出几分好感。

    两人正谈得开心,古政来电话要贾新文去他居住的宾馆。

    贾新文不知古政何意,忐忑不安地敲开古政的房门。

    古政正襟危坐,对贾新文点点头,贾新文有些拘谨地坐在古政对面的长沙发上,手中拿起茶几上的烟盒端详,然后,又轻轻放下,低头抬眼看着古政。

    古政突然冷冷地问道:“听说你使古欣有了身孕?”

    贾新文一愣,不敢对视古政冷峻的目光,低头说:“没有啊,没有这回事。”

    “男子汉一人做事一人当,要敢做敢为。”

    贾新文抬头看一眼古政,忙又把头转到别处,紧张地摆手道:“没有的事,真的,我没有干!”

    “真的没有?”古政严肃地又逼问一句。

    “真的没有,我敢对天发誓。”

    “你不必发誓,既然有了孩子,你就应该承认,并且和古欣结婚。”

    “结婚?”

    “对,你应该娶她、爱她。”

    “我是想和她结婚,我也爱她,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有话直说。”古政紧紧地追问不止。

    贾新文兴奋得不知所措,在脑海中努力寻找着恰当的词汇要表达自己的心情。他终于稳定一下情绪,壮着胆子看着古政,说:“感情需要慢慢培养,我担心,我怕是不能当好你的好女婿。”

    “可是,你已经当了,现在我问你,你们如果结婚,你有什么打算?”

    “这……我还没想好,反正我出身寒微,人生世上,不能干一番轰轰烈的大事,也愧对人生。”

    “你们结婚后,和我一起去新加坡!”

    “去新加坡?”

    “对,新加坡,你们家还有什么人?”

    “只有一个母亲。”

    这时,古欣面色阴沉地推门进来,急匆匆走到父亲面前,问古政:“爸爸,你们背着我在干什么?”

    “谈论你们的婚事。”古政平静地说。

    “爸爸,你在说什么呀?贾新文,走,我有事要和你商量。”说着,不由分说,拉着贾新文就走。

    路上,古欣问贾新文:“我爸爸找你什么事?”

    “他说要我和你结婚,说是你已怀孕了。”

    古欣笑道:“我与爸爸开玩笑呢,我的老爸呀,他竟然当了真。”

    贾新文见机会已到,忙向古欣表白:“古欣,我真很喜欢你,我们结婚吧!”

    古欣神态严肃,接着,又慢不经心地说:“我现在可不想结婚。”

    “那我们把关系可以先定下来,什么时候结婚我听你的。”

    古欣试探性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和你结婚,你知道我真喜欢你吗?我还不很了解你。有些事我还不明白。”

    “什么事?”

    “你真的要告诉我?”

    “倾囊而出,决不保留。”

    “当真?”

    “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我问你,省城杂志社那个鲁乐,你认识吗””

    贾新文大吃一惊,一时无言可答。

    “我问你,认识不认识鲁乐?”

    这时,路边跑过一只大黄狗,贾新文一把拉过古欣,关心地说:“别咬着你,你怕狗吗?”

    古欣看见狗跑过去,挣脱开贾新文的手,又转头盯视着贾新文,说:“刚才我问你的话你应该回答我。”

    “啊,我知道,我认识鲁乐。”

    “认识到什么程度?”

    “说了你别生气!”

    “我不生气,我需要真诚。”

    “我们已经认识很久,并且谈过恋爱,后来,又因为某种原因,分道扬镳了。”

    “是什么原因?”古欣追问。

    “不好启齿。”贾新文显出为难的样子。

    “有话尽管说。”

    贾新文假意长叹一声,编造谎言,对古欣道:“我们当时本欲结婚,并且已经有关系了,当时她已经怀孕,因嫌我单位没有分下房子,我又人丑家贫,无依无靠,他找了省城一个大款当小姘,把我抛弃了,世上如此无情狠心之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不求她爱我嫁我,我一定要干出个样子来给她看,贫不足羞,足羞是贫而无志,大丈夫当有鸿鹄之志,驰骋沙场,马革裹尸。”

    贾新文说到这里气愤填膺,转头看着古欣,看着古欣的表情。

    古欣同情地问道:“你说的全是真话?”

    “对真正的朋友不必隐瞒。”

    

    丁思嘉听说古欣从省城带来男朋友,热情地电话邀请他们去她家做客,并且说专门请一个厨师做东北的八大炖菜让他们吃。

    古欣带着贾新文慨然赴约。

    席间,丁思嘉在柔和的餐厅灯光下,一个个认真地向古欣介绍八大炖菜的名称。并且劝贾新文喝酒,随便问问他的一些情况,告诉他,这一带有事可以找她办。

    贾新文谦恭礼让,但仍然掩饰不住小地方来人未适应大场面的土气。

    吃饭时,丁丽趁古欣上洗手间的时候,跟着她走进去,关切地问道:“丁姐,他就是你的男朋友?”

    古欣笑眯眯地眯着眼睛问:“怎么样?”

    丁丽道:“坦白地讲,姐,他和我想象的差得太远,你怎么看上了他?”

    “这是秘密。”

    “你是不是看上了他的高大英俊?潇洒的外表?”

    “不仅仅如此,小丽,我们只是好朋友。”

    “丁姐,我看他的眼神不定,看人乱动,心思似乎不正,看上去他的心眼儿要比你多呀。”

    “真的吗?”

    “不信你仔细想想,他虽然有剽焊的粗犷性,但似乎是一匹野马,桀骜不驯,你能调教好他吗?”

    丁思嘉此时也走进来,笑着问道:“你们不去吃饭,在这里说什么呢?”

    丁丽与古欣先后出来,重又坐在餐桌上,年轻的厨师一边介绍菜名,一边谈笑风生地给各位夹菜。

    古欣见他气质不一般,一问才知,他是市服务学校毕业的政府招待所一级厨师。

    葛厨师笑着说:“丁市长临时通知我,我没来得及准备调料,下次我一定要做几个更有北方特点的菜让你们品尝,好把我的手艺带到新加坡。丁市长,下次贵客临门,还通知我来吗?”

    刚洗手回来坐在餐桌旁的丁市长笑着说:“当然通知。”

    小葛问古欣:“这小鸡炖蘑菇怎么样?”

    古欣吃着一块鸡腿肉,微笑回答:“味道不错,王府井饭店做的也不过如此。”

    丁丽见贾新文低头吃饭,夹一块猪肉,连着一根长粉条放到贾新文碗里。贾新文脸一红,把猪肉放入口中,用力一吸,那粉条一阵颤动,溅起许多油花,喷到他身旁丁思嘉的上衣和脸上,长长的粉条,贾新文用力吸了几下,才完全吸入口中。

    丁丽见他的滑稽相,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嘴里的饭菜,手又碰倒饮料罐,正好撒在贾新文的裤子上。

    贾新文不得不掏出手绢,站起来擦试。

    古欣也忙用卫生纸帮他擦,又扶起桌上的饮料罐,关心地问道:“弄湿没有?”

    贾新文红着脸说:“没关系没关系。”

    

    饭后,大家又围坐在电视机前,丁思嘉与贾新文看似随便谈话,实际丁思嘉在步步试探贾新文,贾新文有问必答,显得极为谦恭、被动。

    终于,古欣在贾新文的暗示下提出告辞,丁思嘉热情地送三人出来,一再叮嘱古欣有时间带贾新文一起来。

    明亮的路灯下,古欣、贾新文与厨师小葛一齐走远,小葛与两人分手时,把贾新文叫到一边,低声对他说:“告诉你,别缠着她,以后不准你来我们市,否则,打断你的腿。”

    贾新文一愣,呆呆地看小葛走远。

    古欣走过来问发愣的贾新文:“刚才他对你说了些什么?”

    “哟,没事!”

    “不对,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那你还问我?”

    “我看你是否城实。”

    “他警告我别缠着你,下次在本市见到我,就打断我的腿。”

    “真的?”

    “当然。”

    “难道他是黑  社会的人?”

    贾新文似有所悟地说:“不,他不是黑 社会的人,他是市政府招待所的厨师。”

    两人沉默无语向前走。

    贾新文终于憋不住了,问:“古欣,丁市长与你有什么特殊关系?”

    “干妈。”

    “我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

    “丁市长反对我爱你,更反对我与你结婚。”

    古欣道:“她没有这个权利,这是我个人的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