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淫途亦修仙 > 【淫途亦修仙】第141章

【淫途亦修仙】第141章

淫途亦修仙 | 作者:六道 木 | 更新时间:2019-07-31 10:26:41
    淫途亦修仙`第一百四十一章`令人意外女邪修2019-7-29“你个妖女,让你天天找我麻烦,今夜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寿儿在瘫软的孟清婉身上拍了张隐身符,然后往身后一背,同时对肩头的小淫猴道:“去吧,你也去找你的紫雪快活去吧!”小淫猴会意,一个纵身就跳下寿儿肩头向着道神宗方向飞蹿而去,带起一抹蓝影儿。

    柳寿儿则背起隐身的孟清婉向着羚寿斋方向飞驰。

    ***************不到一盏茶时间寿儿就背着孟清婉飞驰进了渐渐冷清下来的晚间坊市。

    “哥,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寿儿正背着拍了隐身符又中了月精瞳术的孟清婉向羚寿斋飞驰,忽然背上传来孟清婉那缥缈的梦呓般声音。

    “哥?……难道这妖女最挂心之人是她哥哥?难道就没有别的心上人吗?”寿儿暗暗心想,他知道背上的女邪修不知何时早已经进入梦境,可没想到她在梦境中最挂念之人竟是她哥毁容邪修,可见这兄妹二人感情之深。

    “嘘!别说话,咱们回家去。”虽然晚间坊市里过往修士零零落落,可寿儿还是担心被他人听到了从而发现了他背后的古怪,于是密语传音制止孟清婉出声。

    “回家?好啊,我都好久没见到娘亲了。”孟清婉又喃喃道,似乎没有听从寿儿的制止。

    寿儿不再多说闷头加快了脚步往羚寿斋赶去,也幸好晚间视线不好,坊市里稀稀落落的修士又行色匆匆,并无人注意到这位疾行男修身后怎么突然冒出女子声音。

    总算来到了羚寿斋,大门不出意外早已上了锁,无奈,只好背着孟清婉翻后墙越过墙头,再背着她打开后院门进入后廊,开启了店铺禁制防止外人闯入。

    背着孟清婉上了二楼,进了柳颜前几天住的那间卧室,这才把孟清婉轻轻放在榻上。寿儿接着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那两套法阵阵旗、阵盘摆设在屋子四角,激活。

    阵法启动后,寿儿才来到榻前收回拍在孟清婉身上的中阶隐身符,立刻穿一身月牙白色长裙的孟清婉整个人就现出身形出来,此时柔美的她正紧闭美目,皱眉感知巡视着四周。

    “哥,这里是咱家?怎么看上去不太像呢?等等,哥,你……你的脸,你的脸好了?”梦境中的孟清婉感知到寿儿面颊光洁并无那条可怖的伤疤,顿时惊喜异常又有些疑惑不解。

    寿儿也不说话,只是闷头利落地脱掉道袍衣裤,很快就露出赤条条的精壮身子来。孟清婉又不真的是他妹妹跟她没什么好解释的,这女邪修坏得很,不仅骗惨过寿儿,更不能容忍的是居然还骗过羚姨、灵儿姐害她们差点儿失了身子被采补吸收了修为,在寿儿看来这女邪修比他哥更可恨,他其实早就想惩罚她了,可一直苦于她被钟师兄保护着,也不好撕破脸皮对她下手,如今好不容易把她诓出来自是不能轻饶了她。

    手机看片:自从几天前开苞了苏嫣后到如今寿儿已经好多天没开过荤了,身具‘欲体’之身的寿儿早已憋得浑身难受,今夜拿这女邪修来泄泄火是免不了的了。反正女邪修都是修习采阳补阴双修邪术之女,俱是人皆可夫的淫娃荡妇根本就不在乎什么贞洁,即便是他柳寿儿不在她身上泄欲也有大把男修与之交媾被其采阳补阴采补了……而且把这女邪修背来最重要的是想利用她的身子顺带帮自己采集神秘油脂。如今‘美颜回春露’因为缺少神秘油脂而已经断了货,又找不到合适的女人来协助采集神秘油脂,偏偏这女邪修不知趣地招惹到寿儿,送上门来,正好拿她来泻火顺带采集神秘油脂了。

    很快寿儿脱得就仅剩了最后的那条小亵裤了,接着他一弯腰褪下了全身唯一的那块遮羞布,露出一根诡异的半软不硬的玉茎出来,鲜红鲜红的蘑菇头配着一根布满诡异图纹的肉茎,仔细一看才发现那茎身上的图纹尤为邪异,银色图纹中还夹杂着血丝似的神秘玄奥图纹要多诡异有多诡异,那血银图纹看上去甚至有些邪恶。

    “哥,你……你要做什么?”梦境中的孟清婉显然已经感知到了全身脱光赤裸“哥哥”,尤其是感知到了“哥哥”下身裸露出的那根粗长的妖异阳物,顿时吓的她挣扎着要坐起身来,面露惊愕。

    寿儿可不管那么许多,一转身就扑倒了正在挣扎着欲坐起来的孟清婉,赤裸的身子就压在了孟清婉那凹凸有致的娇躯上,双手开始熟练地去脱她身上的月牙白色衣裙。

    “不要!哥,你……你敢欺负我?快停手!不然我告诉咱爹?让他把你屁股打开花。”孟清婉惊叫,推拒挣扎着,可梦境中的她又提不起真气来,只能像凡人女子那般手脚无力。

    手机看片:寿儿当然不惧怕孟清婉的威胁,他甚至连她爹是谁都不知道,于是他手上动作不停,口中却试探着问道:“你爹什么修为?”“你装什么傻?咱爹什么修为你难道不清楚吗?你……你怎么还不停手?我可警告你,要是敢欺负我,真告诉咱爹!……”孟清婉即便是在梦境中也感知出了‘哥哥’的意图不轨。

    就在孟清婉警告的同时“哥哥”淫手可没停,孟清婉上身那件月白色罗衫早已门户大开,露出了内里被抹胸护着的一对坚挺淑乳,寿儿已经来不及去她背后解开抹胸系绳了,只用大手往上用力一推,那抹胸被整个推至孟清婉秀气锁骨上,一下子就暴露出了一对儿顶端一抹诱人嫣红的坚挺玉乳出来,与寿儿雄健胸膛挤压厮磨在了一处。寿儿就觉前胸被两团鼓胀软肉抵住又鼓胀又圆又弹滑用胸膛上下摩擦说不出的滋味儿。

    “吖!哥,你竟然敢……”孟清婉胸口一凉娇声惊呼,同时伸出双手去推搡压在身上的‘哥哥’。

    寿儿借势撑起身子来低头好好欣赏那一对儿高耸,就见那一对儿峰顶羞红的雪乳又白又嫩又坚挺,大小与苏嫣那对儿相若,只是雪峰顶端那两点羞红比苏嫣的略大,如新蒸的鸡子头端端的诱人,寿儿已憋闷多日哪里还受得住?低头把鼻子凑近那耸立的红莓闻了又闻:一股诱人奶香味,他再也忍不住就用一张火烫大口含住那耸立之巅,吮吸舔弄起来,少倾便咂品出妙味来,那奶头儿竟是甜滋滋的。

    “呀!……不要啊!”乳尖被嘬,孟清婉浑身一颤,接着就惊叫着加剧了推搡之力,可无奈‘哥哥’大口死死嘬住就是不松口。

    孟清婉的粉红乳尖比苏嫣的略大些,甜津津的如咂冰糖般十分有舔头,寿儿咂吸吮舐舔弄一番不舍得停歇,待其渐渐发硬涨起后就用牙轻轻咬住。同时一双大手不忘不停揉搓捏弄另一只玉乳。

    “呀!疼!别咬啊!”敏感的娇嫩乳珠被咬孟清婉疼的哀啼一声,猛力用手推拒着“哥哥”的脑袋。

    寿儿头脸被孟清婉一双玉手推来搡去的不禁有些恼怒道:“你个整日里双修采补男人的邪修,还装什么贞洁?我也只是吃吃你的奶子而已,你推什么推?又不是第一次被男人吃奶子……”“哥!你……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又不像你加入了合欢宗学坏了,我可是至今都守身如玉呢。你每次劝我修习家族禁术采补男修,可我那一次听过?”孟清婉羞红了一张俏脸怒斥道。

    “什么?还守身如玉?谁信啊?你一个修习采阳补阴邪术的邪修还守身如玉?我这就验验你的身子,当面戳穿你这个小浪货的谎言。”寿儿当然不信孟清婉这个他有生以来遇到的最狡诈多端女邪修的说辞,他已经从她身上下来,将她揽入怀中伸手就撩起她下身月牙白色长裙裙摆,顿时露出被乳白色小亵裤包裹着的下身神秘丘陵谷地和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出来。

    寿儿刚想去扒下那条最后的遮羞布时却见一双玉手已经紧紧护住神秘三角地带。同时传来孟清婉娇斥声:“你敢!哥,我可是你亲妹妹。你可是我从小就敬重的大哥啊……你……你怎么敢……”“谁是你大哥?我可不是,我今天还就非验验你的身子不可了,我就不信你个邪修还能保有处子之身?你放心我做人是有原则的,只要你果真是处女,那我今夜就放你一马……”寿儿口中说着,手上动作可没停,已经不由分说地扯开孟清婉护住幽谷禁地的双手,一只大手已经掀开她最后遮羞的亵裤钻入了其中。

    “不要啊!哥……你要是敢碰我下面,以后我就再也不认你这个大哥了……”孟清婉拼命扭动娇躯,挣扎着用玉手紧紧抓住已经侵入她羞处的“哥哥”大手,试图阻止它的进一步动作。

    寿儿大手钻进孟清婉亵裤内沿着滑腻如脂的小腹迅速下摸,触手就是一片茂盛的芳草谷地,与苏嫣那剃的光秃秃的耻丘手感决然不同,入手抚摸着这一片卷曲绒毛感觉也很性感,至于是苏嫣那剃光艾草的耻丘手感更好还是如今这一片旺盛茅草地手感更好,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寿儿现在可顾不上比较,他的心思已经略过草原一心去探寻女人最神秘珍视的谷缝儿了,大手虽被孟清婉双手紧紧按住,又被她紧夹双腿可仍然妨碍不了寿儿伸出手指去触碰到了那一道温热、滑腻柔软的肉缝儿。指肚到处就觉左右两条肉唇儿又热又紧,紧紧含住指头奇妙无比,寿儿沿着肉缝儿揉了几揉,指头顺着那妙缝儿来回轻抚两下便已经迫不及待地熟练探入了神秘谷缝儿其内……“啊!哥……不要啊!快拔出来!”最珍惜之地被‘哥哥’手指侵入孟清婉惊惧不已,不禁双手用力去拽‘哥哥’胳膊,双腿更是又夹紧到了不能再紧。

    手指探入女邪修玉缝后片刻寿儿脸色却是一僵,面露不可置信之色。原来指头进入紧窄、温热、湿腻腻的肉缝内后,略一施力,陷没几分不到一寸后便触到一厚厚软弹肉膜儿再不能进……摸到那穴口厚实肉膜寿儿禁不住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怎么这女邪修还是处女之身?难道她真的没有跟其他男修双修过?那她的修为是如何增长的呢?难道她没有修习那采阳补阴的双修邪术?……”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