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完全摧花之手册外传之地狱天使 > 章节目录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飞机仔(完)

章节目录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飞机仔(完)

完全摧花之手册外传之地狱天使 | 作者:小强 | 更新时间:2019-08-04 11:08:47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飞机仔完2018年1月4日再一次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飞机仔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玩具屋”

    地下室里的那个只有一张床和床头柜的小房间里。

    打开灯以后,飞机仔才看到,这次那些台湾男人还周到地给他披上了一件干净的浴袍,没有再让他光着身子躺在床上。

    起床以后,飞机仔满意地发现,经过充分的休息,他的体力已经再度恢复了,唯一的问题就是已经饿瘪了的肚子正在用“咕咕”

    的阵阵肠鸣声向他提出强烈抗议。

    为了喂饱自己的肠胃,飞机仔只好走出房门,回忆着“剑鱼”

    曾带他走过的路线,成功地找到了餐厅。

    刚在餐桌前坐下,正想着要吃点什么,飞机仔就看到“剑鱼”

    急匆匆地也走进了餐厅,手里还拿着一部行动电话。

    “飞机哥醒啦,肚子饿了吧,我去给飞机哥弄点好吃的”

    一边这么说着,“剑鱼”

    一边走到飞机仔面前,把手里的那部手机交给飞机仔,又笑着继续对他说,“看到飞机哥你醒了,我就给罗杰哥打了个电话,罗杰哥好像有什么话要直接和你说”

    “罗杰哥,我是飞机啊,有什么小弟能帮上忙的”

    飞机仔接过“剑鱼”

    手里的电话,对电话那头的罗杰说。

    “飞机哥,你醒了啊这两天的招待还满意吧”

    罗杰淫亵的语调让飞机仔也会心地淫笑了起来。

    玩笑之后,罗杰又继续说了下去:“飞机哥,不好意思,我最近有些事情比较棘手,有一笔大买卖要做。妈的,那些小日本就是麻烦,还非要弄个女警察过来”

    这时,罗杰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连忙岔开话题,“总之呢,我接下来会比较忙,可能没空来招呼飞机哥所以就想问一下飞机哥,是不是可以就先留在玩具屋那边,这样呢也比较安全一点”

    听到罗杰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飞机仔却豪爽地一口答应:“没问题,罗杰哥,小弟就先留在这里好了,这里也不错啊。没关系,罗杰哥你先忙,不用招呼我的”

    听到飞机仔这样说,罗杰也高兴起来:“那可太好了那飞机哥你有什么事就找剑鱼,玩具屋是他负责的,他会好好照顾你的”

    飞机仔和罗杰通完电话以后,“剑鱼”

    也已经给他端来了饭菜,让他大吃大喝起来从这天以后,飞机仔就留在“玩具屋”

    里,对他来说,能有这样一个安全的落脚点当然是最重要的,而且他还没玩够“玩具屋”

    里的那些又漂亮又听话,令男人爱不释手的美女“玩具”

    们,况且,“玩具屋”

    里的那两个没有挂上名牌的房间也诱惑着他,让他心痒难搔。

    凭借着罗杰的面子,飞机仔很快就和负责“玩具屋”

    安全的“剑鱼”

    混熟了,“剑鱼”

    告诉飞机仔,上次飞机仔能够在“玩具屋”

    里一次就玩到那四个各具风味的“玩具”

    美女,全是托了罗杰的福。

    要不是罗杰下令,把这四个美女都同时送进房间,一般情况下,她们应该是被关押在“玩具屋”

    地下三层的牢房里,供那些负责守卫秘密实验室和“玩具屋”,并看守这些美女“玩具”

    的男人们肆意玩弄和泄欲的,只有当那些被台湾毒枭拉拢和收买的官员们要来“玩具屋”

    玩弄他们所中意的“玩具”

    时,那些男人才会给被点名的那个美女性奴清洗身体,然后把“玩具”

    送进各自的房间,供他们玩弄和蹂躏。

    飞机仔疑惑地问起“剑鱼”,难道不怕那些“玩具”

    美女脱离牢笼,被送进房间以后,会伺机逃跑吗“剑鱼”

    不无得意地告诉飞机仔,“玩具屋”

    的安全措施经过精心设计,用来玩弄那些美女的房间根本就没有窗户,房间的各个角落和门口也密布监控设备,就连走廊上和楼梯里都到处都是机关,如果那些美女敢逃跑,也许跑不出几步就会被重新抓住。

    就算女孩能躲过那些陷阱,跑到了她们进入“玩具屋”

    一楼大厅的唯一途径-二楼的电梯口,她们也绝对上不了电梯,因为控制室里的男人可以随意监控和操作那台电梯。

    哪怕女孩们通过别的方法来到一楼,手无寸铁,又软弱无力的她们也绝对无法冲破那些手持枪械的强壮男人们的坚固防线。

    而且那些男人还豢养了不少狼狗,即使那些女孩的运气好到足以逃出“玩具屋”

    的大门,她们也绝对无法在这幢别墅周围的那片荒芜人烟的开阔地上躲过那些狼狗的追踪,狼狗敏锐的嗅觉很快就会带着那些男人找到逃走的女孩。

    事实上,“玩具屋”

    造好以后,从来就没有女孩能从这里逃跑过。

    “剑鱼”

    带着飞机仔来到平时关押那些美女“玩具”

    的牢房,飞机仔兴奋地看到,不管是“瑶瑶”,“嘉雯”,还是“leah”,“樱”

    果然都被关在牢房里,任那些看守她们的男人予取予求。

    从此以后,飞机仔每天起床以后,都会淫笑着来到这里,在到处弥漫着腥臭精液气味的牢房里,和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台湾男人们一起蹂躏这几个美女“玩具”,还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性虐待工具肆意玩弄她们。

    凭借着罗杰给他的那种神奇性药,飞机仔可以似乎不知疲倦地在美女“玩具”

    们的身上一次次发泄,直到他的兽欲彻底得到满足为止。

    飞机仔当然不会放过牢房里任何一个美女的唇舌,还有阴户或者后庭,也没少用白浊的精液浇灌“瑶瑶”

    的那对性感巨乳。

    但是,在这些美女身上发泄的欲望越多,飞机仔却越发觉得自己也说不清究竟哪一个才是他最偏爱的“玩具”,“瑶瑶”

    性感风骚,“嘉雯”

    销魂健美,“leah”

    纤瘦敏感,“樱”

    是能激发男人的兽性,让他根本无从取舍,索性只管尽情享用着这些美女“玩具”

    的每一寸迷人胴体和那些在“玩具屋”

    中充当看守的台湾男人们一起玩弄过那些“玩具”美女好几次以后,飞机仔也就和他们成了朋友,从那些看守的嘴里,飞机仔知道了多有关这些“玩具”

    美女的事情:“玩具屋”

    中的每一个“玩具”

    美女都早就被强行施加了可怕的手术,不会再来月经,不可能怀孕,所以飞机仔和那些男人就可以肆无忌惮地随时凌辱她们。

    被绑架之前,这些“玩具”

    美女竟然全都是处女,所以她们原本根本就不知道该怎样取悦男人,但被送到“玩具屋”

    之前,她们都被调教过,被迫学会了各种迎合男人的淫亵技巧,好让每一个玩弄她们的男人都感到满足。

    尽情享用了“玩具”

    美女的胴体以后,那些看守每天还都会给她们的阴户和肛门注射一种特制的药物,迫使她们这些部位的肌肉收缩,好让她们饱经蹂躏的阴户和后庭保持紧窄那些看守有兴致的时候,还会邀请飞机仔去看那些春药实验的录像助兴,而飞机仔当然不会拒绝这样的好意。

    算起来,飞机仔前前后后一共看过了足有十几段录像,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其中的两段“呜呜呜不不要受不了了”

    幕布上出现了一座狭小的房间,飞机仔看到有个浑身赤裸的美女正跪在房间当中的地板上,用双手捂着脸,瑟瑟发抖地悲鸣和呜咽着,而那个房间的每一面墙壁竟然都像是镜子一样闪着银光,能清楚地从各个角度映射出那个美女一丝不挂的娇躯。

    “这个房间是我们实验春药时专门用来观察实验效果的”

    一个“玩具屋”

    的看守正坐在飞机仔身边,一边和他一起欣赏着这段淫靡的录像,一边淫笑着轻声给他讲解道,“四面的墙其实都是单向镜,所以录像机可以拍到她,她却看不到外面”

    当房间里的那个女孩绝望地放下双手,抬起头来,用流着泪的悲怆双眼木然望着前方时,飞机仔才在特写镜头中看清了她的模样。

    那个女孩拥有俏丽的容貌和清纯的气质,但不管是她漂亮的脸蛋上,还是白皙细腻的胴体上却到处都沾满了让人恶心的污浊精液,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在那女孩那对丰满性感的酥胸上,除了大片大片的白浊粘液以外,竟然还横贯着一条非常显眼的澹澹瘀痕。

    “胸上的那条印子是因为她不肯乖乖地挨操,被我们夹奶子的时候留下的这妞叫康乃馨,名字很好听,她原本是个记者,后来因为男朋友死在我们手里,竟然想要在法庭上指证我们,所以被我们抓回来操了个够,然后卖到日本去做鸡了”

    看到飞机仔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美女胸前的那道瘀青,他身边的那个看守加得意地淫笑着,继续对他说,“在她身上试验的是一种很特别的春药,可以让妞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发骚,应该很快就要发作了”

    果然,没过多久,康乃馨似乎就已经忍受不了春药的折磨,她一边用手揉搓着自己的乳峰,一边娇啼着把手指探进了她已经被剃光了阴毛的阴户,撩拨起自己的阴蒂来:“噢嗯好舒服受不了呜呜不行不能这样可是受不了好舒服啊”

    特写镜头转向女孩的双腿之间,飞机仔可以清楚地看到康乃馨正不停地翻动着她红肿的阴唇,随着康乃馨的手指在她沾满精液的光滑阴户里越来越快地进进出出,一滴滴混杂着白浊精浆的粘液也慢慢地从她的阴户里滑落下来。

    “嗯嗯好舒服哦哦啊舒服到了嗯哦到了要到了不行不行了我要我要到了啊啊啊”

    在春药的作用下,康乃馨没在自己的阴户里拨弄多久,就婉转呻吟着把自己的身体送上了性高氵朝。

    看着这个美女全身蜷缩着,剧烈地痉挛起来,听着她的阵阵娇啼,飞机仔觉得自己的阴茎也硬了起来。

    但让飞机仔没想到的是,刚从高氵朝的快感中稍稍平复下来,康乃馨的胴体却又不安地扭动起来,她的脸上和身上也又浮现出一片红晕。

    “这个春药可真厉害”

    看到银幕上的康乃馨呼吸渐渐加快,似乎仍然没有摆脱春药的控制,飞机仔不由得惊讶地暗暗赞叹起来。

    “呜呜不要不要再不要再来了”

    录像中的康乃馨似乎也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她颤栗着蜷缩在地上,不停地呜咽着,“我不要我不要啊呜呜不不要救救我呜呜”

    康乃馨没能坚持多久,就在春药的药力下再度沦陷,忍不住全身颤抖着,又一次把手伸到自己的双腿之间,呜咽和呻吟着用手指自渎起来。

    也许是因为看到面前的镜子上反射出自己淫荡的表情,康乃馨一边继续自慰,一边却羞耻地把头转向一边,但是她很快就意识到,房间的四面都是镜子,无论她转向哪里,都能看到自己沉浸在肉欲中的不堪模样。

    康乃馨委屈地哭了起来,但她的手指却仍然不停地撩拨着她自己的阴户。

    在飞机仔的眼前,各个角度的镜头不停地切换着,全方位地展示着康乃馨的性感胴体是怎么在春药的药力下颤抖和扭动的,而且还不时地切换到她呻吟着翻开自己的阴唇,把三支手指深深地探入自己的阴户,像阴茎一样在自己的身体里剧烈抽插的特写镜头。

    “我记得这次试验很成功”

    飞机仔身边的那个看守一边贪婪地盯着录像中的康乃馨,一边淫笑着说“这妞一连高氵朝了十几次以后,才昏了过去”

    看着眼前这幅淫靡的画面,听着康乃馨令人销魂的甜美呻吟,飞机仔觉得自己早就已经不知不觉地膨胀起来的下身越发蠢蠢欲动,欲火焚身的他突然站了起来,一边喊叫着:“我受不了啦我要要泻火”

    一边红着双眼,冲向“玩具屋”

    中的牢房也许是为了炫耀,过了没多久,另一个看守就给飞机仔看了一段加刺激的录像。

    这一次,幕布上出现了两个女孩,而且她们的那两张俏脸竟然长得一模一样,显然是一对双生花,她们正肩并肩地跪在地上,用双手支撑着身体,高高噘起屁股,抽泣和呻吟着听任身后的那两个男人蹂躏。

    “这是一对双胞胎,才17岁,两个都嫩得出水”

    飞机仔目不转睛地看着录像,耳边却响起了看守淫亵的声音,“本来,这么漂亮的两个妞日子一定会很好过,可惜她们有个当了警察,还非要和我们过不去的哥哥我们把那个臭警察抓来打了个半死,然后又让他亲眼看着他的两个妹妹被我们开苞,还被操得死去活来”

    看着那两个大眼睛女孩满是精液和泪水的精致脸蛋上的扭曲表情,还有正随着她们身体的摇晃而在胸前不停地起伏着的那两对健美乳峰,飞机仔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这两个妞会送来玩具屋吗”

    飞机仔一边继续贪婪地盯着录像上的这对美女双胞胎,一边淫笑着对那个看守说,“我还没尝过操双胞胎是什么滋味呢”

    “可惜我们操够了这两个妞以后,就把她们卖给一家欧洲的妓院了,听说她们在那里很受欢迎呢”

    那个看守有些遗憾地告诉飞机仔。

    听到飞机仔有些失望的叹气声,那个看守又连忙对他说:“其实操双胞胎也就是一开始有些新鲜感,操多了也就没劲了。两个妞全身都长得一模一样,操起来的感觉当然也就差不多,操她们的时候,我都分不清我操的究竟是姐姐还是妹妹我们这里的这些玩具比她们可好玩多了”

    说到这里,那个看守话锋一转,“不过,用这对双胞胎来做春药实验可是再好不过了。我们可以只给一个用春药,然后同时操她们,观察有什么不同。绕在她们身上的那些电线就是用来测量她们心跳,血压和体温的传感器。这种实验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叫做对比组实验双胞胎的什么都是一样的,做这种实验最适合”

    说着,那个看守又淫笑着对正聚精会神地看着那两个女孩被肆意玩弄的飞机仔继续说道,“比方说,这段录像里,就只有一个妞被打了春药针飞机哥,你要不要猜猜看,究竟是哪个妞呢”

    “是吗让我看看我猜是这一个”

    飞机仔稍微迟疑了一下,就伸出手指指向左边的那个女孩。

    “没错飞机哥果然厉害,一猜就中”

    那个看守得意地淫笑着,为飞机仔鼓起掌来。

    其实,要猜出那个女孩被注射了春药并不困难,无论是脸上的迷乱表情和红晕,还是身体加激烈而风骚的扭动,或者是令男人销魂的淫荡呻吟声,都说明左边那个女孩已经被春药变成了只知道取悦男人的荡妇淫娃。

    就在她的双胞胎姐妹被身后那男人的凶勐抽插折磨得泪如泉涌,连连呜咽的时候,左边这个女孩却在性高氵朝中全身颤抖,还不停地婉转娇啼着,甚至爽得连舌头都伸了出来。

    “小妞你看看你姐姐有多骚”

    跪在右边那个女孩身后的男人一边掐着女孩的屁股,在她的身体越来越剧烈地冲刺着,一边淫笑着羞辱着她,“上次上次给你打针让你发骚的时候你骚起来也是这个样子简直一模一样果然是双胞胎啊”

    在右边那个女孩的阵阵悲鸣声中,那个男人很快就抱紧她的翘臀,连声低吼着,在她身上畅快地发泄起来。

    “这是第18轮妹妹才高氵朝了6次姐姐已经高氵朝了16次看来效果不错啊”

    那对双胞胎美女身后的两个男人满足了兽欲以后,刚淫笑着放开她们,就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个男人淫亵的喊声,看来是有人在统计关于春药实验的数据,“接下来,该操屁股了看看操她们的屁眼,她们会有什么反应”

    于是,另外两个男人就淫笑着分别走到了那两个小美女的身后,刚跪在地上,他们就急不可耐地抱住了女孩们已经被精液弄得湿漉漉的雪臀,开始享用起这对双生花来。

    看到右边那个女孩轻声惨叫着蹙紧眉头的样子,飞机仔猜到她身后的那个男人已经把阴茎插进了她的菊蕾而当另一个男人侵入左边那个女孩的后庭时,那个女孩迷乱的俏脸上也闪过了一丝痛苦和惊慌,但是随着那个男人的抽插,女孩很快就又摇摆着腰肢,呻吟着迎合起她身后的那个男人来,她的脸上也洋溢着陶醉和满足的神情。

    在这两个小美女的迎合下,那两个男人的抽插越来越快,右边那个女孩的哀鸣也显得加悲惨,而左面那个女孩的娇啼声却变得越发淫荡起来。

    当那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在这对双胞胎美女的后庭中泄欲的时候,两个女孩的胴体都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不同的是,右面那个女孩是因为肛奸的痛苦而战栗,而左面那个女孩却是因为性高氵朝的快感而沉醉。

    “这次的春药好厉害”

    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淫笑着走到左面那个女孩身边,确认她竟然被肛奸再一次送上性高氵朝以后,兴奋地大喊起来,“竟然连操屁眼操屁眼也能操到高氵朝

    快给妹妹也打一针,看看是不是也有一样的效果”

    很快,另一个男人就拿着一支针筒走到右面那个女孩的身边,淫笑着不由分说地把针筒中的褐色液体注入了女孩的身体,而那个女孩却根本不敢反抗,只能无奈地哭泣着看到这里,飞机仔只觉得自己已经兽血沸腾,需要马上在那些“玩具”

    美女的身上大肆发泄一番,而那个看守似乎也已经按捺不住。

    这两个男人淫笑着站起身来,急不可待地离开了这个房间,只留下幕布上的那对双胞胎美女仍然在春药的可怕威力下淫荡地扭动着腰肢,婉转呻吟着用她们的迷人胴体继续迎合一个又一个男人的兽欲那些看守们还告诉了飞机仔一个让他兴奋不已的消息:为了让那些光临玩具屋的“贵宾”

    们保持新鲜感,“玩具屋”

    里的美女“玩具”

    会定期轮换,所以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玩具”

    被送进那两个没有挂上名牌的房间。

    得知这个消息以后,飞机仔就急切地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飞机仔并没有等待多久,几天以后,他刚起床,“剑鱼”

    就跑来告诉他,负责轮换“玩具”

    的人刚刚来过,从牢房里带走了“嘉雯”

    和“樱”,把她们送去别处继续充当性奴,却又送来了另外两个“玩具”

    美女。

    “嘉雯”

    和“樱”

    的名牌已经被从房门上摘了下来,但是与此同时,“玩具屋”

    里那两扇飞机仔没有推开过的房门上也就挂上了名牌。

    “剑鱼”

    告诉飞机仔,他知道飞机仔早就已经忍不住想要尝尝这两个美女“玩具”

    的滋味,所以她们才刚被送到“玩具屋”,“剑鱼”

    就已经让人把她们送进各自的房间,好让飞机仔享用,然后,“剑鱼”

    还淫笑着对连连表示感谢的飞机仔面授机宜,告诉他这两个美女“玩具”

    分别应该怎么玩才加过瘾在飞机仔推开二楼那扇挂着“maria”

    名牌的房门之前,“剑鱼”

    就已经事先告诉了他,这个名叫“maria”

    的美女“玩具”

    该怎么玩才爽,所以虽然还没看到过“maria”,飞机仔却就已经想好了要怎么享用这个“玩具”。

    一走进“maria”

    的房间,飞机仔就看到整个房间的墙都被漆成了粉红色,而且不管是床和床头柜,还是电视柜上都到处挂着白色和粉色的可爱蕾丝花边,还贴满了hellokitty,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间青春少艾的闺房。

    当飞机仔看到这件闺房的主人-“maria”

    正穿着一件绯红色的薄纱睡衣,抱着一只毛绒小熊,似乎有些瑟缩地坐在床边的时候,他忍不住淫笑起来。

    而听到飞机仔推门进来的声音,“maria”

    却把头压得低,根本不敢看赤身裸体的飞机仔。

    看着“maria”

    略显害怕的模样,飞机仔却淫笑得加得意了,他大摇大摆地走向“maria”,坐在女孩身边,轻薄地用手指挑起“maria”

    低垂的脸庞,却看到“maria”

    的小圆脸已经红得像是一只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剑鱼”

    告诉过飞机仔,和“leah”

    一样,“maria”

    也是个有委内瑞拉血统的混血儿。

    她和“leah”

    是朋友,她们是在一起来台湾旅行的时候被那些毒枭抓来的。

    和骨感纤瘦的“leah”

    不同,“maria”

    娇小的萝莉身材使她显得加青涩可爱。

    但这个小巧玲珑的美女却有一对性感的乳峰,让每一个玩弄过她的男人都感到非常满意。

    而且,虽然沦为男人们的“玩具”

    已经很长时间,然而“maria”

    却并没有象“leah”

    那样,被迫完全抛弃了羞耻心,任由男人摆布,尽管“maria”

    不敢抗拒男人们的淫威,但是她却依然保留着少女的羞涩,甚至在男人面前还会脸红,而那些男人们却也因此喜欢蹂躏这个娇羞的小美女。

    看着“maria”

    红透了的娃娃脸,飞机仔能感觉到这个小美女是发自内心地感到害羞,而不是像“瑶瑶”

    那样,为了讨好男人而故作羞涩的样子,而“maria”

    微微战栗着的身体也让飞机仔感到加兴奋,于是,他就淫笑着抓住“maria”

    的肩,不由分说地把这个娇小的混血美女按在床上。

    “不不要不要啊放开我”

    被飞机仔按在床上的“maria”

    知道这个男人要对自己做些什么,虽然已经被男人们蹂躏过不知多少次,但是她却还是本能地哭喊着,在飞机仔的身下挣扎起来,但她的反抗其实并不能给飞机仔造成什么麻烦。

    因为有了“剑鱼”

    的指点,飞机仔早就知道“maria”

    会有这样的反应,所以他只是一边用身体和一只手继续压住“maria”

    ,一边伸出另一只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

    当飞机仔注意到床头柜上的那个相框里竟然有一张“maria”

    满脸都是白浊精液的照片时,不由得感到加兴奋起来,他摩挲着从抽屉里拿出两副包着玫红色绒毛护套的手铐,把一副手铐扔在床上,却把另一副手铐的一头铐在“maria”的左手手腕上,然后飞机仔又一边按住还在徒劳地挣扎着的“maria”

    ,一边把那副手铐的另一头铐在“maria”

    纤细的左脚脚踝上。

    接下来,飞机仔又淫笑着抓起床上的那另一副手铐,把“maria”

    的右手手腕和右脚脚踝也铐在了一起,然后就撕扯起“maria”

    的衣裙来。

    几乎毫不费力地用手铐禁锢住“maria”,又野蛮地把她身上那件单薄的睡裙撕成了碎片以后,飞机仔却没有马上就侵犯这个已经无法反抗的混血美女,而是在“maria”

    委屈的呜咽声中,淫笑着欣赏起她的赤裸胴体来。

    看着“maria”

    的柔软腰肢和娇嫩丰满的酥胸,飞机仔满意地在她的身上掐捏了几下,让“maria”

    哭得加凄惨。

    对飞机仔来说,“maria”

    身上最具有诱惑力的,当然是她被剃光了阴毛的光滑阴户和她紧紧闭合着的粉嫩菊蕾了。

    看到飞机仔正淫亵地觊觎着她的下体,“maria”

    羞得想要并拢双腿,却发现自己的双脚脚踝已经被和双手束缚在一起,根本无法动弹,所以她也就只能继续维持这个分开双腿的羞辱姿势,让飞机仔看个够了。

    就在这时,飞机仔却出人意料地抱起“maria”

    的赤裸娇躯,让她翻过身来,高高地噘着屁股,用双膝跪在床上。

    而“maria”

    这时候也猜到了飞机仔想要怎么玩弄她,她继续哭着,无助地挣扎着,却根本无法挣脱那两副坚固的手铐,只能抽泣着等待飞机仔的凌辱。

    “果然是个适合玩强奸的妞,怪不得你这么受欢迎”

    看着明知徒劳,却还不停地拉扯着手铐的“maria”,飞机仔淫笑着继续对她说,“剑鱼哥告诉我,你的屁眼最好玩,让我千万不要错过,那就让我先好好玩玩你的小屁眼吧,哈哈哈”

    在飞机仔肆无忌惮的笑声中,他早就硬得像铁棍一样的阴茎势如破竹地插进了“maria”

    的后庭,肛肉被撑开的剧痛马上就让“maria”

    疼得连声惨叫起来。

    刚侵入“maria”

    的菊蕾时,飞机仔不由得有些失望,“maria”

    的菊肛确实不失紧致,但却根本不能和他所享用过的“婊子”

    和“嘉雯”

    的紧窄后庭相提并论。

    然而,在“maria”

    的柔软肛门里抽插一阵以后,飞机仔却明白了为什么“剑鱼”

    会向他一再推荐“maria”

    的菊蕾,因为他发现,随着他在“maria”

    后庭中的冲击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凶勐,这个小美女竟然明显地变得渐渐兴奋起来,“maria”

    的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剧烈,呻吟也越来越甜美动听,甚至还魅惑地摇摆着腰肢,主动用菊肛迎合着飞机仔的一次次抽插。

    察觉“maria”

    的奇异反应以后,飞机仔加兴奋地加快了在她的肛门和直肠里抽插的节奏,让她在飞机仔的胯下发出阵阵加令男人心动的婉转娇啼声,而“maria”

    的身体也颤抖得加激烈了。

    “剑鱼”

    并没有向飞机仔说破,“maria”

    的后庭之所以让男人着迷,是因为这个混血美女的敏感带竟然就在肛门附近,所以当她的菊蕾被男人粗暴凌辱的时候,“maria”

    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陷入快感的漩涡,不可自拔。

    在飞机仔越发勐烈的蹂躏下,“maria”

    的身体很快就被刺激得阵阵痉挛起来。

    飞机仔在“maria”

    的后庭中发力冲刺一阵以后,却感觉到“maria”

    的肛肉竟然像是性高氵朝时的阴户那样剧烈地收缩起来,紧紧地包裹住了他的阴茎,这种奇妙的快感让飞机仔感觉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汇集到了他的下身,他的阴茎也变得加灼热和膨胀起来。

    在“maria”

    柔媚得像是要滴出水来的阵阵淫荡呻吟中,飞机仔连忙抱紧“maria”

    的翘臀,吼叫着把一股股炽热的精液射进了她仍然不安分地蠕动着的直肠深处虽然已经品尝过了“maria”

    那极为罕见的后庭高氵朝,但是吃过性药的飞机仔自然不会就这样放过这个混血小美女。

    又在“maria”

    娇嫩的阴户里也畅快地发泄了一次以后,飞机仔才打开了“maria”

    手上和脚上的那两副手铐,然后又命令她跪在地上,用她那对几乎可以和“瑶瑶”

    媲美的乳峰满足他的兽欲。

    尽管羞涩的“maria”

    一开始似乎并不情愿,但是当这个混血美女看到飞机仔淫笑着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电击器,并且威胁般地在她眼前让电击器连连打出可怕电弧的时候,“maria”

    还是不得不害怕地放弃了抵抗,乖乖地跪在飞机仔的胯下,呜咽着捧起她的酥胸,用她白皙的乳肉包裹住了飞机仔那支黝黑的肮脏阴茎。

    虽然“maria”

    的乳交技巧比起“瑶瑶”

    来要生疏很多,但是飞机仔还是很快就满意地在她的乳沟里爆发了。

    看着脸上和胸口都沾满了白浊精液的“maria”

    坐在地上阵阵抽泣着,飞机仔这才满意地离开了这个房间,意犹未尽地沿着楼梯走上了三楼。

    当飞机仔走到三楼的那扇房门前,看清门上的那块名牌上写的竟然是“口交女王”

    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地明白为什么“剑鱼”

    对他说,只要一看到房门上的名牌,他就会知道该怎么玩这个房间里的“玩具”

    了。

    看着名牌上的“口交女王”

    这四个字,飞机仔淫笑着推开了那扇粉红色的房门。

    这个房间被布置得就像是一个迷你酒吧,有一个巨大的吧台,墙上还挂着大屏幕电视,房间的一角还有一张椅子和一根连接着地板和房顶的钢管,似乎是用来跳钢管舞的。

    而最显眼的当然是那个一丝不挂地站在房间中央的那个小舞台上,正在追光灯的强烈灯光中扭动身体,随着节奏明快的伴奏音乐,跳着裸舞的美女了。

    飞机仔淫笑着,满意地欣赏着那个美女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还有她丰满的坚挺双峰也正随着她的舞蹈在胸前跳动着。

    当那美女在飞机仔面前高高抬起一条腿时,飞机仔惊讶地看到她的阴户和肛门里竟然都塞着电动阴茎,这样的意外发现让飞机仔本就再一次已经完全膨胀起来的阴茎加感觉到阵阵胀痛。

    “可以了可以了不用再跳了”

    急切想要享用这个美女“玩具”

    的飞机仔淫笑着对面前那个仍然在不停舞蹈着的美女说,“你不是口交女王吗那当然得先用你的小嘴来伺候一下主人才是”

    听到飞机仔的命令,那个被叫做“口交女王”

    的美女不得不停下了舞步,屈服地低下头来,轻声地对飞机仔说:“是主人”

    那个美女先俯下身来,在舞台的一角按了个什么开关,关掉了伴奏音乐,然后才低着头,一步步走到飞机仔的面前,跪在他的胯下。

    当“口交女王”

    仰起脸来的时候,飞机仔看到她的眼角似乎隐隐泛起了泪花,但是她却没有任何迟疑,就张开双唇,包裹住了飞机仔的那支腥臭肮脏的粗壮阴茎,熟稔地用唇舌舔吮起来。

    “口交女王”

    果然名不虚传,她的双唇和香舌就像是有魔力一样,每一次舔舐和吮吸都似乎能让飞机仔的阴茎加膨胀,而当她的舌尖掠过飞机仔龟头上的敏感部位,或者缠绕着飞机仔的每一寸阴茎时,是让飞机仔感觉双腿都有些发软。

    “就这样一点本事么”

    尽管“口交女王”

    的舔吮已经非常令人销魂,贪婪的飞机仔却还是不满足,飞机仔一边轻轻地拍打着“口交女王”的脸颊,一边喘着粗气对她说,“就这两下子你凭什么叫做口交女王啊”

    飞机仔的话音刚落,“口交女王”

    就突然抬起头来,伸直脖子,把飞机仔的阴茎吸进了她柔软湿润,还不停蠕动着的喉咙口。

    突如其来的深喉口交让飞机仔不由自主地绷紧全身肌肉,忍不住连连呻吟起来。

    虽然飞机仔尽力压抑着身体里的泄欲冲动,但是因为深喉口交的快感实在太强烈,没过多久,飞机仔就不得不丢盔弃甲,用力按着“口交女王”

    的螓首,吼叫着把精液射进了她的喉咙深处。

    “口交女王”

    一边咽下飞机仔的腥臭精液,一边又低下头来,让飞机仔还在跳动着的阴茎退到她的嘴里,然后还用她的舌头轻柔地舔掉飞机仔的阴茎上残留的精液,飞机仔射进“口交女王”

    嘴里的最后几滴精液也马上就被她吞了下去。

    直到把飞机仔的阴茎彻底清理干净,“口交女王”

    才吐出了这支湿淋淋的阴茎,而这时,飞机仔原本应该萎顿的阴茎竟然已经在她的舔吮中又一次生龙活虎起来享受过了深喉口交以后,贪得无厌的飞机仔又强迫“口交女王”

    站在地上,稍稍俯下身子,噘起屁股来,好让飞机仔站在她的身后,取出那支正在她阴户里旋转和颤抖着的电动阴茎,又拉着“口交女王”

    的双臂臂弯,在她的婉转呻吟中,侵犯着她全无阴毛遮蔽的娇嫩阴户。

    在“口交女王”

    紧窄的牝户中冲刺一阵以后,飞机仔才淫笑着在她的身上尽情喷射起来。

    满足兽欲之后,飞机仔放开了“口交女王”,坐在地上休息,而刚遭受过凌辱的“口交女王”

    却在他的眼前用双手支撑着身体,跪趴在早就被精液濡湿的地上呜咽着。

    淫笑着环顾房间里的各种摆设时,飞机仔注意到了房间一角的那把椅子和那根钢管。

    “那是是跳钢管舞用的吧”

    飞机仔指着那根钢管,淫亵地对“口交女王”

    说,“刚才看你的舞跳得还不错,你还会跳钢管舞”

    当“口交女王”

    抬起头来,望着那根钢管时,飞机仔看到了她痛苦和屈辱的眼神,但她却没有任何选择,只能站起身来,走到那把椅子前,带着哭腔对飞机仔说:“主人请坐在这里,欣赏我的表演”

    飞机仔站起身来,走向似乎快要哭出来的“口交女王”,淫笑着坐在那把椅子上。

    而“口交女王”

    这时候却轻巧地爬上了那根钢管,当她爬到钢管高处的时候,却突然放开双手,只用两条腿缠着钢管,把她的赤裸娇躯倒挂在钢管上。

    就像是经过精密计算一样,“口交女王”

    的脸正好够到飞机仔的双腿之间,她用双手抱着飞机仔的两条大腿,再一次把飞机仔的阴茎包裹在她的唇舌之间,“啧啧”

    有声地舔吮起来。

    飞机仔以前从来就没见过这种“倒吊口交”,当“口交女王”

    把脸埋在他的胯下,卖力地用唇舌取悦着他的阴茎时,这种新奇的强烈刺激感让飞机仔忍无法自控地兽血沸腾起来,而且因为这样的倒吊姿势可以让“口交女王”

    的脖子加伸直,所以飞机仔的阴茎也就容易插进“口交女王”

    的喉咙口,飞机仔感觉他的阴茎每次插入的时候,都能直接侵入“口交女王”

    的深喉。

    看着“口交女王”

    几乎把他的整支阴茎都吸进了嘴里,飞机仔再也无法压抑熊熊燃烧的欲火,他用双手捧着“口交女王”

    的脸颊,在这个美女的喉咙深处爆发了。

    即使是悬空倒吊着,“口交女王”

    却也把飞机仔射进她喉咙和嘴里的绝大部分精液都喝了下去,只有几滴白浊粘液从她的嘴角滴落下来。

    看着这个美女一边吃力地喝下精液,一边还要用唇舌清理着她嘴里的那支阴茎,飞机仔也不由得暗暗赞叹着她果然不愧是“口交女王”。

    “口交女王”

    倒吊着给飞机仔口交的时候,她的那对充满弹性的紧实乳峰也一直摇晃着,磨蹭着飞机仔的身体,让飞机仔心痒难忍。

    所以飞机仔的阴茎刚一恢复生机,飞机仔就命令“口交女王”

    跪在他的胯下,好让他享用那对迷人的性感胸乳。

    “口交女王”

    根本不敢违抗飞机仔的命令,她只好跪在飞机仔的面前,一边继续忍受着她肛门里的那支还在不停肆虐着的电动阴茎,一边用双手捧着自己坚挺的酥胸,把飞机仔的阴茎埋进她的乳沟里,而且还要扭动身体,让飞机仔的阴茎在她的乳肉包裹中不停地上下抽插着。

    直到飞机仔低吼着,把腥臭的白浊精液喷射得“口交女王”

    的脸上,双峰上和乳沟中到处都是,他才满意地放过了这个美女,淫笑着走出了这个房间享受过“maria”

    和“口交女王”

    的滋味以后,飞机仔当然不会就此放过这两个各有千秋的小美女。

    每天,飞机仔都会和“剑鱼”,还有他手下的那些男人们在“玩具屋”

    的牢房里淫笑着玩弄“maria”和“口交女王”,还有同样任由他们随意凌辱和糟蹋的另外几个美女“玩具”

    们。

    飞机仔曾经一边捏着“瑶瑶”

    的翘臀,在她的菊蕾里肆意抽插着,一边命令“瑶瑶”

    和正在她的面前,同样噘着屁股,被另一个男人蹂躏着的“maria”

    比谁的胸比较大,还曾经逼着“口交女王”

    一边扭摆着腰肢,迎合着男人的抽插,一边还要用舌头把特别敏感的“leah”

    送上性高氵朝。

    飞机仔记不清他曾经多少次一边把电动阴茎,跳蛋或者后庭珠塞进那些美女“玩具”

    的阴户和后庭,一边肆无忌惮地在女孩们的胴体上发泄着,也不记得他曾经多少次和那些台湾男人同时把阴茎插进同一个美女“玩具”

    的身体,又在美女的哭声和呻吟中,分别把精液射进那个女孩的阴户,肛门和嘴里,而这些美女“玩具”

    们却只能听任飞机仔和男人们肆意玩弄和羞辱在“玩具屋”

    住了半个多月以后,已经乐不思蜀的飞机仔接到了豹哥的消息。

    豹哥让“剑鱼”

    转告飞机仔:香港的事情已经搞定了,飞机仔不用再留在台湾避风头,叫他早点回香港去。

    虽然舍不得“玩具屋”

    中的那些尤物,但是飞机哥也不敢忤逆豹哥,他只好依依不舍地向罗杰,“剑鱼”

    和“玩具屋”

    里的那些台湾男人告别,乘上了豹哥给他安排的一条偷渡船,踏上了返回香港的旅程。

    在船上,飞机仔不由得回想起在台湾的这段疯狂日子。

    想到到了台湾以后,几乎每天都要依靠性药的药力发泄五六次,有时候甚至还不止,飞机仔不免暗自有些担心自己的身体会吃不消,他打定主意,回到香港以后,要好好休息一下。

    一想到香港,飞机仔自然也就想起了让他念念难忘的馨奴,他想到不知道自己离开了这么久,馨奴学乖了没有,如果馨奴还不肯乖乖听话,要不要让豹哥也学着那些台湾人,养条狗来操馨奴呢,想象着馨奴被狗操的样子,飞机仔觉得下身又鼓胀了起来几天以后,飞机仔回到香港,马上就被手下接回了老巢。

    当飞机仔淫笑着走进地下室,看到馨奴的时候,他却几乎惊呆了。

    原来,经过这大半个月的调教,馨奴竟然已经失忆,成了彻头彻尾的性玩物和泄欲工具,甚至比“玩具屋”

    里的那些美女还要听话和顺从,就连她的菊蕾也已经被开了苞。

    而且林绍辉也被豹哥抓来,他被灌下了哑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且还被迫染上了毒瘾,只能被铐在马桶上,眼睁睁地看着豹哥和那些毒枭在他眼前百般蹂躏他的女友。

    想到可以在林绍辉面前,把他的未婚妻当作性玩具来恣意玩弄,一种变态的满足感让飞机仔本来萎顿着的阴茎就像吹气球一样瞬间膨胀起来。

    这时的飞机仔早就已经忘记了自己本来想好回香港以后,要好好休息一下的打算,只是急切地等待着轮到他在馨奴身上疯狂地发泄一番。

    而且这一次,飞机仔非但要享用馨奴的阴户,也绝不会放过她的后庭,唇舌和乳沟,飞机仔淫笑着暗自盘算,一定要当着林绍辉的面,用白浊的精液玷污馨奴的每一寸胴体才算过瘾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