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t大校花沉沦记全文 > 章节目录 T大校花沉沦记04 -完-

章节目录 T大校花沉沦记04 -完-

t大校花沉沦记全文 | 作者:小强 | 更新时间:2019-09-24 09:47:49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一;'小'说站

    终于,无所不在的手指按抚在赵若芸的花唇上,柔软娇嫩的唇瓣被手指头轻

    轻往两侧拨开,梁智熏的中指毫不犹豫地往干涩紧凑的阴道里探了进去。

    梁智熏只觉得中指好像被什么东西吸吮住,层层迭迭地缠绕、蠕动着。中指

    再往内用力探去,赵若芸痛的忍不住哼了一声,连忙用双手摀住自己的嘴,深怕

    被家人听见。如果此时有人眼睛离开电视,一定会发觉赵若芸美丽的脸上已经痛

    的扭曲,一双慧诘灵动的大眼睛已经被泪水充满。

    梁智熏的中指在赵若芸的阴道里缓缓抽插起来,每一次插入指尖都可以顶到

    赵若芸柔软的子宫颈。渐渐地原本干涩的阴道开始被分泌出的淫水给润滑了,于

    是梁智熏的中指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一边在水淋淋的阴道里翻搅。

    连宋两人眼看赵若芸被玩弄的媚眼如丝,却有不敢出声的娇羞模样,忍不住

    也把手伸到赵若芸正被玩弄的跨下,同时进攻已经突起如豆,敏感的阴核。这么

    一来,赵若芸终于被下半身传来一阵一阵销魂蚀骨的快感所淹没,她忍不住低下

    头趴在餐桌上,洁白的牙齿咬着自己的手臂,不让一丝丝的呻吟声被专心在看电

    视的家人听见。

    过了二十分钟,梁智熏三人终于吃完眼前赵若芸母亲亲手烹调的美食,赵若

    芸的跨下也已经湿糊糊地被黏稠的淫水所覆盖,三人终于从赵若芸的小穴里收

    各自的手指,上头满是赵若芸小穴里渗出的淫液。连震还津津有味地把手指头放

    进嘴里舔了一会,笑嘻嘻地对赵妈妈说:「好吃,好吃,赵妈妈的手艺真好。咸

    中带酸,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赵妈妈听得一头雾水,因为今天煮的明明是甜汤,怎么会说是咸中带酸,却

    又不好多问。

    餐后,梁智熏三人和赵家人闲聊几句,便借口要讨论团的事情,跟在双颊

    红通通、美艳不可方物的赵若芸身后,走进赵若芸足足有三十坪的卧室。

    这间卧室之所以这么大,除了中央一张足足可以睡五个人的大圆床之外,那

    间采用日式建筑的和风温泉浴室,更是占去最大的面积。

    梁智熏在关上房门后,轻轻将门的暗锁栓上。转过身来,一边拍拍自己的肚

    子,对着赵若芸说:「吃的真饱,再来咱们一起泡泡温泉怎么样」

    说完也不带赵若芸同意,径自和连宋两人一边脱去身上的衣物一边朝传出阵

    阵白烟雾气的浴室走去,在进浴室门之前,三人已经是全身赤裸,不着一物。

    赵若芸目瞪呆地看着三人赤条条地走进浴室,动也不动地站在床前,整个脑

    筋一片空白,直到梁智熏催促的声音响起,才开始用双手轻轻解开自己身上的衣

    物。在最后一件裙子掉在脚边之后,赵若芸曲线婀娜,浓纤度的完美身材,便

    赤裸裸地一丝不挂地呈现在房间顶上的吊灯下。黄色柔和的灯光洒在赵若芸雪白

    光滑、柔嫩的肌肤上,把原本就让所有男人垂涎的胴体,衬托得更是精致无瑕

    赵若芸轻轻把一头长发盘在后脑,露出光滑修长的的颈子,下定决心地深吸

    了一口气缓缓走进烟雾弥漫的温泉浴室里。等着她的是三个黝黑结实,精赤的男

    性肉体。

    梁智熏三人,舒舒服服地坐在温泉浴池畔,毛茸茸的大腿张的大开,中间早

    已昂首的三根粗长肉棒在雾气缭绕中若隐若现。

    赵若芸不是第一次被三人玩弄,清楚知道接下来应该要作什么。她哀怨地轻

    叹口气,心想又要对不起挚爱的男友了,便缓缓走进热呼呼的温泉池里坐了下来。

    温热的池水刚刚好盖过她坚挺白皙的柔软双乳,将美丽不可方物的绝美容颜烘托

    得更是娇艳欲滴。

    她慢慢移向梁智熏张开的双腿,努力将鲜红娇嫩的双唇张到最大,轻轻含住

    有如鸡蛋大小、黑的发亮的巨大龟头。束紧的双唇缓缓顺着龟头、冠状沟、沿着

    肉棒往根部摩擦。由于梁智熏的肉棒实在不是常人大小,赵若芸始终只能吞入三

    分之二,就因为龟头顶在敏感的咽喉引发阵阵作呕的感觉而不得不退出。

    赵若芸就这么温顺地上下晃动头部,让巨大的肉棒在自己的嘴里进进出出。

    一边用双手不断爱抚梁智熏垂下的阴囊,指甲轻轻划过上头的皱折,停留在肛门

    和阴囊之间的敏感地带,画着圈圈。

    梁智熏看着娇艳美丽的赵若芸,乖巧地舔着自己的龟头,双唇不断勒紧肉棒

    摩擦敏感的冠状沟。心里充满了无比的征服感。他一边感受着赵若芸小嘴的温暖,

    一边要连宋二人别客气,一起共襄盛举。

    赵若芸一会儿舔弄着梁智熏的肉棒,一会儿把连震的睾丸含在嘴里吸吮,一

    边还用手上下搓弄他的肉棒,忙的没空说话。宋理干当然也没闲着,轻轻滑到赵

    若芸背后,双手从腋下伸到胸前双乳,不断搓揉,捏弄,感受赵若芸叫他们玩

    不厌的丰满乳房。经过这些日子的搓揉,赵若芸的双乳罩杯似乎也升级了一些,

    只不知林万强这个乌龟是不是会感谢他们把女友的胸部给变大了。

    赵若芸一边帮梁连二人吸舔着肉棒,一边任由宋理干在身后玩弄自己一对美

    丽柔软却又坚挺的乳房。此时的她,虽然是不得不任人宰割,却在悲情中略显妖

    艳。这段时间的遭遇,已经让原本高高在上,为自己的美丽和智慧儿骄傲的赵若

    芸,自尊粉碎的一点不剩。只有在男友面前和其它男同学眼前,她才稍微能重拾

    过去T大第一美女的尊严。所以她可以不让男友林万强越雷池一步,却也可以任

    由三个败类彻底玩弄自己应该是贞洁神圣的肉体。

    整个浴室就在这么淫乱的气氛里,响着男人们舒爽的呻吟声。终于,连震

    忍不住冲动,把肉棒从赵若芸嘴里抽出,在赵若芸清纯的脸上射精,白浊的精液

    喷洒在赵若芸的眼睛里缓缓留下,划过坚挺秀美的鼻梁,红润微张的双唇,滴落

    在冒出滚滚热气的水里。

    赵若芸乖巧地用舌头把嘴唇附近的精液吞掉,接着帮连震已经疲软的肉棒舔

    拭干净。这时,宋理干和梁智熏交换了位置。宋理干坐在池畔把赵若芸的头按在

    自己硬的发痛的肉棒上,享受赵若芸日渐熟练的口交技巧。

    梁智熏双手把赵若芸的臀部抬高,扶着赵若芸的纤腰,肉缝正对着已经被口

    水彻底润滑的阴茎,猛的一插而入。随之而来暴风雨般的狂插猛送,一下下捣在

    赵若芸柔软的花心,毫不留情地把两片唇瓣卷进又翻出,干个痛快

    赵若芸辛苦地承受肉棒对小穴无与伦比的冲击和抽插,臀部和梁智熏小腹撞

    击的声音「啪」「啪」地在浴室里不断响。一边却又必须努力把宋理干的肉

    棒吞吐到根部,扎人的阴毛不断刺激赵若芸的俏脸,她忍着为里翻搅欲吐的感觉,

    尽力晃动自己的头上下移动,让宋理干的肉棒在嘴里快速进出。连震也伸出双手,

    一边一个抓住她的乳房,揉捏舔弄着她敏感的乳头。

    一波一波的快感,混着被彻底羞辱的羞耻,让赵若芸浑然忘我地一次一次

    的达到欲仙欲死的高氵朝。终于在近千下的抽插之后,梁智熏和宋理干同时大吼一

    声,在赵若芸的阴道深处和嘴里射出灼热腥臭的浓精。

    两人在发泄完后满足地泡在热水里,赵若芸则是双腿无力地打开,靠在连震

    身上任由阴道流出的精液缓缓漂浮到水面。小嘴吞不下的白色精液,也缓缓从微

    张的双唇滑落到布满指痕的雪白双乳,因为高氵朝而不住的痉挛、抖动。

    休息了一会,三人帮全身乏力的赵若芸洗净身体,当中免不了又是对着丰满

    的乳房一阵揉捏、玩弄滑腻的花唇。把已经喘嘘嘘的赵若芸整的娇哼连连,又高

    潮了一次。终于,三人抬着洗得干干净净赤裸裸的赵若芸,走出浴室。将她扔在

    柔软宽大的圆床上。

    梁智熏从背后抱住赵若芸,双手抓住她浑圆结实的双腿,用里往外扳开,神

    秘的黑色三角地带和粉红鲜艳的大小阴唇就这么毫无遮掩地展露在连宋二人的眼

    前。虽然已经不知被蹂躏过,看过,舔弄过多少次,赵若芸的下体依旧是泛着淡

    淡的粉红色,两片柔软的阴唇紧紧地护卫着小穴,丝毫没有一般女人被玩弄过后

    的淫靡开放。还是一如当初被梁智熏破去处女时的娇羞清纯。

    连宋二人忍不住将鼻子凑上前去,闻着赵若芸刚洗完澡还带着幽香的下体的

    气味。一边笑着说:「好香,好美,真不愧是T大校花的小穴,无论玩过多少次,

    永远是这么清新动人,宛若处女。林万强那小子可真没福气,没能玩到这么美的

    女人,这么紧的肉穴。老大,今天我们可要好好享受一下」

    说完连震用手指把赵若芸的阴唇往外拨开,让宋理干的舌头可以尽情玩弄。

    赵若芸忍不住哼出声音,想挣扎却又苦于被梁智熏控制双腿,只得用这么羞耻的

    姿势仰躺在梁智熏身上,任由宋理干的舌头在自己的阴唇舔来舔去。

    咕噜,咕噜的声音不断从宋理干埋在赵若芸跨下的嘴里传出,呼出的热气吹

    在敏感得阴蒂上,把赵若芸逗的娇喘嘘嘘,香汗直流。连震的双手不断在赵若芸

    光滑的肌肤游移,最后停留在坚挺丰满的乳峰上肆虐起来。

    双乳原本挺立的模样不断在连震掌中变形着,赵若芸亲眼见着自己引以为傲

    的乳房这么任一个自己痛恨的男人揉捏,又羞又恨,却又不时被乳尖传来的快感

    弄得呻吟出声。无奈之余,只得闭上双眼别过头去。

    就着么双腿大开地任人舔弄私秘的下体,赵若芸无神的看着墙上那张和男友

    的照,眼角忍不住落下泪来。宋理干舔了一会,终于觉得嘴巴发酸,便撑起身

    来,用手扶正已经恢复元气的肉棒,像打桩一样垂直缓缓插入已经湿透的小穴,

    紧凑地不像已开发的阴道温暖的包围住肉棒。宋理干就着么缓缓抽出,重重插下,

    垂直地上下干着赵若芸的肉穴。

    因为大腿被压在胸部上方,赵若芸可以清清楚楚看着黝黑粗壮的阴茎在自己

    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每一次的插入都是整根没入,夹着重力下插的力道,让赵若

    芸觉得好像要被插穿一样。

    梁智熏也配着把肉棒插进赵若芸紧闭的菊门,粗长肉棒缓缓深入直肠,终

    于整根没入。赵若芸的肛门就这么硬生生被撕裂,鲜血马上从肉棒边缘渗出。赵

    若芸痛的大叫,泪如雨下。可惜梁智熏不是怜花之人,他只觉得肉棒被肛门的括

    约肌紧紧夹住,爽的大吼一声就开始抽动起来,丝毫不理会赵若芸已经痛的腹肌

    抽筋,直翻白眼。

    两根肉棒就这么在阴道和肛门里无情的肆虐,宋理干和梁智熏不断干着跨下

    这个永远带着清纯外表靡死不少男人的尤物,享受着剧烈的摩擦引起的快感,即

    使耳边响着赵若芸凄厉的哭喊,依旧不留情的抽插着。

    赵若芸声嘶力竭地哭着,彷佛要把这些日子来的委屈倾吐干净,终于在一阵

    巨痛之后昏了过去。梁智熏二人不管赵若芸是否清醒,只是自顾自地在她已经鲜

    血直流的肛门和淫水四溅的肉穴里不断发泄兽欲。射精之后,马上又换人提枪上

    阵,丝毫不怜惜胯下已经奄奄一息的可怜女孩。赵若芸就这么忽而清醒忽而昏迷,

    在巨痛与快感揉之下不断达到高氵朝。

    几个小时后赵若芸悠悠醒转,发现自己全身赤裸,横陈在已经布满白浊精液

    和鲜红血渍的床上。阴道口外流的精液已经风干,肛门火辣辣地提醒她被疯狂蹂

    躏的事实。原本丰满柔软的乳房,虽然仍旧挺立却已遍布瘀青,惨不忍睹。那三

    个让他吃进苦头的男人早已不知何时离去,只留下被干了不知多少次再无一丝纯

    洁的她独自面对墙上和男友的照黯然神伤

    赵若芸不想收拾自己的身体,她累了,也倦了,开始怀疑自己为了名誉和学

    业这么任人欺侮值得吗

    报复,报复那三个败类,她暗自下定决心要报复玩弄摧残她肉体的三个恶魔,

    纵使最后身败名裂也在所不惜。

    夜已深,窗外的月光照在饱受摧残的赵若芸身上,默默地安抚她破碎的心灵,

    陪她流泪到天明,只不知仍在医院的男友是否也向她思念他一样,睡不着觉

    第2天赵若芸拖着疲惫的身躯迈进T大学校的大门,因为昨天晚上被梁智熏

    他们凌辱的筋疲力尽所以今天早上睡过头了,这时已经上课有一段时间了正好操

    场上没什么人。

    正当她走进教学楼走道的时候,突然在她的面前站着一个人影,手上拿着一

    个扫把。赵若芸抬起了头看了看这个曾经借助照片凌辱过他的人陈伯。没错就是

    他,他那副可怕的嘴脸在赵若芸的大脑里是永远挥摸不去的

    这时陈伯乘着四下没人用他那粗糙的大手隔着她那件粉红色的上衣用力地搓

    着她的双乳,由于昨晚赵若芸被梁智熏他们凌辱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地到今天早

    上都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这时又被这样地搓揉使得赵若芸觉得很痛但又叫不出来

    因为她心里很明白要是被人发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我的大美人,这几天我没干你是不是想我了啊哈哈要不要找个没

    人的地方让我来满足你的欲望啊」

    陈伯一边说一手拉着赵若芸那柔顺而又乌黑的绣发把她拖到了T大旧校舍得

    一个底下室里。那里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人进去过里面脏乱不堪到处可见密密麻

    麻的蜘蛛。陈伯用力地把赵若芸推到墙边用自己的身体压着她,把她的粉红色

    的上衣脱下仍到一边扯下她的乳白色的内衣,尖挺奥人的乳房毫无遮掩地暴露在

    陈伯的眼前。

    陈伯用嘴开始吸赵若芸的乳房用牙齿轻轻咬着那如花生米大的乳尖。另一只

    手伸向她的裙子隔着她的内裤时轻时重地揉着赵若芸的阴蒂,这样上下的「攻击」

    没用多少时间就使赵若芸的嫩穴流出了淫水湿润了她的内裤,陈伯看时机成熟一

    下子扯下她的白色蕾丝内裤,使唤赵若芸像母狗一样爬在地上,自己脱下裤子露

    出黝黑而早就坚挺的阴茎毫无防备地插进赵若芸的小穴,由于用力太大使的赵若

    芸痛苦地流下了泪水。

    这时陈伯的双手也没有丝毫空闲的时候用力搓揉着赵若芸雪白的双乳,慢慢

    地进入高氵朝。「爽爽太爽了,哈哈这真是上天给于我的优待啊让我能

    干到号称为T大创校以来最漂亮的校花真是死而无罕,我的大美人,你爽吗能

    和我作爱是你的荣幸啊哈哈」

    陈伯越想越兴奋,就越有干劲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而且力度越来越大赵若

    芸被插得下体有种撕裂的疼痛,哭喊着:我求求你放过我吧「可是陈伯他只是

    一味地求自己的快感丝毫不去理会赵若芸身心的痛苦

    经过数下的抽插,陈伯终于忍受不住大吼一声把浓厚的精液射在赵若芸的

    小穴里只到自己的阴茎变软时才从赵若芸的小穴里拔出来。一把抓住赵若芸的

    绣发把她的头按在自己已经软下来的阴茎上,说道:「我的大美人,快把它给我

    舔干净」

    赵若芸看着这又粗又黑上面还粘满了自己的淫水和陈伯的精液散发着一股恶

    心的臭味。赵若芸的眼角又流下了泪水

    「快点是不是要我把你的淫照帖出来给全校的人看啊」陈伯对赵若芸

    大吼到。

    「求求你,不要啊」赵若芸哀求到。

    「那你还不给老子快点,要是我觉得不爽的话,后果嘿嘿」

    赵若芸含着泪水双手托着陈伯的阴囊,尽量地张大自己的樱桃小嘴,把整根

    的阴茎深进嘴里,香舌慢慢地舔着阴茎头。还时不时地前后抽插着。使陈伯爽得

    倒吸一口气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一下子就过了2个小时。随着一阵电铃声划破整个

    T大的寂赵若芸。下课了,「他妈的,赵若芸今天是在搞什么,这时候还没有近

    来学校我的老二已经有点痒痒了,连震给她打给电话问她在哪。」

    梁智熏说着点着了一根烟吸了一口。

    「老大她的手机是关着的。」连震向梁智熏说道。

    「妈的,她是不是要我们把她的照片和A片公开出来啊」宋理干满脸不高

    兴地说道。

    「你他妈的急什么,说不定是昨晚我们干得她太累了,害那小贱人今天怕不

    起来也不一定,嘿嘿,你们说是不是啊」梁智熏满脸淫笑地说道。

    「那老大我们现在要干嘛啊要去她家找她爽吗」宋理干迫不及待地问

    道。

    「算了算了干脆今天就让那小贱人休息一天吧,我们晚上再去干她,走

    我们去溜达溜达。」梁智熏向宋理干和连震各抛了根烟说道。

    「妈的,今天是怎么了。那么大的一间学校一个好看的也没有」西门懒洋

    洋地说道。

    连震听了答说:「是我们干腻了那T大的校花赵若芸,所以你才觉得没什

    么美女吧,嘿嘿」

    他们说着说着就来到了旧校舍得走道里。梁智熏突然停了下来用他那灵敏地

    如同狗一样的鼻子嗅了嗅

    「不要吵。」梁智熏停止了正在争执的西门和连震的声音。

    「又怎么了」西门很不耐烦地问道。

    「你们听是那个小贱人的声音」梁智熏说道。

    「哪有啊」连震问。

    「跟我来」梁智熏边走边向他们两个打了个跟过来的手势。经过了一个走

    道他们来到了地下室的门口。果然里面时不时的传出来陈伯的打骂声和赵若芸的

    抽噎声。梁智熏探进头去看到底是怎么一事。这时陈伯给了赵若芸一巴掌,吼

    道:「妈的,小贱人,今天你没吃早饭吗那么没力,操,给我吸大力点。」赵

    若芸捂着被打得通红的脸眼角又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在门外看得一肚子火的梁智熏握紧了拳头一下子冲了进来,朝陈伯的后脑猛

    击了一拳。陈伯被这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拳打得倒在地上,宋理干和连震也冲了

    上去对陈伯一顿拳打脚踢,这场景把赵若芸吓坏了,忙抓了她那粉红色的上衣把

    自己全身粘满了陈伯精液的裸体遮挡住,梁智熏示意把陈伯架起来。

    宋理干和连震一人抓住陈伯的一只手把他架了起来。梁智熏走上前有是一拳

    把陈伯打得吐了口血说:「我操,我的马子你也敢碰你他妈的是不是不想活了」

    陈伯忙求饶道:「是是是我不对我该死」

    梁智熏对在一旁已经看傻了的赵若芸问到:「你个贱人为什么背着我们和这

    种人上,是不是要我把你的A片传到上啊」

    赵若芸忙解释说:「是陈伯拍到了她的裸体照逼他这么做的」

    梁智熏越听越气一把抓住陈伯的头发说:「底片在哪,他妈的你最好给我乖

    乖的交出来要不老子让你死得很难看。」

    陈伯这时已经吓得半死了忙说道:「好好,底片在我家里我带你们去拿。」

    梁智熏示意赵若芸把衣服穿好,跟他们一起去取底片

    到了陈伯家,梁智熏大脚一踹把陈伯踢出了几米远说妈的动作快点,把底片

    交出来。陈伯手忙叫乱地找出了底片交给了梁智熏。梁智熏一把夺过底片看了看

    从口带里拿出打火机把底片烧了,过头看看了陈伯说还有没有啊,要是让我知

    道你还有的话我就让你死得很难看。

    陈伯忙解释到:「真的没了真的」

    「没了,很好,由于你上了赵若芸,我觉得很不爽所以我要」说着梁智

    熏拿出了一把匕首一下子捅瞎了陈伯的双眼。

    「啊啊」一阵阵发自肺腑的喊声响彻整个房间。要不是陈伯他家在郊

    ,这声音一定响片全城。赵若芸看到了这一幕真的傻了,她现在害怕及了,心

    里的报复念头灰消云散她虽然知道梁智熏很恨但没想到竟然连人的眼睛也敢捅

    吓,她开始担心自己和正在医院里躺着的林万强担心。「走」梁智熏拿纸擦了擦

    匕首上的血示意宋理干和连震带赵若芸走。

    MWZ8行驶在要去高雄的林荫路上,道路两旁的景色向后飞驰着。随着

    迎面而来风的轻拂赵若芸脸上的流水已经被吹干,美丽的的脸上只是留下了两条

    泪痕。

    「你放过我吧」赵若芸沙哑地对坐在她身边的梁智熏说着,梁智熏看了她

    一眼哈哈大笑了一声答道:「嘿嘿,我的大美人,怎么啦难道我的「老二」

    不够猛你想要换人啦你觉得有可能吗慢慢享受吧,要是我哪天干得不爽了

    或许可以放过你的,哈哈」

    赵若芸看着梁智熏那副邪恶的嘴脸意识到了自己想要脱离他们的魔掌是件多

    么不容易的事啊

    过了一会儿就到了离T大的校门口的不远处,梁智熏转过头对赵若芸说:

    「把你的内衣和内裤脱下来给我,下车自己走进学校,给你个面子要不被你的同

    学看到你和我们在一起,嘿嘿到时候你就不好办了,快点,本大爷我没那么多

    耐性。」

    现在的赵若芸还没完全从刚才的恐怖一幕完全的过神来,对梁智熏的要求

    当让是言听计从。她拉高自己的过膝裙,退下蕾丝内裤,双手伸向背后揭开胸罩

    的扣子,把内衣和内裤交给梁智熏。梁智熏拿过内裤将它靠近鼻子嗅了嗅洋洋得

    意地说到:「恩蛮香的嘛看来你这个小贱人能拿到T大校花的称号一点也

    不过分哦」

    赵若芸听到梁智熏怎么说脸上有泛起了红晕,可是她不想和这些人面前逗留,

    于是她打开车门下了车。「小美人,我们放学再来接你哦记得在老地方见」

    西门在赵若芸的身后叫着。

    赵若芸走进学校想起了还在医院里的林万强不知道有好点了没有,决定去看

    看他。想着她就快步走到了T大校园医院。

    赵若芸来到了美作的房间门口面对着门口的一面落地镜整理了一下自己有点

    凌乱的绣发和衣服。轻轻得擦去脸上的泪痕。强忍着内心的痛苦笑了笑。推门走

    进林万强的房间。这时的林万强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看到自己的心爱的人来看

    望他觉得很开心一下子就冲了上去一下子抱住了赵若芸,亲了一下她的脸说:

    「亲爱的你总算来了,我好想你啊,最近过得好吗」

    赵若芸偎依在林万强的怀里有种幸福的感觉,撒娇着说:「林万强要是我哪

    天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说完就抬起头用深情的眼神望着林万强。

    林万强听了好生奇怪问道:「若芸你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林万强听得一脸茫然。心里总觉得赵若芸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赵若芸再也掩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委屈了,因为她心里明白要是再不把事情告

    诉林万强的话,她一定会愧疚美作,她也明白纸是包不住火的,要是哪天被林万

    强知道的话,他绝对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我」赵若芸刚要开口说的时候被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制止住了,赵若

    芸吗上意识到该不会又是「他们」打来的吧该不会有要我赵若芸恐惧地从

    书包里掏出手机接了起来。

    「喂是赵若芸吗我是庆生安养院的任,你快来医院吧,你的父亲由

    于病情恶化已经不行了」赵若芸听了全身僵硬住了手中的手机掉到了地上。这

    真是雪上加霜,赵若芸被这突如其来的恶号,无非是给赵若芸脆弱的心灵又是一

    个沉重的打击。

    林万强被赵若芸的举措吓了一跳忙问到:「若芸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啊」

    赵若芸紧紧地抱住林万强哭喊着:「我爸爸死了我爸爸死了」可能是

    刚被人凌辱过或者是经不起这个打击,赵若芸昏到了

    「若芸若芸,医生,快来有人昏到了」林万强抱起赵若芸大声地呼

    喊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